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这几天,我的生活终于重归于平静,再也没有发生任何事了。每天都是上课,看电影,去图书馆,吹吹牛,打打牌什么的,好不惬意。而这曾经让我讨厌的,一如既往的平静,现在却让我感到很安宁。想想之前,自己还想要脱离平凡这个“苦海”,但经历了一些事情以后,我现在感觉平凡也是蛮不错的,真希望一直就这样下去,不要再起什么波澜了。连着几天的平静日子下来,我几乎都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个梦,没有梦雪,我没被捅,没有夏灵,我也没有打架。而这些东西,这些天,其实都是我幻想的,我一直到在学校里,出都没出去过。要不是手机还没干透,仍然开不了机,我就真的把一切当成梦了。

  过了三天,手机还是没干透,开不了机,让我都有些着急了。我着急并不是因为没有手机就活不下去,我着急的是想要赶紧和夏灵道歉,毕竟是我错怪她了。但是夏灵也不来找我,她在哪我也不知道,只能靠打电话。而她的电话被我存在手机里了,如果手机开不了机,那么就没办法找到她,所以我才对手机能否开机比较重视。但是着急也没用,我都用吹风机吹了好几遍了,还是开不了机,我都怀疑是不是坏了啊?

  中午下课吃完饭回来,我休息了一会儿就开始进行“日常一吹”的活动,而在这个时候,就听见窗外有人喊道:“卧槽,‘悬剑’出事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整栋楼的人都吵吵起来了,虽然我只听见我们所在的这栋楼在闹,但是想必其他楼的同学肯定也炸开锅了。我还在纳闷呢,老大跑过来把窗子关上,口中说道:“太吵了,什么也听不清楚,我们自己看。”这时候赵军叫道:“嘿!嘿!快来看,好像还真出事了。”于是我们都围了过去。等我们过去一看,我们立即发现赵军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悬剑”的唯一微博主页,而引起骚动的正是“悬剑”几分钟前发的一条微博。

  “悬剑”,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也没人知道他的性别,甚至连年龄也没人知道,但是提起“悬剑”,现如今是大多数人都听说过了。这个叫“悬剑”的微博就是在两年前突然出现的,从出现开始就不断爆料各种黑色内幕,无论是有关商界的肮脏交易,还是有关政界的腐败贪污,无一不令人震惊,直指许多政商两界的大人物。虽然不知道他的资料什么的来源,但是在他爆料后不久,其内容就引起了有关方面的关注,并立即进行了查证,查证结果表示其内容都是真实的,这更是令人惊讶。于是“悬剑”这个微博立即吸引了非常多的人关注,一时之间火了起来,“悬剑”和其所爆料的东西都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必不可少的谈资。

  而这两年来,悬剑依然没有让大家失望过,虽然爆料频率降低了些,但是内容还是会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每次有爆料,其内容必定与许多奸商贪官,肯定是要让一批奸商和贪官伏法入狱。所以对于百姓来说,“悬剑”做的事让人大快人心,称之为在世青天也不为过;而对于奸商贪官来说,“悬剑”二字就是催命符,闻之色变。“悬剑”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意义没那么大,虽然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可是也不会太过重视。但是对于我们,也就是新闻专业的人来说“悬剑”就是一个值得我们学习的模范,是一个值得我们去学习的前辈,甚至可以说是我们的偶像。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大家才会一听到“悬剑”出事儿引起骚乱,也让我们不得不重视此事起来,于是我们仔细观看起“悬剑”几分钟前发的微博内容。这条微博内容不多,很简短:“此条微博之后的所有微博都不可信!切记!切记!”微博下面一大堆评论,都是“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可信?”“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发生什么了?”之类的疑问,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多中,但是一条回复也没有。也有着各种猜测,例如:“你是不是要被曝光了?”、“你被报复了?”“看来他不再干这个了。”等等,但都没有一个可以肯定的说法,也没有得到“悬剑”的确认。

  我们几个也猜测起来,赵军觉得是在开玩笑,张超则认为是被人报复了,老大不做评论,而我比较赞同张超的看法。其实要说“悬剑”被报复,我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毕竟他一直在得罪那些权贵富商,极有可能触碰到某些人的神经,从而就会想方设法地要把“悬剑”除掉。但是我又觉得不太对,想要“悬剑”消失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但是苦于谁也不知道“悬剑”的真实身份,所以两年以来“悬剑”才一直处于安全之中。而现在,怎么会好端端地被人报复呢?难道有人窥破了他的本来面目?可是这也不太可能啊。

  《Z看,正、N版qi章}p节y●上YV酷}匠7网

  其实不仅“悬剑”的仇家,或者是那些心里有鬼的人想要找到他的真身,连我们这些普通群众也很想知道他是谁,看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出这样了不得的事。但是“悬剑”的确不是那么好找的,从“悬剑”微博的个人资料中没有一点线索,除了刚发的这条微博以外,每次发微博就只有爆料内容,没有一点个人言论,而每一条微博还都是隐藏了地址的。还有就是他所爆料的对象分布于全国各地,完全看不出来围绕着哪个地区或者着重哪个地区,所以想从这方面来推测他的位置,也是几乎没有可能的。

  即使就算是知道了“悬剑”微博的发出地址,也是找不到他的,不是说知道地点以后他会离开的问题。网上有人公布,曾经有几个黑客花了很多时间专门攻破了微博的来源地址信号,一条条的找到了“悬剑”每条微博的发出地。就在他们以为可以据此推测出“悬剑”的所在地之后,却得到一个惊人的发现,那就是“悬剑”的微博发出地址遍布全国各地,常用的地点分布在地图上至少也有几十个。据此猜测,要么就是“悬剑”真的是不停息的在全国各地跑,要么就是有一个非常厉害的黑客在帮“悬剑”隐藏踪迹,总之这个办法应该是找不到他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多么说:

  今天有事,一更,明天尽量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