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钟阳闻言再度吃了一惊。

  “他的钱还在他的口袋里。”李同从口袋掏出另一张照片。

  ~r酷n匠网B唯g一!_正H版m,6?其他都是盗!版

  钟阳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装钱的信封。

  “那他,死在哪?”钟阳忙问。

  “在一个出租屋内,”李同道,“那里显然不是他所住的地方,因为听邻居讲,这里已经两三年没人住了。”

  钟阳又想到自己那个出租屋,不由打了个寒战。

  “你,要去看看吗?”李同看看他问。

  钟阳愣了一会,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因为司仁毕竟是他的朋友甚至好友,他有责任为他的死因来做些什么,无论这些是否有用。

  很快,三人坐着警车来到了那个出租屋。

  看到这幢旧旧的有些黑乎乎的楼,钟阳心中也不知怎么罩上了一层阴影。

  “就是这间。”郑青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推开门道。

  钟阳刚进门,就觉得一股轻风吹在脸上,他突然觉得血压升高,心跳得不能抑制。

  钟阳不得不捂着胸口蹲了下来。

  “怎么了?”李同忙也蹲下来问。

  “心跳得有些快。”钟阳慢慢道。

  “我记得你身体一直挺好的啊。”李同道。

  “嗯,以前也没有这样突然血压升高过。”钟阳猛喘了几口气,然后努力地站了起来。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两室一厅,里面的家具极其简单,就一个桌子,两把椅子,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沙发,上面还沾着厚厚的灰,很显然,确实很久没人住了。

  “他怎么会到这里来?”钟阳皱着眉问。

  “据我们分析,应该是有人约他到这来的。”郑青道。

  “有人?”钟阳愣了愣,道,“到这里来能干什么?”

  “这也是我们想知道的,”李同道,“门把手上的倒是有两个人的指纹,屋里却只有他一个人的足迹,显然,另一个人并没有进屋,而屋外的足迹太多太杂乱,根本无法提取。”

  “而且把手上的指纹可能也和本案无关。”郑青道。

  突然有一个小东西吸引了钟阳的眼睛,那是一只蟑螂!

  蟑螂似乎刚从阳台进来,一见屋内有人,便开始往回爬。

  钟阳随着这只蟑螂来到阳台,蟑螂躲进墙角的一堆杂物里不见了。

  钟阳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把杂物一件件拿开,最后,只剩一块黑布盖着墙角,但是明显能看出黑布下有东西。

  钟阳俯下身,捏起黑布的一角,慢慢把黑布掀开,然后,他大叫了一声!

  李同和郑青忙跑了过来!

  他们也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因为,黑布下竟有几百只的蟑螂!互相趴在对方的身上,慢慢地蠕动!

  “这是蟑螂吗?”郑青不由道,“为什么不逃跑?”

  “而且,这屋已经至少一两年没人住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多蟑螂?”李同也道。

  而钟阳已经马上联想到了张露原来那床上的那一堆蟑螂。

  “难道这竟会是同一堆蟑螂?”钟阳有些头发麻地想。

  “咚咚咚!”突然传来敲门声,让正在沉思的三人都吓了一跳,忙一起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老太太。

  “我是街道居委会的,”老太太自我介绍道,“专门负责这幢楼,我就住在这家的对面。”

  “哦?”三人都看着他,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你们,”老太太见三人没说话,不由问,“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三人都笑起来,李同忙道:“阿姨,你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向我们反应,这对我们破这个案子可能非常重要。”

  “嗯!”老太太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慢慢道,“我也是刚才记起来,正要去找你们,然后听人说你们已经到这来了。”

  “嗯。”三人都用赞许的目光看着她。

  “昨天晚上,因为白天组织一个街道的活动,我很早就睡了,睡到中间,我起来上厕所,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叫‘啊’,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听着不太正常,我就从猫眼往外看,看见一个人关了对面的门,面带惊恐正往出走。”

  “然后呢?”李同见老太太不往下说了,便问。

  “然后他就下楼了,”老太太道,“今天中午我才起来,然后听说对面的房间里死了个人,我就想起了昨晚上看到的,然后就想找你们说。”

  “谢谢您!”李同和郑青同时说道。

  在回来的警车里,李同说道:“说明确实是有人约他来的!”

  “为什么不是他约别人?”钟阳不由问。

  “这间房子不可能是司仁的,他欠了这许多帐,不可能还会有这房子。”郑青道。

  “哦。”钟阳突然觉得自己问这话问得有些蠢。

  “而他先到,然后约他的人后到,而约他的人开门后看见司仁已死,显然,这并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于是,应该是他怕受到牵连,所以赶忙跑了!”李同接着道。

  “也许是他也看到了恐怖的一幕?”钟阳心里想,但是觉得这话如果说出来显得太荒唐,于是便没说出口。

  李同把钟阳送回家就走了,并留下了双方的联系方式。

  “你坐警车?”钟阳一回来,已经回家的张露问道。

  钟阳知道她一定在阳台看到了,便点点头道:“嗯。”

  “出了什么事吗?”张露接着问。

  钟阳眨眨眼,道:“没有,一个小时候的朋友,现在是警察,今天正好碰上。”

  “这么巧?”张露笑着歪着头看着他。

  “嗯嗯嗯…”钟阳不擅说谎,怕她看出来,忙吱唔着进自己的房间去了。

  “朋友是警察也不应该坐警车啊?”没想到张露跟进来道。

  钟阳本是怕吓着她,所以不想跟她说司仁的事,现在这样,难道说自己犯事了?

  便在那皱着眉不知该说什么。

  “是不是你那个向你借钱的朋友出事了?”张露突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钟阳瞪大眼看着她。

  “这还用说吗?拿了钱就去赌,被抓了啊,”张露道,“所以啊,我叫你不要借钱给他,这下害人害己了吧?”

  “害己?”钟阳看看她。

  “你借钱给他,警察会以为你是放高利贷的啊。”张露道。

  “怎么会?”钟阳忙道。

  “难道不是这样?那难道,是你…”张露看着他道。

  钟阳生怕她把自己想坏了,想了想,道:“我说出来你可别害怕。”

  “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张露愣了愣,道。

  “嗯…”钟阳沉默了一会,然后道:“上次向我借钱的那个人,他叫司仁,他,嗯,昨天,晚上,死了…”

  “啊?!”张露听了,张着嘴一瞪眼睛,不由后退一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