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东海起了一个大早,草草吃完早餐。就骑着车进城了。

  陆瑶给了张东海她爸爸的电话号码。

  张东海一到地方就给陆瑶的爸爸陆建国打电话。

  “陆叔叔早上好,我是张东海,陆瑶说您家有门面房要出租。”张东海说道。

  “对,瑶瑶给你说我家门面的条件了吗?”陆建国问道。

  “说了说了,您放心,不是做餐馆,我是想着开一个维修店,修理电器家具什么的。房租也可以一个月两千,我愿意出,就是我现在身上没那么多钱,按照押一付三,一下子八千块,我拿不出来。”张东海说道。

  “既然是瑶瑶的朋友,我也不会不信任你,你按月付房租就可以了。我还得谢谢你对瑶瑶的招待呢。”陆建国笑着说道。

  “陆叔叔,你看我们什么时候签合同?我现在就在门面房这里呢。”张东海说道。

  “你这么早就来了?你等会,我这就去。”陆建国说道。

  陆建国是山高县五中的副校长,但是他的闺女却在一高上学。

  ~t酷:匠◇网eU首发

  校长对此很有意见:“有人才,应该留在自己的学校嘛,这不是便宜了一中校长陈冠七这个王八蛋了吗?”

  陆建国当时一脸生气的样子:“我的校长大人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熊孩子有多难管,她根本就不听我的啊,我说了让她报咱们五中,我也在这里工作,能照顾她,结果人家怕的就是我在身边让人家不自由啊!”

  校长也干叹气,没办法。

  陆建国开着一辆宝马来了,张东海能认识宝马的牌子已经不容易了。至于什么型号系列的他就不知道了。

  “你就是小张吧,果然一表人才啊!合同我带来了,你看看。”陆建国递给张东海两个文件夹说道。

  张东海看了看没有什么坑自己的地方,就签了名。

  一式两份,一人拿了一份。

  张东海看了房租收款帐号竟然是陆瑶的。

  这一刻张东海有点羡慕有钱人家的孩子了,才十六岁的孩子。就一个月有两千多的收入了。

  陆建国拿着合同走了。留下了两把钥匙。

  打开门面的玻璃门,里面到处是灰尘,应该好久没人来过了。

  最里面是楼梯,顺着楼梯上去是二层住宅区,不大两室一厅而已。

  有卫生间,卫生间里装了电热水器,以后可以洗热水澡了。

  有厨房,厨房里有现成的橱柜和抽油烟机。

  主卧里有一张大床,次卧有一张单人床。

  每个房间都有网线和柜子书桌。

  张东海摸了一把桌子上的灰:“我现在算不算城里人?我已经住上空调间了。巧珍你在哪里。为什么不联系我?”

  这时候赵巧珍正在家人的带领下见男方家长呢。

  赵巧珍脑子里全是乱码,她听不清楚父母和男方父母说了什么,笑的是什么。

  赵巧珍想起了昨天全家的逼婚。

  当时因为赵巧珍哭崩溃了,僵持了下来。全家人都跪在那里,都在流眼泪。

  当时赵盼城想到了儿子的前程,忽然心生一计。

  “我赵盼城,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了这么一个不孝女,全家跪下求,都能硬着心肠不答应,我那还有脸活在这世上。”赵盼城喊完,一头撞在房门上。

  房门这就是表层一层胶合板,撞在上面就像撞鼓,声音很大,却不能伤人。

  赵盼城撞了一下,赵巧珍没反应过来,赵盼城觉得是自己演的不够真。不能打动人。于是第二下撞的是门楞。

  这下一下头就破了,赵盼城后面每撞一下门,就溅出一片血,相当吓人。

  这下子赵巧珍真的被吓坏了,一把抱住赵盼城:“爸,我嫁,我嫁还不成吗,你别这样子好不好?赵巧杰你眼瞎了吗?快去找纱布,没看见爸爸流血吗?”

  赵巧珍从那一刻起再也没有叫赵巧杰一声哥哥。

  赵巧珍笨,赵巧珍小,但是赵巧珍不傻,他知道自己嫁了最受益的就是自己这个从小成绩都是名列前茅的哥哥。

  一定是哥哥骗了家人,家人才硬要自己嫁给一个瘫子的。

  到这一刻赵巧珍都没有相信,是全家人一起将她嫁给一个瘫子,然后换取自己的富贵的。

  选定黄道吉日,张东海的店铺开业了。

  店门的对联很霸气,左边写道:小能修手机电话。右边写道:大能修坦克航母。中间匾额写道:全能维修店。

  为了庆祝新店开业,张东海买了很多烟花爆竹。

  烟花在天空绽放,是如此的喜庆。今天是张家的大喜之日。张东海的父母都从远方赶回来庆祝。

  一队豪华的喜车从张东海的店前经过,一路上烟火不断。也非常的喜庆。

  今天是赵家的大喜之日,赵家女儿将要像凤凰一样落上高枝嫁入豪门。

  可谓是张家村的双喜临门!

  赵巧珍看见张东海了,可是张东海却看不了赵巧珍。

  车窗的设计让人从外面看不了里面。

  赵巧珍再一次崩溃,她什么都不愿去想,哥哥的前途,父母的期望,爷爷的哀求,她什么都不顾,只想冲下去冲进张东海的怀抱。

  山高县风俗,哥哥要背着妹妹进新郎家门,赵巧杰就在赵巧珍的身边。

  赵巧珍看见了张东海,赵巧杰自然也看到了。他心里早有防备。

  赵巧珍一准备冲出车门,赵巧杰就死死的拉住她的手。

  并且大声的对司机吼道:“锁上后门,锁上后门。”

  赵巧珍奋力的挣扎,大声哭喊着:“东海,来救我啊!东海来救我啊!我不想嫁给一个瘫子!张东海救救我啊!”

  烟花轰鸣,淹没了一切人声。庆祝达到最高~潮,五中的校领导班子在陆建国的拉扯下一起来送了一个花篮。

  不要小看一个高中校长在一个县里的权势,有的时候'他能顶一个副~县~长!

  赵巧珍没有叫来张东海,车队慢慢远去,她绝望了,认命了。

  放弃了挣扎,赵巧杰松开了赵巧珍的手,她的手腕被捏出乌青一片,可见赵巧杰当时有多用力,当时有多拼命。

  迎亲的烟花更是喜庆,可是却洗刷不了赵巧珍心中的悲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