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城市,是一个你、我、或他、或她、或“它”,都可能居住的城市,和所有城市一样,这座城市也有高楼、也有大厦,也有小街、也有小贩。

  而钟阳,一个年轻的男人,就生活在这样一座地球上到处可见的城市。

  做项目永远是累人的,特别是连续半年多的高强度脑力兼体力劳动,让他不断在挑战着自己生理和心理的极限。

  而今天,这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在外面奔波了半年多后,这天晚上十点多钟,终于回来了。

  一进卧室,钟阳就倒在床上,然后两眼一闭,立即进入梦乡。

  半年没睡一个好觉,平均每天只有三到四个小时的睡眠,每时每刻都在榨取着大脑和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让他无数次几乎崩溃。

  但是这半年也是值得的,他足足赚了一百万!

  而他已经决定,明天就去公司辞职,然后好好休息也至少半年。

  因为过两天又有同样一个项目等他去做,而他已经深深厌恶这种毫无规律的作息,厌恶无数次体力和脑力都严重透支的感觉,厌恶得几乎每秒钟都想呕吐。

  终于醒了,周围还是漆黑一片。

  “难道已经睡到了第二天的深夜?”钟阳揉了揉眼睛,满眼都是干干的眼屎。

  钟阳呆呆地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

  这时,屋外一辆小轿车经过,一束强光透过窗帘射了进来。

  借着这几秒即逝的光亮,钟阳突然看到的了一个东西让他的浑身“唰”的一下就冒出了冷汗!

  天花板上竟然挂着两条腿!

  而且,这两条腿竟然在空中走动!

  而上半身似乎在天花板的上边!也就是说,在楼上那一层!

  随着小轿车低沉的声音变小,亮光也没有了,屋内回复漆黑……

  而钟阳一动也不敢动。

  他甚至能听到那两条腿在空中走动的声音,而上半身的头却在楼上那户人家的卧室里东张西望!

  “我的妈呀!难道是累得产生的幻觉?!”钟阳汗毛倒竖,圆睁着双眼,一眼也不敢眨地瞪着黑黑的天花板,仿佛那双腿随时都会踩到他的胸口。

  钟阳也不敢去开灯,害怕一开灯就现有张可怕的脸倒挂着出现在他眼前!

  因为那双腿既然能在空中走动,也许他还能倒着走,那他的脸岂不是很可能会挨着自己的脸?!

  钟阳从来没有这样渴望地盼着天亮,或者再来一辆汽车将屋内照亮。

  可周围静悄悄的,连经常听到的隔壁的咳嗽和呼噜声也悄无声息,似乎一切都已经死了。

  钟阳浑身的冷汗继续从毛孔里往外冒着,流到眼睛里,眼睛生痛,但却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那空中的双腿就会掉在自己身上!

  也不敢动一动手去拭一下汗!生怕这一抬手那双腿就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脸前!

  而,他仿佛已经看到,有两双腿、三双腿、四双腿甚至一二十条腿在空中走动!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又有一辆汽车经过,一束强光又射了进来!

  正照在天花板上!

  钟阳紧张的神经几乎要绷断!

  但是,腿没了!

  钟阳长吁了一口气,猛地眨了下眼,马上伸出一只手飞快地擦了擦满脸的冷汗,但是他马上又惨叫了一声,因为天花板上出现了一张大大的脸,正在冲着他微笑!

  汽车又走了,屋内又是一片漆黑,而钟阳也已经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钟阳还躺在那张床上,突然胃中一阵抽搐,昨天的晚餐被他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不过钟阳仍然内心感到幸福无比,因为天已经大亮!

  天花板除了花纹,再也看不出什么脸来,更不用说悬挂着的腿了。

  钟阳长长深呼吸了几十口气,才有些缓过神来。

  第一件事就是立即奔到楼上,敲着那家的门。

  没人回应,里面既没有人应声,也没有人走动来开门的声音。

  但是,从那小小的猫眼里,钟阳明明感到有一双锋利的眼睛在盯着他!

  钟阳的双腿开始抖起来,猛地转身就跑回到了楼下。

  “搬家!”他首先想到。

  但是找房子,搬家,至少也需要两三天,那这两三天的晚上如何度过?

  “到旅馆!”钟阳马上又想到另一个好办法。

  钟阳特地找了家离自己住处很远的五星级宾馆,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起来,顿觉精神焕,仿佛这一年的觉全在这一天补回来了。

  上午立即去联系了新的住处,准备下午就搬家。

  中午吃过饭,钟阳回到住处,一开门,又差点将今天的午饭吐出去,整个房间内充斥着昨夜他身上留下的汗馊味和早晨那滩消化了半截的呕吐物味!

  钟阳屏住呼吸忙将那床上的所有东西包成一大包,跑下楼丢在了垃圾桶里。

  回来后立即打开门窗在房内狂喷空气清新剂。

  “啊,总算能呼吸了!”钟阳轻吸了几口气。

  突然听到门外有重重的关门声,听声音好象竟然是来自楼上!

  钟阳猛一紧张,皱着眉想了想,忙冲出房门,向楼上跑去!

  一见那猫眼,钟阳就又有些走不动了!

  咬咬牙,走了过去,伸出手,敲了敲门。

  “谁呀!”一个清脆的如叮咚泉水的声音在屋内回荡道。

  接着是拖鞋叭嗒叭嗒过来的声音。

  钟阳一下觉得那猫眼可爱地对他眨了眨。

  很快,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睡衣的年轻的女子睁着两双大眼睛看着他。

  “噢,”钟阳只觉脸一红,开始语无伦次起来,“没什么,我就住你楼下,上来,嗯,看看…”

  “来看看我这个新邻居?”女子咯咯笑道。

  “新邻居?”钟阳一惊,忙问:“你刚搬来?”

  “嗯。”女子点点头。

  “什么时候搬来的?”钟阳继续追问。

  “就上午啊。”女子道。

  “今天?!”钟阳瞪大了双眼。

  “怎么了,这样看着我?”女子也有些吃惊。

  “昨晚…”钟阳突然不知该不该说昨晚的事,说出来会不会被她认为自己是神经病……

  被这样漂亮的一位女子认为自己是神经病,那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噢,没什么,”钟阳忙摇摇头,突然想起什么,忙问:“这里原来住的什么人?”

  “我怎么知道?”女子道,“听房东说,这里已经有一年多没住人了。”

  “啊?”钟阳再次瞪大眼睛。

  女子这时有些戒心了,忙用手把住门,仿佛随时准备立即关门。

  “哦,”钟阳感觉出了女子看向自己时那异样的眼神,忙降低声调道,“如果,如果,比方说,今天晚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啪!”门立即被狠狠关闭!

  钟阳闹了个大红脸!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严重的“歧义”。

  “算了!”钟阳懊恼地挥挥手,“随她吧!”

  回到自己住处,接到一个电话,是搬家公司的,问他住处的具体所在位置。

  钟阳愣了愣,然后回道:“今天不搬了!”

  c●最~E新章节上酷,◇匠%H网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女孩子被吓死,毕竟,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他心想。

  于是决定再在这住一个晚上,一旦楼上有动静,如尖叫、跺脚什么的,就立即冲上去!

  “谁给了我这样大的力量?”钟阳突然觉得奇怪,想想昨晚被吓晕过去,今天竟然敢决定在晚上冲上楼去了。

  楼上又传来拖鞋叭嗒叭嗒声音,钟阳好象又看到了那张纯净的脸。

  “唉,谁叫她那样无辜,而且看起来是个正经的女孩子,这个时候,我不帮她,还有谁能帮她?”钟阳又摇摇头,自言自语的道。

  然而一想到今晚可能遇到的情景和结果,钟阳还是不由又浑身打了个冷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