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张东海没有像网友们的期盼的给大家烤羊肉吃,而是烤鱼吃。

  大部分的村民都舍不得吃鱼,很多是不太会做鱼,都卖给了鱼贩,换成了钱。

  不论他们怎么努力捕捞,毕竟工具原始,五个大水池还遗留下不少的鱼。

  小鱼全都挤出内脏,裹了放好食盐调料的淀粉糊,直接丢进油锅里油炸。

  炸小鱼孩子们很喜欢吃,因为鱼刺都被炸酥了,可以直接吃,不仅补充蛋白质还能补钙。这两样东西都是小孩缺乏的。

  每个小孩不仅能当场吃个够,还能带一食品袋回去慢慢吃。

  炸小鱼的工作就交给了张东林了,每出一锅,张东海就能听到获得经验值的提醒,也许今晚就能给张东林升级了。

  大鱼烤着吃,这个工作张东海一人负责,一人同时烤十几条。

  张东海烤鱼非常具有客观性,随着节奏不停的跳来跳去,动作连贯,姿态优美。

  彪悍的嫂子们,不时的来催张东海快点,顺便摸一把占点小便宜。

  直播间一片羡慕死了。

  “我要去找张东海,我也想围着篝火唱着歌,然后被山里少妇随便摸。”

  “张东海山高县张家村,我是雷锋,不用谢我。他做饭真的很好吃。”肖工王。

  “呀!土豪出现,求包养,人家是美女哦!”

  “不好意思,我也是美女~”肖工王。

  “哇!美女,求包养,我是帅哥啊!”

  “你有张东海帅吗?我只喜欢张东海。”肖工王。

  赵巧珍的身边放着一本红楼梦,她就要看完第一遍了。赵巧珍觉得真的受益颇多。

  看见张东海过的好,赵巧珍心情愉快就将自己超喜欢的酸杏分给章文吃,章文酸的牙都痒了,本不想吃,可是又不想伤了巧珍的心。忍着也吃了。

  这天晚上,打赏不多,但是大家很欢乐。

  回到家中,张东海拿着账本,拿着计算机,一笔一笔的算账。

  “算清楚了吗?”张耀祖乐呵呵的问道,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现钱。

  “等下还有最后一笔。”张东海按着计算机说道。

  最后按下等号的时候,计算机读出了最终的结果“115353”。

  “发财了!”张耀祖喊一声。

  “算不上吧?我们花了二十万呢。”张东海说道:“你喜欢,就给你了,用来贴补家用吧。”

  “太多了,太多了,还是你拿着做生意吧!”张耀祖连连摆手说道。

  6酷¤~匠网H唯{b一L“正P$版o,J其(他#p都是》盗版

  “放心做生意的钱我有,你和我妈苦了一辈子,该好好的享享福了,这钱就是给你们改善生活的。以后不要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你儿子我有钱了。开的是一百万的车,穿的是我妈三十五买的衣服,哈哈哈~~~”张东海说道衣服忍不住笑了。

  张耀祖也跟着笑,以张东海的身家,穿这衣服的确看着寒酸了。

  “中!听你的!我也享享福,我今天就说说你妈,以后不要在小摊上买衣服了,咱也去超市买,买那些一两百的。”张耀祖很豪气的说道。

  张东海原本以为老张会说去专卖店买名牌呢,结果也就是想去超市买一两百的。

  张东海不准备过多的干涉,只要父母开心就好,勤俭节约,是他们一辈子的习惯,如果强行改变,会让他们无所适从,看着买回的昂贵的东西整天心疼的牙疼,反倒不美。

  “儿子,咱家这是真的有钱了,爸没别的念想,就希望家人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你头疼的事,我一直不放心,咱去检查,检查,不在咱们县检查了,咱们去大医院,去洛阳检查。”张耀祖舍不得吃穿,但是他舍得去大医院给儿子看病。

  “好,爸我听你的,明天送车进洛阳,我跟着胖子他们一起去。让陈靖阳帮我找一家洛阳脑科最好的医院,好好检查检查。”张东海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到时候爸陪你去。”张耀祖说道,他怕真有啥病,张东海骗他。

  如果真的有病,张耀祖愿意倾家荡产的为张东海治病。

  十辆车,陈靖阳一一验证,然后满意无比,当场让财务转账十万过来。

  “这次我跟你们一起去洛阳,陈哥帮我找个好一点的医院,我们全家想一起做个体检。”张东海说道。

  “东海这么好的医术,也需要去医院体检?”陈靖阳差异的问道。

  不过两顿饭就调养过来的陈靖阳现在对张东海越来越佩服了。在他眼中张东海就是神医了,神医还需要去医院吗?

  “中医可没有像那些西医一样排斥一切自以为不科学的。中医可从来不排斥外来的东西,安息香,西洋参,藏红花~~~只要有用,都会纳入中医体系中,那种带着门户之见,攻击异己的都是浅薄之徒。”张东海笑着说道。

  “说的好像很有理啊,我竟然无无言以对。放心了,医院我还认识几个人。毕竟他们也是用车单位。”陈靖阳自信的说道。

  “谢了。”张东海说道。

  张东海没有驾照,但是张东健有,就让张东健开车,张东海坐在副驾驶,张耀祖夫妇坐在后面。

  结果张东健开车不行,因为他没车,有驾照,考了驾照之后,就好久没碰车了。只好张东海开车了。如果有事了,就换换座位。

  拉轿车的卡车一马当先,后面跟着陈靖阳的大奔,再后面是潘一凡的宝马,这家伙去哪里都带着他儿子。

  跟在最后面的是张东海,张东海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很多优秀的贫困子弟,到了社会上却竞争不过那些整天到处跑着玩的富家学渣。

  他们差距可能就在家庭环境上,潘宝宝整天跟着他爸爸谈生意,从小耳濡目染,他长大了自然而然的就会谈生意。

  而穷苦人家的孩子却只能自己摸索,出了校门,一无所有的和有十几年经验的人竞争。焉能不败?

  出发前张东海再一次发短信询问赵巧珍吃坏肚子,好点没有。

  赵巧珍回复:“不用担心已经好了。”

  这时候赵巧珍正忙着在微信群里和店主们开会呢,赵巧珍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店主们一看自己一分钱不用花,还能额外卖东西,怎么可能拒绝。

  在电脑旁边的赵逸凡见店主们答应,忍不住连连挥拳打呼:“爷死!爷死!”

  让在边上喝茶的赵来福老大不乐意。爷死?爷死?这是骂我老不死吗?

  赵来福也是赵逸凡的爷爷,赵逸凡的亲爷爷赵来财和赵来福是亲兄弟。

  “来妹子,给武米five!加油!”赵逸凡和赵巧珍击掌说道。

  赵来福不满的嘟囔着:“满嘴说的是啥鸟语,这去京城几天,人话都不会说了?”

  赵巧珍赶紧给尴尬的赵逸凡解释道:“爷爷瞎说什么呢?这是英语。”

  “你啥时候也会英语了?”赵来福问道,在他的心中赵巧珍就是一个能被他随意拿捏的山里小姑娘。

  “自学的。圈子里不扯两句英语,丢人,特意请的家庭教师学的。”赵巧珍说道。

  这时候赵来福才正视自己的孙女,一转眼没注意,孙女已经成了以前他看都不敢看的贵妇了。

  那么美丽,那么自信,那么贵气逼人~

  赵来福心里一阵失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东海说:

 这章写在火车上,端午节了,回家的人很多,密密麻麻都是人,热啊!提前祝大家端午节快乐~我也要回家过端午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