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手机阅读
  • 酷匠App
  • 酷匠Wap站
  • 酷匠微信

这套房子是我半年前租下的,期间只住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后来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我一直在外地做项目,直到这天晚上的十点多钟,我才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公司的庆功宴上偷溜了回来。 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这半年来超负荷的工作实在是让人身心俱累,当时只想早点回家好好睡上一觉,而我的故事则要从这天晚上的12点以后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