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阳毛骨悚然,再也忍不住,猛跑到张露的房间前,用力敲打着门!

  门开了,张露瞪大着眼看着他!

  钟阳也瞪着张露,然后只觉得自己想说的话说不出口,怔了一阵,说道:“嗯,明天早点起,上班别迟到。”

  “我…”张露愣愣地看着他,“我已经没工作了。”

  “哦。”钟阳猛眨了下眼,忙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钟阳起床一开卧室的门,就看见张露正站在门口,身旁放着一个一个大手提箱。

  “你…”钟阳睁大眼看着她。

  “我要回家了。”张露道。

  “回家?”钟阳一惊,“为什么?!”

  “家里帮我找了个工作,要我回去。”张露面无表情地道。

  “什么时候的事?!”钟阳直觉得脑门一热,汗直外冒!“前几天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昨天晚上来的电话。”张露道。

  “半夜里还打电话?”钟阳皱着眉道。

  张露半天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总之我今天要回家去。”

  “那…”钟阳只觉得心中失望之极,但是又觉得挽留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便叹口气道:“那,我送送你吧。”

  “不用了!”张露一听他这句话,便立即道,并马上提着箱子开门就走了。

  ◇i看正%%版章9Z节上/酷匠b网Z

  钟阳甚至没来得及迈出一步,门已经迅速在他面前被张露反手关上了。

  “唉!”钟阳重重地叹了口气,转身冲回到了房间,猛一下倒在床上。

  看着满是花纹的天花板,钟阳只感觉进了一个迷魂阵,觉得头一阵晕眩。

  然后实在受不了了,便又跌跌撞撞地跑到厕所里照着马桶吐了起来。

  狂吐!

  吐完后直接瘫坐倒在马桶旁。

  然后眼泪下来了,到后来如雨般下来了……

  因为,这时的情景,这时的感觉,让他想到了在公司的那天,当听到那个瞬间击垮他消息时…

  但是这次钟阳只呆呆地坐到下午,便不得不一个人站了起来。

  因为电话铃响了,而且一直响个不停。

  钟阳握住话筒时,突然手一抖,因为,也许,这是张露打来的?!

  他马上拿起电话,不由自主地叫道:“张露!”

  “张露?”电话里的人一愣。

  钟阳一下清醒了,仔细一听,原来是李同的声音。

  “哦,啊,嗯…”钟阳嗯啊了半天,才道:“是你啊,有事吗?”

  “有件奇怪的事啊!”李同在电话里道,“你最好能来一趟。”

  钟阳正愁在家里待不下去,便一口答应了。

  坐着公车来到警局,说找李同,等了好一会儿,李同才出来接他。

  “什么事啊?是司仁的事吗?”两人边走,钟阳边问道。

  “说起来也和他有关系,但是又不是完全有关。”李同道。

  “那会是什么事?而且非要我来?”钟阳暗想。

  两人来到一个小房间,里面有一个电视,一个录相机。

  “还记得上次章里在那个小区门口时,正好被摄像头拍到吗?”李同拿出一盒录相带,边往录相机里放边道。

  “那个不是好几天前的事吗?”钟阳问,“难道还能有什么新发现?”

  “这次不是那盒录相带。”李同道。

  “还有?!”这下钟阳吃惊了。

  “嗯,”李同点点头,“小区门口的对面正好是一家银行,他们在楼房外装了两个摄像头,一个正好对准了小区门口,我前两才突然发现的,便到银行去把那天的录相资料调了出来。”

  李同边说着边按下了播放键。

  电视屏幕上果然出现了那个小区门口,而且竟然能看到小区门口的那个摄像头,是安在一个路灯上。

  突然,匆匆忙忙从里面跑出来一个人!

  “他就是章里!”李同指着道。

  章里显然是受惊吓不小,跑的时候还被绊倒在地,但是他显然是看见了门口的保安,立即慢下了脚步,边走边还漫不经心地往四周看,想不引起保安的注意。

  “注意下面的!”李同突然按住了暂停键,提醒钟阳道。

  “什么下面的?”钟阳有些没听明白。

  “待会会出现一个奇怪的东西,你注意看,不要紧张!”李同看着他道。

  “这有什么紧张的?”钟阳奇怪地想。

  李同便又按下了播放键。

  章里走到了大门口,保安正好从旁边的房间出来,章里便下意识地转头往后一看,然后,他却突然站住了!

  “他怎么了?”钟阳一直紧盯着章里,见他有十几秒钟往后看着一动不动,便问李同。

  “你没看到?”李同问。

  “看到什么?”钟阳愣道。

  “你注意看这里。”李同指了指章里身后那路灯上的摄像头。

  “哦?”钟阳怔了怔,“原来我刚才看错地方了。”

  李同便将录相带倒带回到章里从小区里面跑出来的地方。

  钟阳眼睛死死盯住那个摄像头。

  章里走到了大门口,保安从房间里出来,章里假装转头想避开保安的眼光,却突然看着路灯上的摄像头不动了!

  而这时,钟阳也张大了嘴瞪大了眼一动不不动了!

  因为,他紧盯着的路灯上的摄像头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的影子!

  竟然很象一个人的脑袋!

  而且,这个脑袋还有着长长的头发,直拖了有一米多长!

  而此时,正好一阵风吹过来,长发被吹得飘扬在脑后!

  而这时,脑袋上的竟然突然有两个小亮点闪起来!

  “她的眼睛!!”钟阳被吓得从凳子上摔倒在地。

  而这时他才猛然明白,为什么章里要回头仔细地去看那个摄像头,他那时一定是惊恐的眼神!

  而他后来跑到乡下去逃避时神志已经有些失常,显然与在这里受到了过度的惊吓有重要关系!

  李同忙把钟阳扶了起来。

  而录像里的章里已经似乎从恐怖中醒悟过来,转身拔腿就狂逃!

  钟阳已经呆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