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远处传来嘈杂声,手电筒的光在空中乱舞着。

  钟阳知道刚才章里那一阵鬼哭狼嚎终于惊动了村民,忙飞快地跑了。

  钟阳飞快地跑回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阳就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怎么也想不明白刚才发生的那些事。

  第二天早上,钟阳打开电视,市早间新闻播到在郊区发现一人被狗咬死,提醒市民要看好自家的狗,没办证的赶快去办证,没打针的快去打针。

  g酷《匠&网首ob发◇》

  而李同也打来电话,告诉他章里死了,是在畏罪潜逃的路上被狗咬死的!

  但是他们已经查出章里正是一个高利贷集团的成员之一,不过只是一个小喽罗,平常只负责去收收小账,就算抓到了可能也问不出什么。

  “大洪?”放下电话后,钟阳不住地在嘴中念叨着这两个字,这两个字正是出自于死去的章里之口!

  钟阳又打电话给李同,把这个名字说给他听,并说此人可能和那个高利贷集团有关,李同感谢之后,问钟阳是从哪听来的,钟阳不擅说谎,支支唔唔说是司仁以前和他提到过。

  “你昨天晚上一晚上都在外面?”张露突然出现在门口道。

  “你还不去上班?”这阳突然想到今天是星期一,而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

  “我被辞了。”张露淡淡地道。

  “才几天啊!”钟阳吃了一惊,因为张露不像是工作几天就被人辞退的人。

  “我刚开始也不知道真正原因,后来有人偷偷告诉我,说老板觉得我有些怪。”张露道。

  “有些怪?”钟阳愣住了,“什么地方?”

  “说我走路的样子,有点怪。”张露有些无奈地说。

  “走路的样子?”钟阳忍不住要笑出声来,“这有什么怪的?”

  “说我的影子乱飘。”张露摇摇头道。

  这下钟阳睁大了眼睛,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他的眼睛忍不住又要往张露所站的地板上看,不过今天没太阳,是个阴天,看不到影子。

  “你怎么了?”张露见钟阳神色异样,不解问道。

  “没什么,”钟阳忙露出笑容道,“昨晚没睡好。”

  “天气很冷啊,你昨天晚上出去不冷吗?”张露问。

  钟阳猛一下又是冷汗冒出!

  他这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是深秋,他怎么会突然感觉燥热,怎么会突然去洗冷水澡,更怎么会冷冷的深夜出去“吹凉风”?

  难道,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那,是“谁”,安排的呢?!

  然后他突然就打了一个响响的喷嚏,鼻涕也流了出来。

  “你感冒了?”张露忙问。

  “嗯。”然后钟阳开始觉得头有些痛,忙打开抽屉把感冒药拿了出来。

  “我去给你倒水!”张露忙跑开了。

  “她真是,很好。”钟阳看着她背影,心中不由道。

  钟阳果然感冒了,头痛,不停地打喷嚏,还发烧,只能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整天包括晚上,都是张露在照顾他。

  终于,到了深夜,钟阳觉得好多了,因为白天又躺了一天,晚上又有些睡不着了。

  但是心情却比昨晚上平静了很多,他突然发现,今天一天自己这里颇象个“家”的感觉。

  想到这,钟阳不由笑起来,还笑出了声。

  不由向窗外望去,为防冷空气进来,所有窗户已经被张露关紧,窗帘一动不动地挂在那,只有微微的光透过来。

  钟阳心中一种叫“温馨”的感觉油然而生。

  “唉,如果能一辈子这样,真是不错啊!”他边想边叹着气。

  因为张露显然不知道哪一天就可能会自己搬出去。

  “但是现在已经不错了!”钟阳自己安慰自己道,然后继续看着窗外。

  突然,窗帘被一阵风给吹了起来!

  “快到冬天了,风还真大起来!”钟阳便准备下床去关窗户。

  可刚抬起头,突然想到窗户不是被张露全部关上了吗?!

  便瞪大眼看着那不断飘起的窗帘!

  “难道,她忘关了哪个窗户?”钟阳又想到,“如果真是这样,那难怪她会被辞退了。”想到这,钟阳不由一笑。

  钟阳从床上起来,慢慢走到窗帘前,用手轻轻拉住窗帘,突然觉得手有些麻,不过他也没太在意,认为是自己躺久了血液流通有些受阻,而使得手指有些不听使唤。

  钟阳轻轻掀开窗帘,一个接一个地看着窗户。

  窗户共有八个,下面四个上面四个。

  等钟阳看完第八个时,他僵住了!

  因为所有窗户都是关的!

  “难道,难道,”钟阳又紧张地想,“难道有窗户玻璃破了?”

  他便伸出手去,一个窗户一个窗户地去摸,在摸上面的窗户时,因为够不着,还去找了条凳子,踩着凳子往上摸。

  待摸完最后一个玻璃时,钟阳的心又呯呯狂跳起来!

  最后一块玻璃也是完好的!

  “这风到底是从那里刮进来的?”钟阳摸索着从凳子爬下来,想着,却突然停住了!

  因为,他突然发现他竟然没有去开灯!

  “我没开灯?”钟阳一下愣住了,“我为什么不开灯呢,虽然窗外的光好象已经让我能看清屋内,但是,开着灯不是更能看清吗?”

  而窗帘又回归到一动不动了。

  钟阳慢慢坐在凳子上,托着腮面对着窗户有些呆呆地想着什么。

  而这时,窗帘又飘了起来,轻轻地飘在钟阳的身上,轻轻地抚在他的脸上。

  钟阳突然眼睛湿润了,他突然很想哭……

  因为这窗帘很象一个人的手指尖,很象一个女子的手指尖,很象一个女孩子的手指尖,很象一个他曾经很熟悉的女孩子的指尖,它们在轻轻地抚着钟阳的脸,抚着钟阳的眼,抚着钟阳的,心…

  钟阳忍不住开始哽咽了,他也抓住了窗帘,用手轻轻地在上面抚摸着,仿佛在抚摸着“她”的手,她的脸,她的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