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什么啊。能被女人倒追的男人才是好男人啊。”陆建国说道。

  在陆建国夫妇在屋子里面说话的时候,张东海和陆瑶已经上车溜了。

  “东海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陆瑶坐在后座上有点委屈的道。

  “没有挺喜欢的。”张东海赶紧说道。

  “那你为什么那样急着跟我爸说我们是清白的。”陆瑶说道。

  “我们本来就是清白的啊,你还这么小,还上着学呢,这不是败坏你的名声吗?我们男的对这种名声无所谓,就算再名声再臭,只要有钱一定能找到女人,可是女人如果名声坏了,想再找到真爱就难了。”张东海说道。

  “我不在乎,我就爱你。什么名声我都不在乎。”陆瑶说道。

  “恨不逢君未嫁时,我和巧珍已经在一起了,还有林梅,我现在的感情生活就是一笔糊涂账,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放弃谁,我谁都舍不得。所以陆瑶,别爱我了,你到大学了你就会发现有很多很多比我优秀的男生。我不是个好男人,我是个渣男。”张东海说道。

  说完这些话张东海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心被挖走了一样。

  陆瑶听完哭了。

  “停车吧,我不去你家玩了,我身上的伤也已经好了,我不去你家了,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陆瑶说道。

  张东海没有理会,以为她又使小姑娘性子,一会就好了,所以继续往前开。

  陆瑶却是真的生气了,大吼了一句:“我让你停车!停车啊!你再不停车,我就开车门跳下去!”

  张东海只好停车打开车门,然后陆瑶哭着跑了。

  张东海一个人将车停在路边,心里难受的厉害,眼泪忍不住往下流,伤害一个爱自己的人,自己又何尝不难受。张东海感觉胸口好痛啊!

  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又如何没有感情,但是张东海真的不想害了陆瑶,她学习那么好,长的那么好,家庭条件也不错,将来一定有一个很美好的未来,张东海真的不忍心毁了她。既然不能给她美好的未来,那不如说清楚了现在就放手。

  至于和林梅的偷偷摸摸,张东海虽然心里有愧疚,可是下意识的张东海以为,自己给与的能抵得上林梅失去的。再加上林梅一直说她不在乎张东海将来和赵巧珍在一起的,说得多了张东海心里面也就相信了。

  半路上买了酒,回到家里,张东海将自己一个人锁在新家里,喝着酒哭着。

  “我如果是个真的坏男人就好了,好男人好难啊!”张东海心里想着。

  陆瑶哭着跑回家,抱着瑶瑶妈就是一声肝肠寸断的:“妈!”

  “他欺负你了,我去找他算账去。”陆建国看着哭成泪人一样的陆瑶怒火中烧。

  “不要去爸,不怨他,只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喜欢他,他心里却早就装着别人了,我是第三者,是我不对呜呜呜。我以为我学习好,长的好,只要对他好,他就会爱上我,抛弃那两个,可是他说他谁都舍不得伤害。”陆瑶越说哭的越伤心。

  陆建国站在那里好尴尬啊,自己这么好的闺女被别人拒绝了。

  叹一口气到了院子里,然后正好看见张东海的雕像。

  “你既然不喜欢,为什么作品里满含着感情?”陆建国拿着一个毛巾轻轻的擦拭着雕像,仿佛在擦掉闺女眼角的泪水一样的轻柔。

  雕像雕刻的是如此的细心,连陆瑶胸口的那颗痔都雕刻了出来,陆建国拧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会拒绝呢?

  等到陆瑶哭够了和妈妈一起出来的时候,陆建国擦完了整个雕像:“我知道为什么拒绝你了。也许就是因为你太优秀了,他怕伤害了你。看来我真的没有看错,他的品行还可以。至少不绝情。”

  “可是他已经伤害了我了。”陆瑶噘着嘴说道。

  “也许你在他心中的地位,比那个叫林梅的要高的多,也许他下意识的以为,林梅可以做小三,你不行。你至少应该是妻子,可是妻子的位置你又不够格,毕竟初恋对于每一个男人来说太神圣了。除非被初恋伤透了心,要不然哪个男人都放不下。”陆建国说道。

  “原来是这样子。”陆瑶听了会心的笑了:“他也是我的初恋,谁也取代不了他在我心中的位置。”

  “瑶瑶啊,你马上就要高考了,这时候一切要以学业为重,你如果够优秀,他就不会无视你的存在,如果考不上大学,也许他会很快接纳你,但是你永远都别想取代他那个初恋在他心中的地位。难道你愿意做一个不明不白的小三吗?男人选老婆又两个标准,一个是爱情为了,这就是选择初恋了;一个是事业,为了事业选择一个结婚对象。爱情上你肯定竞争不过那个初恋的,但是你可以在事业上碾压她。”陆建国说道。

  “嗯!我一定好好学习,将来好在事业上帮助东海哥。”陆瑶高兴的说道。

  看着满身干劲回房间学习的闺女,陆建国松了一口气:“尼玛,幸好我是搞教育的出身,早恋处理着可真麻烦啊。”

  张东海的房间里扔了一地的啤酒瓶,可是人却很清醒,他想醉一场,可是玄武血脉却如饥似渴的吸收着所有进入张东海胃里面的能量。

  酒玄武血脉更喜欢,因为酒是粮食精,蕴含着五谷最精华的能量。

  “好想醉一场啊。”穿着大裤头的张东海喊一声,然后打开房子的后门,一头扎进了水库里。

  看Y@正j版章节:上)?酷a匠网N

  水波荡漾,张东海感觉就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一样,是那么的温暖,心里不在有悲伤,一波波的水系能量冲刷着身体的每一寸,张东海没一会就缓缓的在水底睡着了。

  毛孔张开,心跳减慢,然后缓缓的就进入了睡眠转态,睡着了就不再悲伤。

  水底的小鱼不停的在张东海的身边游动,啄去张东海身体生的死皮,吃掉张东海毛孔里排出来的污垢。

  肺不在呼吸,皮肤吸收的水底的氧气,就够张东海身体的耗氧量了。

  吃了张东海身上的东西的小鱼,都会明显的比没有迟到过的的小鱼大一圈,张东海身上的东西能促进小鱼们的成长和进化。

  陆瑶在房间里看书看累了,就跑到外面看看张东海雕刻出来的雕像。然后就又动力十足了。

  张海妹烦躁的到处找张东海,车在新家呢,可是人却不知道哪里去了,张海妹倒是没有想过张东海会出危险,因为在她的眼中哥哥是无所不能的。

  魏东总是想跟上来跟张海妹说两句话,最终张海妹烦了,对着魏东大喊一声:“我家请你来是干活的,不是请你来追着我说话的,现在给我去喂猪去!”

  魏东看着远去的张海妹,心里好忧伤:“我果然没有吃软饭的天赋啊,算了还是好好的去喂猪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东海猛然惊醒,浮出水面,吐出一口废气,然后深吸一口新鲜空气:“好爽啊,血脉又进化了一点。”

  行云布雨施展开来,顿时天空中乌云密布,闪电不断,水库里的水位下落一米多,然后天空就下去了带着臭味的雨。

  “范围扩大不少。”张东海满意的看着天上的乌云。

  又过了一会雨水就干净了,也冲走了树叶上黑漆漆的污垢,空气都跟着变的清新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