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三日,无轩都是在练习飞行武技“浮空天翼”,三日下来,无轩对浮空天翼的理解越来越深刻,运用起来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每次都是将玄力耗光之后,立刻打坐修炼,如此往复,这般下来,无轩的玄力修为倒是越来越凝实,距离突破那“玄王境”也只是差了一层瓶颈,不过这层窗户纸无轩却总是觉得差了些什么。

  到了瓶颈也不光是单靠修炼就能解决的,也是需要一定的机缘,所以无轩决定还是顺其自然吧。

  再次在洞穴中住了一夜,无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当第二日天色刚蒙蒙亮的时候,无轩便将洞穴毁坏,打算今日便动身离去,回到学院中去,毕竟此次自己离开已经有些时日,是时候回去了,简单的辨别了一下方向,无轩便踏上回学院的路程。

  m☆更H新Y最u0快!上酷O;匠网P

  不过无轩却是没有使用“浮空天翼”赶路,毕竟太过耗费玄力,魔兽山脉当中还是保留一些实力为妙。

  行走在魔兽山脉密林当中,以无轩的性子自然十分的谨慎,无轩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竟然已经快要天黑了,昏黄的太阳犹如挂在树上一般。

  “看来今日无法走出魔兽山脉了呢!”无轩有些无奈道。

  就在这时前方不远处一些对话声传进无轩的耳朵:“

  老东西,识相的快将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若是不交!呵呵,你这小孙女长得还算标致,兄弟们每天在刀口上舔血的生活也算是过的有些腻了,多些乐子总归是极好的。“说完便淫荡的哈哈大笑起来。

  身后一群拿着砍刀,身着同样衣服的壮汉们同样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其中一人还说道:“哈哈,老家伙,兄弟们最近是有些憋出火正愁没地方发泄呢!”

  前方之前说话的大汉接着说道:“老家伙,念在我们都是一个镇子上的,我也不为难你,你只要将钱财交出,我就放你们爷俩离开!”

  而坐在地上,怀中抱着一位瑟瑟发抖的少女的老者面色惨白的看着前方的一群大汉说道:“蒙统领,你就放过我们爷俩吧,我孙女病了,没钱看医生,只好来魔兽山脉采药,我们是真的没有钱呐!”

  “哦?没钱?没钱好办哪,将你孙女留下,你就可以滚蛋了!”被老者称呼为蒙统领的壮汉淡淡的说道。

  “蒙统领,求求你了,你就放过我们俩吧,我们已经够惨了,心怡爹妈前些年,进山打猎,遭遇不幸,剩下我们爷孙孤苦伶仃,如今怡儿病了都没钱看医生。”说着老人竟然缓缓的留下两行清泪。

  “少废话,你少在这里跟我装惨,我也不想听你们家那些破烂事,老东西,你别给脸不要脸!”姓蒙的壮汉恶狠狠的对着老者怒骂道。

  而老者与怀中的少女只是抱在一起不停的落泪。

  蒙统领显然失去耐心了,对着身后的壮汉吩咐道:“既然这老头给脸不要脸,那就休怪我们不可气了,动手!”

  身后的壮汉显然早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犹如饿狼一般,上前一脚将老者踹到在地,另一人拉着少女就要走。

  少女看见爷爷被踢倒伤心的哭喊道:“爷爷,爷爷!”

  无轩躲在草丛中看着眼前上演的强抢民女的戏份也是怒不可遏,当下从草丛当中一跃而起,对着那几名大汉就是一脚,那几名大汉猝不及防,被无轩踢倒在地。

  “什么人?”蒙统领看着前方的身影怒道。

  “什么人?要你命的人!”话音刚落,无轩手中寒芒一闪,玄兵已然出现在右手,对着刚刚那几名壮汉咽喉处便是一划,而那几名不过区区炼身境的壮汉完全没反应过来,咽喉处便是多了一道红色的细线,那是无轩玄兵划过的痕迹,再过了几秒,红色的细线渐渐放大,陡然鲜血便如喷泉般喷涌而出。

  而叫做心怡的少女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画面,当下大叫一声,便很干脆的晕了过去。而那位老者显然也不比少女好那里去,只不过没有晕过去,哆嗦的身子显示出其内心的害怕。

  而那位蒙统领看着不过瞬间就丧生的几位手下也是愤怒不已,怒对着无轩骂道:“混蛋,你知道我们是谁么?竟敢杀我们的人!”

  无轩舔了舔嘴唇,对着蒙统领龇牙一笑:“我管你是谁,你们这般畜生,唯一的下场便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话落,无轩显然想再和他废话,无轩竟然直接将玄兵射向蒙统领,玄兵瞬间便是贯穿了蒙统领的胸膛,力度之大,连带着蒙统领的身体都是被挂在了不远处的树上。

  蒙统领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看着面前的无轩道:“你,你会后悔的!”说完竟然脖子一歪,驾鹤西去。

  无轩收起玄兵来到老人身边,对着老人道:“老人家,您没事吧!”

  老人明显被刚刚杀伐果断的无轩吓坏了,竟然有些愣神,待得无轩再度问了一遍,老人家才颤颤巍巍的说道:“没,没事!”

  无轩也是知道恐怕这老人是受了惊吓,也便不再追问,将少女抱到老人身边,微微一笑道;"诺,这姑娘没事,只不过是晕了过去。”

  老人从无轩手中抱过了少女,将少女唤醒,拉着少女对着无轩竟然跪下,然后说道:“多谢恩人救命之恩,老儿无以为报!”

  然后对着少女说道:“还不快谢谢恩人!”

  少女显然被刚刚的场面吓坏了,不过想到是面前的这个少年救了自己,也是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对着无轩说道:“谢谢恩人救命大恩!”

  无轩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还是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跪在自己面前,当下也是连忙将老人扶起,道:“不可,不可啊,我也就是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的。”

  老人抱着少女哭着说道:“此次若不是遇到恩人你,万一怡儿被他们掳走,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跟她泉下的父母如何交待!”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