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阳呆了半天,一下猛靠在椅子背上,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用力地揉搓着,似乎想把自己的头脑搓得更清醒些。

  可看看窗外,才发现已经是深夜。

  一股疲倦感顿时袭上他的全身。

  钟阳合衣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等他一身冷汗地惊醒时,却发现窗外的太阳已经开始西沉。

  竟然睡了几乎一整个白天。

  r@更Ny新a{最快Vk上7酷wN匠fM网

  钟阳坐起来,抹着额上的冷汗,想到了刚才梦中的情景:他竟然突然看见自己在灯下的影子被劈成了两半!

  正在这想着,天又渐渐开始黑了。

  “唉,”钟阳叹口气,又躺了下来。

  一躺下,钟阳便开始东想西想,想着想着,突然觉得浑身燥热,便又起来,去冲了个凉水澡。

  回来时,看看墙上的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这日子过得,”钟阳一下又躺倒在床上,电脑依然还开着,上面还是那张录像截图。

  钟阳看着电脑屏幕,一时不知是该起来还是该继续躺着,起来吧,好象无事可做,躺着吧,又睡不着。

  终于,钟阳忍无可忍,一下冲了起来,开了门,跑下了楼!

  屋外凉风习习,他顿时觉得清醒了不少,看着天上的亮亮的月和的闪闪的星,突然感觉地球是这样美好,因为,月亮和星星都照着它……

  可能是睡了整个白天,钟阳越走越精神,一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远走到了哪。

  真到他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了两层以上的建筑,钟阳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出了城,自己正走在一条乡间的小道上。

  “这里更好,寂静,新鲜,没有各种干扰。”钟阳心想。

  突然前面传来狗叫声,而且越叫越厉害,钟阳愣了愣,便决定往回走。

  而狗叫声竟然开始越来越近,同时还传来有人奔跑的声音!

  钟阳忙跳到一旁的灌丛中。

  然后看见两条黑影越来越近,显然,前面是一个在狂跑的人,后面是一条在狂追的狗!

  而就在他面前,那条狗扑倒了前面那人!

  眼看着这人可能会这条狗撕咬至死,情急之下,钟阳拣起旁边一块大石头朝狗狠狠砸去!

  正砸在狗的头上,狗惨叫一声,跳着逃了!

  那人喘着粗气慢慢爬起。

  钟阳正要出去帮他,那人一转身,脸正对向钟阳,钟阳顿时愣在了那里!

  借着月光,钟阳赫然发现这人竟然就是录像截图中的那个人:章里!

  章里好不容易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往前走着。

  钟阳忙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

  月亮已经在天边,章里身后长长的影子正好遮住了钟阳的全身,而且章里大概是被狗咬得比较厉害,根本就注意不到后面不远处还有一个人在悄悄跟着他。

  终于,章里支持不住,再次倒在了地上。

  钟阳在后面犹豫着,不知该不该上前把他扶起。

  “我说我说!”突然章里有些歇斯底里地叫起来。

  “什么?!”钟阳忙左看右看前看后看,却什么也没看见,却害怕起来,忙又跳进路边的灌丛中。

  “我说,我说!”章里继续叫道,“他是在我们这借的钱,利滚利现在一共要还二十万!上次是一部分利息…”

  “他在说司仁?”钟阳愣住了,“可没人让他说这些啊!”

  “我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啊!”章里叫道。

  “哦!”钟阳突然明白了,原来他知道警方在追捕自己,所以逃到这乡下来,刚才可能被狗吓得和咬得有些神志不清,所以在这里便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那他为什么不去自首呢?和警察说清楚不就得了吗?”钟阳有些奇怪地想。

  “你们别来抓我,人不是我杀的啊,”章里又叫道,“你们也别来杀我啊,我不会说出你们的!”

  “嗯?”钟阳这下瞪大了眼,前面那个“你们”显然是警察,但是后面那“你们”却显然不是警察!是谁呢?难道有人要杀人灭口?!

  “只可能是这个章里的同伙!”钟阳突然意识到!“那就不是放高利贷这么简单了!”

  “我不会说出你们的,你们不要来杀我啊!”章里继续叫道。

  “这人看来怕那些人比怕警察要大一百倍!”钟阳暗想。

  “谁?你是谁!”章里突然叫道。

  “什么?他发现我了?!”钟阳一惊,忙往里缩了缩。

  “是你?!”章里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凄厉。

  “你怎么会在这?”章里的声音已经害怕到变音。

  “你不要来找我!不是我干的,是大洪!还有几个人,但没有我,我没干!”章里挣扎着开始往后爬。

  “这人是不是疯了?”钟阳确实他没有发现自己,便从灌木丛的间隙看去,却分明只有章里一个人。

  “不是我!你别过来!啊,救命啊!”章里突然站起,转身一阵狂奔。

  钟阳看到他的面部一片狰狞!显然是被吓得已经神志崩溃!

  “还有自己被自己吓成这样的?!”钟阳呆愣在那。

  突然一阵大风呼呼刮来,章里奔跑到钟阳躲藏处的前面突然不动了。

  “怎么?他突然清醒了吗?”钟阳心想。

  可章里仍然站在那一动不动!

  “他怎么了?”钟阳几乎就想站起来了。

  但是接着看到的让他马上蹲得更深了!

  影子,长长的影子,章里的长长的影子!竟然从头开始,慢慢向两边分叉!

  钟阳惊得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影子上的分叉越来越大,象一张黑纸被慢慢撕成两半,更象一块黑色的木头被慢慢劈成两半!!

  又一阵大风呼呼吹过,只听“嘶”的一声,章里的影子被彻底地飞快地“劈”成两半,然后象是“刷”一下,飞了!

  “他的影子飞了!”钟阳“嚯”得一下站了起来。

  “呯”!这时,章里重重地倒下。

  第三阵大风刮过!不过这次的方向与前两次相反!

  钟阳迅速地望向风去的方向,仿佛看到章里的影子被这阵大风吹上了半空,化作了乌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