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芸终于还是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好好好,行了,我借你,好好说话,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然后我又恢复了面无表情:“五百。”然后我又想起身上还穿着病服:“等等,你给我一百就行了,剩下四百你帮我去买套衣服吧。”小芸一愣:“什么?你还要我帮你买衣服?”然后摇头道:“不行,我这还上班呢,再说我长那么大,除了我爸,还没给别的男人买过衣服呢。”我脸色立即一变,想要继续“撒娇”,然而小芸却提前说:“这个你就算是恶意卖萌我也不能答应你了。”我不由正色道:“那什么,你帮我把衣服买来,我给你抽血。”小芸好好想了想,终于点头:“那好吧。”

  过了半个多小时,小芸总算是回来了,喘着气把衣服这类的东西往边上一扔说道:“行,你先别换衣服,我已经叫人给你抽血了。”我本来还想耍赖,但是没想到她已经行动了,我只好坐以待毙了。随即,两个戴口罩的护士拿着一套抽血器具就走了进来,看着那个抽血的袋子,大得怪吓人的。先是准备了半天,然后其中一个护士有些担忧地对吴小芸说道:“小芸,真的抽那么多啊?”吴小芸点点头安慰:“没事,他受得了。”然后这两个护士也不犹豫了,一下子就把针扎进了手部血管。只见这血是暗红色的,就像经常出现在我梦里的眼睛,此时血液正自己往血袋里跑,没一会儿就大半袋了,我下了一跳:“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我头晕。”小芸却笑着摇头:“怕什么?一个大男人。这才是普通献血的四百毫升血袋,以你的恢复力这不算什么,献血还有利于身体健康呢。”

  又过了一会儿,血袋终于是装满了,待止血什么的处理好,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吴小芸叮嘱两个护士一定要特别分开存放我的血液,然后两个护士就带着抽血工具和我的血液离开了。然后小芸才递给我五百块钱,俏皮地笑着:“好了,先休息一下,等会儿你就可以走了。这是五百块钱,还有那衣服,算是我送你的,你不用还了。”我顿时一整感动:“感情我的血还是蛮值钱的啊。”接着我又摇了摇头:“但是这衣服就算了,钱我还是得还你的。”我顿了顿:“这样吧,把你电话给我,等我有钱了一定还你。”最后,我还是费尽心思要到了她的电话,毕竟细水长流嘛,要坚持可持续性发展。

  换好衣服带上东西离开医院以后,我饭也不吃的就打算回学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两天的经历,总觉得不想呆在外面了。莫名地,回学校的时候,我明明身上还有五百块钱,但我又选择了坐公交车。

  这个时候本来是公交车最拥挤的时候之一,但是今天却很空旷,车上并没有几个人,我纳闷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今天是星期六。所以今天我一上车就有了座位,车里一点也不挤,空调一直开着,车里也蛮凉快的,坐着也没什么不舒服的。看着车里的一切,我似乎又回到了昨天,刚刚遇到夏灵的那一刻,然后那时候我与夏灵在车上的种种也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公交车就到GZ大学站了,这一个小时我感觉过得非常之快,途中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非常平静。到下车的时候,我终于还是自嘲地用力摇摇头,将脑中的夏灵都抛在脑后。

  `(更q新_0最dV快上@酷匠网

  下车以后,沿着校园路,我好不容易不去想的夏灵,她的令人难忘的身影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走到了岔路口,我不禁站在了原地,发起了呆来。想着她就是在这里给我的电话号码,就是在这里约的我,也是从这一刻起,我昨天晚上的经历就被定下来。我反复回想,她真的是骗我的吗?本来对此我已经深信不疑了,但是今天早上夏灵的反应和她的一番话,还是使我动摇了。看她的样子,我实在是不忍心再去责怪她,说白了就是我打心底里已经原谅她了。这说好听点就是心软善良,但在我看来,这依然是屌丝心灵深处的劣根性,怎么舍得真的拒绝一个漂亮的女人呢?于是又摇了摇头,我开始继续往宿舍走去,心里却想着怎么和夏灵缓和矛盾。

  吃完午饭回到宿舍,也不见哥几个瞎蹦跶了,打开门一看,竟然全在看书,看我进来连招呼也不打。还是老大注意到我,瞥了我一眼,然后继续看着书说道:“呦,你这昨晚上是干嘛去了?连衣服都不一样了,够激烈的啊。”其他两人听老大讲话,终于注意到了我:“呦!这不是李清华吗?来跟我们说说昨天晚上情况如何。”然后两人倒是急躁地把书丢到一边,围了过来。我摇头,深深叹了口气:“一言难尽啊。”老大抬头,笑了笑说:“看他那副表情我就知道事情不对,昨天你们还瞎猜,嘿嘿。”张超一回头:“狗屁,你不也说他俩一定是滚床单去了吗?”然后又一脸灿笑地问我:“到底是不是啊?”我摇摇头还没说话,赵军已经急了,一拍大腿:“嘿!我说你怎么不把握住机会呢?一晚上你不会什么也没干吧?”我摇摇头:“真的是一言难尽啊,你们就别瞎猜了。”

  之后无论他们怎么问,威逼利诱,我就是不说,搞得他们也失去了兴趣,又回去看书了。瞧他们这样,我也觉得不对,于是问道:“我说你们几个有那么热爱学习吗?”老大“呵呵”一笑:“下午有考试,你说看不看书?”我顿时傻眼了:“考试?什么时候通知的?”老大又说:“你还没回来的时候就通知了。”我不由埋怨他们:“你们咋不告诉我一声啊?”老大继续道:“你又没问。”这时候赵军又扭头笑道:“你要是把昨天发生了什么给我好好说说,那我们兴许还能在考试的时候帮帮你。”我想也不想地摇摇头,开什么玩笑,昨天晚上的事太夸张了,还是不告诉他们为好。

  于是我只好自己看书了,倒是感觉记忆力也好了很多,似乎把书翻了几遍之后就记住了很多知识点。到考试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不是错觉,看一中午书我还真的记住了许多知识点,但是光记住也没用,记住这些也不一定考到,考的题还是有一部分我没记住的,并且记住了也不一定能答好题。幸运的是就在我还在为能不能及格着急的时候,哥几个还是没有真的置我于不顾的,都将他们的答案故意给我看见。到了考试结束,我终于是放心下来,虽然说考不了高分,但是及格是一定没问题了。这搞得我考完试以后,哥几个就立即跑过来嚷嚷着要我请吃饭,我无奈摇摇头,看来手里的五百块是捏不了多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