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姑娘好像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欢快的击掌庆贺。

  张东海这时候欢快的牵着一只山羊,山羊也是本村买的,有赚钱的机会,就给本村人,张东海就是这么狭隘的一个人。

  将张东郭,张东健,张东青,张东红指使的团团转。

  “东郭哥,你去准备一些木材。”

  “东健哥,你去修车厂给我用废料焊接一个烧烤架,今晚咱们吃烤全羊。”

  “东青哥,你去超市买点烧烤的调料。钱一会给你报销。”

  “东红哥,你一会帮我杀羊。”

  张东海将羊牵到老家,随身包裹里的唐刀就是最好的杀羊工具。

  张东海按着羊,张东红拿绳子将羊的四条腿绑了。

  张东海拿着唐刀一刀就洞穿了羊的脖子,羊拼命的挣扎,羊血顺着唐刀上的血槽,流进了已经摆放好的不锈钢盆。

  正常的唐刀是没有血槽的,就是一把刀片子,但是张东海磨刀的时候为了增加杀伤力磨了血槽。

  羊血可是个好东西,不能浪费了。羊血性平、味咸,入脾经;有活血、补血、上血化瘀之功用;主要用于各种内出血、外伤出血的食疗,主治妇女血虚中风、产后血瘀、胎衣不下,可解野菜中毒。

  酷(0匠|网!正1版首@发

  张东海看中的就是羊血的补血功效,明天可以用来做道菜给汪洋补补血。

  等到羊血放净的时候,羊已经死掉了,将张东红打法去张东海家里拉直播的设备和张东海的笔记本电脑。

  张东海见身边没人,一个采集技能过去,一张完整的羊皮就下来了。

  等到张东健焊接好了烧烤架,张东海让他将老家的无线路由器接到了平房上,然后张东海在房子后面的树林里就能连接上网络了。

  夜晚降临,就算有篝火,明亮度也不够直播拍摄的,张东海回家开了他的爱车过来,准备用车灯照明。然后惊动了住在张东海家的汪洋。

  汪洋算是明白了,这真不是一个高人,就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不仅处理不好自己的感情问题,还贪玩,身价百万的人了,竟然还玩直播。

  如果说以前张东海玩直播是为了赚钱,现在张东海玩直播就是为了好玩,为了吸引人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当然也为了获得经验值。在吃喝玩乐中就将经验值给赚了,多爽啊。

  张东海的胡闹能吸引来汪洋,自然也吸引来了吃完晚饭闲着没事的村民。

  看个戏都能跑十里的留守老人和留守妇女们,都拿着小凳子来看张东海的西洋镜了。

  摄像头准备好,麦克风准备好,时间一分一秒的邻近八点,一到八点,自告奋勇的汪洋就会发动车,然后打开车灯,张东郭则会点燃淋了汽油的木材堆。

  直播间原本黑漆漆的,八点一到,汽车灯一下子亮瞎了人眼,然后就是一团大火,张东海从大火的后面跳了出来。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朋友,维修大师,网文作家张东海,今天我给大家做一道特别的美食:烤全羊。”张东海拿着麦克风,用夸张的语气说道。

  张东青和张东红适时将烧烤架抬了上来,并且将已经架好的羊放上了烧烤架。

  “这可是一道慢菜,不知道有谁能陪我一起嗨到深夜,让羊肉先烤着,我给大家唱首歌。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哎耶绿绿的草原这是我的家哎耶奔驰的骏马洁白的羊群哎耶还有你姑娘••••••”

  张东海直接开唱了。

  “我靠张东海真会玩,一只羊要不少钱吧,我是城里人不知道整羊的价格,来个懂行的给分析分析呗。”

  “一只羊,差不多要一千块左右,根据张东海这只羊的大小,不会少于一千块钱,张东海真的很有钱,他以前竟然装穷骗我们钱,他好意思啊。”

  “为什么,只有我看见了张东海的奥迪车,一百多万的车啊,他就是一个土豪。你说你一个土豪不好好的糟蹋绿~茶~婊,你玩什么直播啊?”

  “姑娘,那三个姑娘呢,我是来看姑娘呢,谁愿意看一个老爷们又唱有跳的,我要姑娘,我要姑娘,我要姑娘,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东海的身边没有姑娘,东海是不是弯了,土豪,我屁股很白的,包养我吧。”

  张家村的村民看见电脑上的弹幕,一个个哈哈大笑。

  他们没有想到城里人真会玩,说话都这么的风趣,还真的那么有钱,不就看张东海蹦蹦跳跳唱唱歌嘛,竟然那么多人打赏的。

  要说张东海唱的好不好,那唱的是真好,因为演唱技能的原因,他完美的复制了腾格尔的唱腔。

  但是配上那些弹幕,就让人想笑,围观的村民们看了然后大声的读出来,惹的大家都哈哈大笑。

  汪洋在车里看着也跟着笑。笑完了,汪洋仔细看着张东海。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真心的笑过了。这真是一个神奇的男人啊。

  十几首歌之后,香味慢慢扩散,这是羊肉要熟的征兆。

  张东海开始认真烤肉了,不时的用唐刀在羊肉上开口子,为了让香料和酱料更容易渗进去,让羊肉的味道更美。

  如此又折腾十几分钟,羊肉算全熟了,这次张东海没有自己一个人拿着大吃,而是当场挥刀,切割成块,分给了在场的老人孩子和女人。

  摄像头下,一张张劳动人民黑黝黝的脸,用没有几颗牙齿的嘴撕咬着羊肉,用浓重的河南方言夸奖:“这羊肉做的中!不赖!吃着得劲!”

  直播间里迎来了建直播间以来的最高的打赏浪潮。

  自说自话,自己表演,说那食物再好吃,不如百姓一句方言来的真实。

  小朋友们拿着羊骨头,已经咬了很干净了,还舍不得丢弃。

  老爷爷自己舍不得都吃了,这么好吃的羊肉自己尝尝就可以了,孙孙正在长个子呢,应该多吃点肉。

  留守妇女,豪放的过来要,还趁机摸一把张东海的八块腹肌,引起直播室里的人,一片鬼哭狼叫。

  “请你们放开东海,对我来。”

  “如果我是东海,有这么一片森林,谁还惦记那三个火柴妞啊!女人还是这样的看着性感,丰臀肥乳,细腰大长腿。”

  “你们都给我闭嘴,那是我嫂子们~”张东海拿着麦克风。

  抢到麦的几个大喊道:“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这样的玩笑,嫂子们是不会生气的。而是跟着起哄,豪放的玩笑话,说的张东海都面红耳赤的。

  “东海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给那些孩子们多做一次收,我希望明天还看烤羊肉。看他们吃肉的样子心酸。”

  “楼上+1”

  “+10086”

  张东海代表村里的父老乡亲给网友们鞠躬。

  村民不是没钱吃肉,而是很多节省惯了,舍不得吃。

  他们穷怕了,特别是享受过富贵之后变穷的,那种穷刻骨铭心,能写在基因里,将恐惧遗传三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东海说:

  今日第一更,东海要回家过端午节了,端午节的三天不会断更,但是更新时间会有点不确定,到时候请见谅啊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