茫茫的密林在魔兽山脉当中一望无际,抬眼望去皆是绿油油的一片,偶尔一阵清风吹过,树木随风摆动,仿佛是一片绿色的波浪,显得尤为壮观。

  林海之中,树冠之上,不停地跃过几道人影,犹如老鹰般锐利的眼睛时不时扫过下面的树林之中,不过这魔兽山脉实在是巨大无比,想要在这树林之中找寻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一般,太过艰难。

  几道人影彼此对视了一下,皆是有些无奈。

  “混蛋,都怪你,要不是你抱着玩耍之心与他交手,我们现在早已经将他擒住回去交差了,现在人跑了,在如此大的魔兽山脉当中,怎么找?若是城主怪罪下来,则有你一力承担!”说话的正是青岩城城主派来抓捕无轩的其中一人,名为白天,除了王杰另外一人则是叫白晨,虽说二人都姓白,不过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王杰没有说话,只是面色阴冷的看着下方的林海,仿佛要将下方的林海看穿一般。而那白天却是不断的唠叨,将王杰说的是十分烦躁,本就因为被一个小辈戏耍,心情有些郁闷,偏偏这白山还在一直废话,王杰终是忍无可忍,怒道:“混蛋,若是城主怪罪下来我一力承担,绝对不会牵连到你们的身上,现在可以闭嘴了么?”

  白晨看着火药味十足的二人只好出来打着圆场道:“好了,好了,现在说这些有用么?城主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办事不利绝对一个都逃不掉,所以现在首要的任务还是将那个小鬼找出来,交差!”

  白天冷哼一声道:“哼,说的容易,这林子这么大,想要找一个人无异于痴人说梦,怎么找?”

  白晨低头摸着下巴上的胡子沉思了一下道:“这样吧,那小鬼肯定拼着重伤接了王杰那一击,肯定不会走远,我们就在这附近用玄力匹练对下方的林海进行无差别的攻击,若是那小鬼真的在下方,不逃走绝对会被轰死,所以到时我们只需注意观察下方的异动即可!”

  王杰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如今除了这办法的确别无它法。

  王杰恨恨的道:“小子,若是让我抓住你,你就死定了!”

  三人在天上彼此拉开了一些距离,雄浑的玄力自体表涌出,三人即将要对着下方的林海进行无差别的攻击。

  而无轩此时的确因为重伤没有逃远,一直以速度为骄傲的无轩遇到三个速度不比自己差的玄王境,想要依靠速度逃跑,难于登天,此时的无轩正将身形隐没在下方的灌木丛当中,本以为这三人找不到自己便会离去,谁知这三人如此执着却又如丧心病狂,竟然要对着下方进行无差别攻击,无轩嘴角有些苦涩,看来今日的确是要九死一生了。

  三人的攻击很快从天上降落下来,三人果然实力雄厚,雄浑的玄力匹练速度极快的轰在了地面之上,一些树木都是被蹦的拦腰折断,轰轰轰轰,一时间倒是尘土飞扬,一些在下方居住的低等级的魔兽都是直接被轰的血肉模糊,惨死当场,而树冠之上,则是惊起一群群不知名的飞鸟,一时之间,场面倒是尤为的混乱。而无轩看着三人如此恐怖的攻击,也是不能再躲下去,身形一动,在下方的树丛之中不停的躲避三人的攻击,一边疯狂的逃窜。

  本来无轩在树丛之中隐藏着能将呼吸完美的控制,不至于被三人发现,可是这一动,呼吸一乱,对于这种经验丰富的老玄王境再熟悉不过,虽说下方无轩借着尘土隐藏着身形,可是三人还是凭借着呼吸准确的抓到了无轩的身形。

  王杰在树冠之上大喝一声:“小子,我看你还怎么跑!”直接将手上的玄力匹练朝着无轩的方向轰去。看模样竟然是直接想将无轩轰死当场。

  白晨看着下死手的王杰也是大喝一声:“王杰,你疯了,忘记城主要我们抓活的了!”

  王杰面露狠色,盯着下方无轩的身形道:“这混蛋让我如此丢人,什么城主口谕,我要杀了他,若是城主怪罪下来,我甘愿以死谢罪!”

  而白晨与白天对视了一眼,明显这王杰是陷入暴走了,恐怕此时就算是青岩城城主亲自驾到,他也要杀了无轩。

  而下方的无轩一边躲避着王杰疯狂的攻击,一边不停的朝前逃窜着,嘴里骂道:“妈的,这混蛋,是直接想杀了我啊!”

  而上方的王杰发泄了一会之后也是渐渐的冷静下来,没有再直接将玄力匹练轰向无轩,只是不断的将玄力匹练砸向无轩的身后,犹如赶着鸡鸭一般。

  无轩看着树冠之上的王杰嘴里骂道:“王八蛋!”可是身体却又不得不继续躲避着,谁知道这混蛋一个不小心真的砸向了自己,本就受重伤的自己再吃了这一击,恐怕就真的玩完了。

  就这样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呼,呼,呼,无轩停下身形喘着粗气,不再继续逃窜,不是他不想逃,实在是无路可逃了,从未想到过,这魔兽山脉竟然还有如此深不见底的悬崖,无轩抻着脖子向下望去,全是白茫茫的一片,雾气将下方遮挡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下方究竟是什么情况。而树冠之上的三人看着走投无路的无轩也是从树冠之上一跃而下。

  王杰仰天哈哈一笑道:“小子你不是很能跑么,你再给老子跑一个看看!”

  无轩看着状若癫狂的王杰同样龇牙一笑,道:“嘿嘿,老杂毛,你们城主不是命令你们要抓活的么?若是小爷跳入这悬崖,我看你们如何交差!”

  王杰只是人到中年,只不过有些谢顶而已,稀疏的头发平日梳的整整齐齐,将头顶盖住,平日最烦他人评论自己的头发,如今被无轩这么叫了一句“老杂毛”,王杰都是有些怒极反笑起来:“呵呵,小崽子,你还真是不断给我杀你的理由,你今日若是跳下去还可以免受折磨,若是让我将你擒住,我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酷*匠网;正版Uk首发/

  无轩哈哈一笑对着三人道:“你当小爷我不敢?若是真的有胆,就继续追着小爷看看!”话落,无轩直接身形朝着悬崖处一跃,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而王杰三人看着无轩真的敢跳下去,也顾不得其它,当下都是跑到悬崖边向下看去,入眼的却只有白茫茫的一片,而无轩早已不见了踪影。

  白晨当下也是有些发怒,对着王杰道:“看你干的好事,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将他逼出直接将他擒住即可,你非要戏耍于他,这回好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看你如何与城主交代!”

  王杰从这次任务开始就没顺心过,当下也不在沉默直接怒道:“混蛋,都是我的错?我戏耍与他,你们何尝不是?现如今倒是将责任全部推倒我的身上,告诉你们俩个,这次任务失败你我全都逃脱不了干系!”

  倒是之前与王杰生气的白天淡淡的说道:“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这悬崖深不见底,想必那小子跳下去也是九死一生了,我们不如直接与城主实话实说,就说那小子自知逃脱不了,跳崖身亡!”

  听着白天所说的话,王杰与白晨沉默了一下,便都是点了点头,事到如今,恐怕也只有这样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