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东海他们享受战利品的盛宴的时候,留在家里的人却在看潘宝宝的表演。

  确切的说是看潘宝宝打架。

  有个一起来玩的小家伙从小学习跆拳道,看见观棋和潘宝宝一招一式的在练武,就上去挑战。

  潘宝宝原本是不打算迎战的,因为张东海不喜欢惹是生非的孩子。可是那小孩子却说:“你的中国功夫就是垃圾,我的跆拳道才是真功夫,我会用跆拳道将你揍的你连妈都不认得。”

  潘宝宝没有妈,他妈妈在生下他的时候就被他爷爷随便扔了点钱就打发走了。虽然总有人时不时的给潘宝宝灌输一些:“你妈妈不是个好女”的思想,但是潘宝宝毕竟是个小孩子,他根本不能理解妈妈随便和别人的男人睡过了就不是好女人的概念。所以潘宝宝并不认为妈妈是个坏人。

  见到别的小孩子和妈妈在一起快乐的玩耍的时候,潘宝宝是非常的羡慕的。因为没有妈妈,所以妈妈在潘宝宝的心中就是一个禁忌词。

  那小孩子说打的潘宝宝连妈妈都不认得,一下子就激怒了潘宝宝。潘宝宝迎战了。

  跆拳道?潘宝宝也会啊,潘宝宝跟着张东海学的就不仅仅是中国功夫,而是所有的功夫都有涉猎。知己知彼的情况下,潘宝宝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潘宝宝虽然没有像观棋那样子刻苦的去训练,但是因为师徒系统的神奇,潘宝宝要比一般小孩子要强大的很多。

  所以那小孩注定要悲剧了,一个回合就被潘宝宝用泰拳的招式顶了个肺。

  “你耍赖,你用的不是中国功夫。”那小孩很悲催的被打倒了,就那么简简单单的一招。

  “我可没说我学的是中国功夫,我什么都学了,包括你学的跆拳道。”潘宝宝说道。

  “我不相信,一个人怎么可以学习那么多东西。”那小孩倒也硬气,虽然疼的躺在地上抽冷气,可是却没有哭。

  “不仅我会,看见那个小孩子吗?他叫观棋,他比你小得多,但是他也会。”潘宝宝说道:“来观棋,给他们表演表演,让他们看看咱们师傅教的功夫。”

  观棋很听话的站在潘宝宝的身侧,然后开始跟着潘宝宝一招一式的打了起来:“这是西洋拳术。”

  没一会潘宝宝和观棋又换了一种套路:“这是巴西战舞。”

  过了一会又换了一种:“这是蒙古摔跤。”

  潘宝宝和观棋一直的表演,引来的人越来越多。人们都惊讶于两个小孩子能学习这么多的东西。简直跟神童一样,一众妇女那是越看越喜欢啊。

  潘宝宝和观棋终于打完的时候已经围了三圈的人了。

  几个小孩子一起跑过来围着潘宝宝:“你们好厉害啊,会这么多拳法。你们在哪里报的班?”

  警察的孩子受家庭环境的影响难免好斗,这些来玩的小孩子有一大半都报的有各种功夫班。

  “我们没报班,我们的功夫是师傅教的。”潘宝宝骄傲的说道。

  “那我们也能跟着你师傅学习功夫吗?”那个挑战潘宝宝的孩子说道。

  “当然可以了,我们师傅不仅教功夫,还不收学费,还给你做好吃的。给你尝尝我师傅特意给我炒的栗子,可好吃了。”潘宝宝越说越得意,潘宝宝在自己的小书包里拿出了一把栗子说道。

  小孩子们分了栗子,一人也就发了一颗。多了潘宝宝可舍不得。

  “嗯!真好吃。我决定了我也要跟着你师傅学武。”一个小孩子吃完了栗子说道,不知道是因为栗子好吃,被吸引了,还是因为被张东海教的功夫厉害,被征服了。

  小孩子们的妈妈也都看了潘宝宝和观棋的表演,所以当她们儿子提出要跟着张东海学武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拒绝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像个小天才啊。

  邓秀灵带着一群老爷们背着猎物回来耀武扬威的,自豪的不得了。可是欢迎的人群却越过他们将张东海给围的团团圆。

  “张老师,你收学生学武多少钱学费啊?”

  “张老师,你看我家涛涛学武的天赋怎么样?从小就精力旺盛,喜欢舞刀弄枪的。”

  “张老师,你真的能像你的学生说的那样子一拳打倒一棵树吗?”

  “张老师,你有女朋友吗?”

  张东海被一群女人唧唧咋咋吵的头都大了:“请安静,一个一个的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来说,我来说。”那个问张东海又女朋友吗的女警给张东海抛了一个媚眼:“我儿子想跟着你学武,可以吗?”

  “就这事啊,没问题,来者不拒。”张东海说道:“不收取任何费用,每到星期天你们将孩子送过来就可以了。”

  “该我了,该我了,张老师,你真的能一拳倒到一棵树吗?”一个警察家属两眼放光的问道。

  “那要看什么树了,如果像榆木,槐木这一类硬木,我就打不断,但是像桐树,杨树等木质比较脆的木头我是可以打断,胳膊粗细的小树的。”张东海说道。

  酷"X匠h网唯》一@正V版,其g"他都是盗s;版-

  “能给我们表演一下吗?”有个家属说道。

  “可以啊,你们看这棵桐树,有人腿粗了吧,只要我用力,一拳就能打断它。”张东海退后一步,然后猛然往前踏出一步,同时出拳。

  树身猛然一阵颤抖,然后咔嚓咔嚓就倒了。

  “张东海你赔我的树,长了五年了啊,你一拳打坏了,我还准备用这桐木打个衣服柜子呢。”张耀兴,一看张东海打断的是自己家的树,就不高兴了,直接窜了出来,要讨一个说法。

  张东海看着那个女家属,开玩笑的笑着说道:“你让我打的啊。”

  那个女家属倒也豪气:“这棵树我来赔,看一眼这样的功夫,赔一棵树也值了。”

  “算上我,算上我。”

  “我也有份。”

  女警和警嫂很少有扣扣索索的,一个个大方的像个男人。

  没一会这个五十块那个一百的,竟然整了一堆的钱,张耀兴看着这群豪气的娘们忽然有点脸红:“不就是一棵树嘛,不要了!”

  可是女人们硬要将钱塞给张耀兴,张耀兴不好意思的接过了钱,趁不注意的时候数了数:“乖乖啊,两千多块呢。”

  张耀兴将钱塞进了裤兜里,然后对张东海说道:“东海啊,东海,我还有一颗比这个略微粗一点的桐树,你要不要再去试试功夫啊。”

  张东海摇摇头笑着说道:“不要你家的树太贵了,下次我打耀武叔家的树。他家的树不要钱。”

  女人们听了哈哈哈大笑,将张耀兴闹了一个大红脸。不过看在两千多块钱的份上,张耀兴一点都不生气,拿着钱回去跟自己的婆娘炫耀去了。

  张东海当场收了十五个徒弟,其中包括那个问张东海有没有女朋友的女警。拜师的时候张东海才知道这个叫蒋红月的女警是个寡妇。

  他的老公是个特勤,打入犯罪分子内部的时候很不幸被识破了,然后她就成了寡妇,那时候她还怀着六个月的孩子。

  父母和公公婆婆都劝蒋红月打掉孩子重新开始,蒋红月却坚持要生下来:“夫妻一场,我要给他留个后。”

  公公婆婆当场将家里的所有存款和房本塞给了蒋红月:“从今后你就是我家的闺女了。亲闺女!”公公婆婆待她比她的亲生父母都好。

  一转眼孩子都五岁了,蒋红月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竟然熬了过来。只是刚才看见张东海一拳的神威,心里莫名心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东海说:

  正式声明,本人支持一夫一妻制,不会让主角后宫的,只是结婚前,会经历不同的人和事,然后找到最终的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