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似乎很快就黑了,但是这次钟阳早有准备,早早就将屋内所有灯都打开。

  两盏台灯、一盏壁灯、一挂吊灯、一个日光灯,房内灯火通明,仿佛要准备开一个舞会。

  “哈哈……”钟阳自己瞧着都忍不住大笑起来,心想:“就算看到两条腿挂在天花板,我也敢用刀来砍它了!”

  他拍拍就放在床头的两把新买的菜刀,菜刀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同时,他也清楚地知道,今天晚上不是来砍鬼的,而是来救楼上那个女孩的,如果是为了砍鬼他早搬家走了。

  所以,一旦今晚听到楼上传来尖叫声或救命声,则无论这里出现什么,他都要立即冲上楼,破门而入,救那个女孩出来!

  一想到他救出那个女孩后,女孩对他感激甚至崇敬的眼神,他的心中就不由自主地充满了力量。

  想到这,钟阳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微笑来。

  时间也因此没有那么难熬,而是过得更快了些,但钟阳也已经听到了自己的心脏开始抑制不住地扑通通扑通地越跳越厉害。

  终于,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零点!

  钟阳不由浑身抖了一下。

  钟阳可以肯定自己昨晚看到天花板上挂着腿的时间是凌晨,但是具体是凌晨几点,他却不知道,因为,他那时已经吓晕了。

  想到这,他不由更猛地浑身又抖了一下!

  而时间,又过了一个小时。

  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

  周围也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几乎所有人家现在这个时候都已经关灯进入梦乡了。

  而楼上也已是静悄悄的,看来那个女孩也早已经睡了。

  “我到底在干嘛……”钟阳一阵苦笑,如果下午已经搬出去,哪会有现在这孤零零作孽的时刻。

  而天花板,仍然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会不会看到屋内灯火通明,它便不来了?”一提到这个“它”字,钟阳不由一哆嗦!

  因为他也不知道该用“它”、“他”,还是“她”,来形容昨晚他所看见的!

  而渐渐,困意涌上了钟阳的大脑,他由站着到坐着,到现在不由半躺在床上,后背靠着枕头。

  这一挨着床,钟阳的两眼便开始不听使唤,好几次差一点就要睡着。

  “也许,它怕光,或者,‘它’只出现一次?甚至,也许只是我的幻觉?原因是前一年弄得太过紧张?”钟阳默默地想着。

  然后觉得就算今天‘它’不来或者甚至昨天只是幻觉,今天晚上这样别人看来疯狂和愚蠢至极的行为也值得!因为也许就不需要再搬家了呢?

  钟阳有些迷迷糊糊地这样那样地想着,然后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眼皮又一次闭合,他以为他这次能再把眼皮再抬起来,但是,他没有想到……

  钟阳猛然发现自己睡着了,忙用力挣扎着一下睁开了眼睛,突然便听到楼上传来女子的尖叫声,立即马上操起两把菜刀,一个箭步冲出房门,两步并作三步跳上了楼,一脚踢开房门,只见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鬼正抱着那女孩的头准备啃食!

  “恶鬼住手,看我飞刀!”钟阳大喝一声,猛地操起一把菜刀飞了过去,正将那恶鬼的头砍下!刀“蹬”的一声跺在墙上!而恶鬼的头在地上咕噜咕噜乱滚!

  女孩哭叫着挣脱跑过来,一下就扑在钟阳的怀里,钟阳只觉怀中软绵绵的,又香又暖,好不惬意,不由笑出了声……

  然后,他便听到了自己的笑声,猛一睁眼,眼前却什么也没有,恶鬼、怀中的女孩,仿佛一眨眼就都不见了,而四周仍然是灯火通明,他仍然是靠着枕头半躺在床上。

  “原来是个梦?”钟阳不由失笑,但是想到那女孩在怀中的感觉,胸中涌起一阵甜蜜,不由奇怪地问自己:“难道我看她的第一眼,心中就对她很有感觉?”

  4@酷#匠/=网V永久t免L费看7T小说$

  可仔细回想一下,自己当时好象并没有那种感觉啊。

  “原始冲动,只是原始冲动罢了。”钟阳摇摇头,然后看看墙上的钟,已是凌晨三点,而天花板,仍是干干净净、平平整整的。

  “难道真是我的幻觉?”钟阳又摇摇头,心想,“否则为什么以前我从来就没有看到过?难道都是那该死的项目害的?害得我几乎精神恍惚,甚至有些精神失常了。”

  “躺一下吧。”钟阳从梦中惊醒,觉得半躺的姿势让腰和脖颈酸酸的,便准备去铺开新买的被子,好舒适地全身躺在床上。

  他把被子展开,然后往空中一甩,便等待被子从空中落在床上。

  突然!

  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

  钟阳甚至觉得那空中缓缓落下的被子似乎一下已经虚无。

  因为,就在这时。

  灯全灭了!周围一片漆黑!

  “停电了?”钟阳马上意识到,同时困意全无。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停电?!”钟阳紧张地想。

  而且,他心中突然隐隐意识到,昨天晚上那个恐怖的时刻好象正好就是这个时刻。

  而接下来,一个声音让他全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

  一辆汽车正缓缓从远处驶来。

  钟阳的床是靠墙的,而昨晚他所看到的那恐怖的情景就在他背后的天花板上。

  钟阳很想转身,但是又不敢转身。

  而汽车已经越驶越近,车灯出的光已经射在钟阳对面的墙上,马上,这灯光就要转向他身后的墙和天花板!

  “快点过去!快点过去!”钟阳的汗已经湿透后背,心中不停地念叨,希望车赶快过去,那样,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而,那辆车,却恰好在此时“哧”一声停了下来!

  两束车灯光,一束照在床上,一束正照在他身后的天花板上!

  被子早已落下,就平平地铺在床上,而天花板……

  钟阳只觉得背后似乎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在啃、在咬。

  终于忍不住了,钟阳心中大喝一声:“死就死吧!”

  猛一下便转过头去,眼睛狠狠盯着天花板!

  可是,钟阳眼睛睁得更大了。

  因为,天花板静静的,什么也没有。

  钟阳长出一口气,心想:“原来真是幻觉。”

  顿时觉得神轻气爽,仿佛从来就没有这么畅快过。

  钟阳边慢慢转过头来,边想:“这下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他转过了头,但是他的眼睛越来越大地瞪着床上,心脏一瞬间似乎已经停止了跳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那平平的薄薄的被子下面,竟然,突然,猛然出现了一具人形!将被子拱起!

  而且一看就知道一个女人的形体。

  而且,而且,而且,这个人体,还没有头!

  钟阳吓得大叫一声,跌倒在地!

  同时,他听到楼上传来一声惨厉的尖叫!

  钟阳本来已经吓得全身瘫软,但是这一声尖叫让他有了力气爬起来,连滚带爬地冲出了房门,又连滚带爬地冲上了楼。

  他一下扑在门上,哪有力气去踢开或撞开门,只能用手不停地敲着门,用微弱的声音喊道:“开门,开门,我来了……”

  伴随着非常急促的拖鞋声,这一次门却是很快地被打开了。

  屋内也是灯火通明,很显然,应该是女孩在恐惧之中全部打开的。

  “难道又来电了!”钟阳又一惊。

  而女孩脸部的恐怖表情看起来丝毫不亚于钟阳。

  “难道她真的遇到我梦中的那恶鬼?”钟阳紧张地想,想到自己的两把菜刀还在楼下,不由猛怪自己没用。

  但是如果要自己再下去拿那菜刀,一想到那被下的女体,却丝毫也不敢。

  而突然看见另一个人,虽然是个柔弱的女孩,但是心中的那份勇气又生了出来,不由想:“到底是我来帮她,还是我来求她的帮助呢?”

  女孩一把就拉住了钟阳,然后就躲在了他的身后,指着里面卧室的位置。

  钟阳更觉得自己的勇气又陡增了百倍,便走进房门,一步步朝卧室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