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被袭击重伤,这让本来被告设计好的剧本直接演不下去了。

  匆匆将假红毛宣判,送进监狱。

  现在真红毛成了受害者了,嫌疑人自然就是张东海他们了。

  可是又如何怀疑是张东海他们做的?

  法律有漏洞可以利用,但是法律也不是儿戏。

  你不能怀疑是谁犯罪了,就去抓谁。

  凶器找到了,是一颗石子,上面带着鲜血和肉沫。

  石子很普通,路上,特别是经常过大卡车的路上都能捡到。

  上面还有汽车压过的橡胶残留。

  法医看了又看:“初步断定,这是汽车轮胎挤压,弹射出来的石子。”

  “这是意外?可是这也太巧合了,为什么会在审理的前夜出这种事。”警~察要有一颗时刻保持怀疑的心。

  “也许是天意吧,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法医高中在五中上的,虽然陆建国不是他的老师,但是他认识陆建国。

  有一面之缘,那和陌生人比着,就是自己人。

  人类社会就是不同的圈子构成的。

  在县里的时候,一个乡镇的就是老乡。

  在市里的时候,一个县城的就是老乡。

  在省里的时候,一个市区的就是老乡。

  出了国一个国家的人,不论民族就是同胞。

  “你可是法医,怎么能有这么愚昧的思想?”警~察不满的说道。

  “接触死人多了,你就会明白,世界没有那么简单,真的会有报应的。”法医阴森森的说道。

  警~察收了钱,自然就是红毛一方的。不相信法医的鉴定结果,那就从其他方面入手。

  张东海被询问了虽然不能抓捕,但是询问一下还是可以的:“昨晚你在哪里?干了什么?”

  “在家先更新了两章小说,然后直播做菜吃饭和唱歌跳舞。”张东海说道。

  警~察之前应该做过功课,知道直播期间没有什么值的怀疑的。

  那么多人看着呢,如何进行犯罪。

  “直播是九点半结束的。直播结束后,你都干了什么?”警~察问道。

  “和书友聊天,培养感情。我要靠他们的订阅和打赏赚钱,是我的衣食父母,所以我每天都和他们聊天,培养感情。”张东海说道。

  “中途有没有离开过?”警~察问道。

  “上过一个大号。”张东海说道。

  根据他们调出来的聊天记录,张东海也就消失了十几分钟。

  “好了,谢谢您的配合。”警察还挺~有礼貌,看来不是有礼貌的人都是好人啊。

  张东海,张耀祖,陆建国甚至林梅的父母都被询问了。

  其他人都感慨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同时又为警察的询问感觉到愤怒,我们家里孩子被毁容你们也没这么认真过,他们家孩子鸡~鸡没了你们整的好像你们大爷没了一样。

  林梅的父母果然没来,理由是浪费路费,让那个不听话的不孝女,死外边吧,他们没这个闺女。

  警~察听了都感觉蛋疼,竟然有这么不重视闺女的父母。

  要知道一家有女百家求,一个漂亮的闺女,单单出嫁的彩礼,都有好多钱啊,正常人为了那笔钱也会对女儿好点啊!林梅的父母极品啊!

  林梅倒没有一点伤心,张海妹和陆瑶都很开心,因为她们脸上的伤疤越来越淡了。

  “东海哥果然厉害啊!这才几天,当初他说一个月,不会是把给我们美容的时间也算上了吧?”陆瑶摸摸自己明显比以前看着白净的脸说道。

  一白遮百丑,脸上白净的女人,让人一看就感觉好看。

  张东海的按摩手法,不仅能抚平疤痕,还能揉散脸上各种暗斑和色素沉积。

  所以现在姑娘们的脸就是白净好看!脸上的伤痕淡淡的如果不太将就,就可以出门见人了。

  她们能好的这么快,主要原因在于搭配着吃了张东海做的饭。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张海妹嚷嚷着。

  “还没有完全好呢,怎么出去。”林梅拿着镜子看了又看,越看越喜欢。

  ,》更0◇新最‘快上酷)|匠Z网

  “略微化化妆就能出去了。”陆瑶变魔术一样拿出化妆品说道。

  看来这个小姑娘早有想法啊。

  “你们计划好了去哪里了?”张东海问道。

  “去旅游,去照相,告诉班里的那些小~骚~货~们我们又好了,班花还是我们的。”陆瑶看着没有了一点当初见的时候的淑女气质。

  可能这就是大家心里女神的真实写照吧。在你的眼中是女神,在有的人眼中就是个傻大妞。

  旅游,山高县本身就是旅游圣地,这里有白云山,木札岭,王莽寨,陆浑水库~~~

  本地人去玩,拿着身份证还半价。

  “我要去王莽寨。”张海妹首先说道。

  “为什么?”张东海问道。

  “我看你的群里有个文件夹专门说王莽的。他们说王莽是历史上最像穿越者的人,他建立的新朝制度和我国现在的制度很像,并且将国家命名为新,他是想建立新~中~国啊!他还有青铜游标卡尺。这东西太超越时代了。”张海妹满脸激动的说道:“我想去瞻仰一下这个穿越者。”

  “那是骗人的。”年纪最大的林梅对这种虚假的东西最有辨别能力。

  “我想去木札岭。”陆瑶说道:“我想去看那里的伟人仰卧。”

  “想去的理由?”张东海问道。

  “想去瞻仰伟人,听说这个景点连伟人嫡亲的孙子都来看过。觉得很像,那可是天然形成的啊。太神奇了。”陆瑶向往的说道。

  “你呢林梅?”张东海问道。

  “我想去看看人间仙境白云山。我来洛阳城的火车上,见有白云山的广告。很心动可惜一直没机会去看看。”林梅说道。

  “你们三个人三个景点。这怎么选?我还要赚钱养家呢,不可能一直陪你们玩,能出去玩一天就不错了。”张东海说道。

  “我们去白云山吧,林梅姐远道而来,先满足林梅姐的愿望吧。”张海妹说道。

  “我跟海妹一个意思。”陆瑶说道。

  林梅听了,高兴的尖叫一声:“太谢谢你们了,我好开心啊。”

  先拥抱张海妹,然后再拥抱陆瑶,最后紧紧的抱了一下张东海。

  好软啊!好大啊!暖暖的!好刺激啊!

  夏天的衣服太薄了,张东海满脑子都是那软软的触感。

  竟然还是真空的。张东海清晰的感觉到了什么。

  好像洗澡用的是薄荷味的沐浴露,清香中一股凉意。

  然后张东海有了反应,下面支起了大大的帐篷。

  张海妹呸了一口:“丢人!没出息!”

  陆瑶红着脸说了一声:“流氓!”

  双手捂着了眼睛,可是指缝开的大大的偷看。脸红都蔓延到了脖子上。

  张东海记得高中的时候听过洛阳师范退休老校长的演讲。

  内容大多忘记,但是有句话却一直记得:“女人最美的妆容,就是脸上那一抹羞红~”

  这一刻陆瑶看着好美啊!帐篷不禁又大了几分。

  林梅微微得意的笑了笑心中暗想:“比那个骗了我身子的死鬼大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东海说:

演讲为作者张东海亲耳说听,中心内容可不是写女人美的。而是批判现代的人无论男女已经忘记了害羞,不知廉耻为何物!那个演讲很成功,至少对我影响很大,公交车让座,拾金不昧东海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