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在这?!你是来看我笑话的?”我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并且怒目圆睁地看着夏灵。夏灵吓了一跳,神色着急地说:“不是的,对不起!我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夏灵还没说完,我就不耐烦地打断道:“够了!收起你虚伪的表情,还想骗我是吧?我知道你只是玩弄我而已,你和我怎么会是一个世界的人呢?”夏灵更着急了,眼泪几乎都要出来了:“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管她,而是继续说道:“我穷,我没钱,我长得也不帅,是我不该奢望和你在一起,一切都是我的错!”夏灵眼泪已经掉下来了,哽咽着说:“你别这样说,是我,是我对不起你,那些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那一刻,我有了短暂的心软,但是听到夏灵提钱,怒意在一瞬间又使我没有了理智,我一手撑着床,另一只手指着她吼道:“你闭嘴!你不要再假意惺惺的了!我知道你有钱,但是我不稀罕!”夏灵哭得更悲伤:“对不起!对不起!”这时候一个男人猛地把病房门给推开了,正是夏琉,夏琉手中还提着一袋子食物,冲上来就打开我指着夏灵的手:“你他妈还是不是一个男人?竟然冲着一个女人大吼大叫的。”我看了看夏灵,也自觉懒得再吵,重重地倒回床上,背对着他们。

  夏琉看我不再说话,还想过来动手,夏灵一下子把他拉开:“他没说错,这事情怪我,都是我的错!”夏琉不敢忤逆夏灵,于是气得直跺脚,狠狠地看了看我,然后对夏灵说道:“走吧!姐!你都在这守了一晚上了,既然他不待见你,那咱们还在这干嘛?”夏灵擦了擦眼泪说道:“你先出去,我等会儿就出来。”夏琉还想劝夏灵,但是夏灵强行把夏琉推了出去,然后关上了门。

  夏灵走回床边站着,又擦了擦眼泪,然后捋了一下头发,待心情平复了才对着我的背影说道:“接下来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你听着就好,不要打断我,说完我就走,不会再打扰你了。”夏灵顿了一下,看我没有异议,于是继续说道:“李清华,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对于昨天的事,我其实只是想和你开一个玩笑而已,我没想到会对你造成那么大的影响,很对不起,如果知道会这样的话我一定不会这么做的。昨天夜里听说你受伤住院了,我真的很担心,也很愧疚,所以赶来医院守了你一夜,现在看你没什么事我就放心了。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我只是想当面向你道歉,现在道完歉了,我也该走了。”说完,夏灵就要转身离开,推开门的时候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回过身来:“还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开心,谢谢你!”

  我一直看着窗外,但是却在很认真地听着,到夏灵说完的时候,其实我的怒气早就已经消得一干二净了。现在想来,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脑补的,这些幻想好像来源于我心底的那一丝丝自卑,那一丝自卑莫名地被无限的放大,所以才有了昨天夜里的事。或许真的是我太过激动了?或许真的是我错怪了夏灵?我几乎想要转过身挽留夏灵,反过来跟她道歉,特别是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纠结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猛地起身转过身来,却发现夏灵已经走到门外关好门了,稍稍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没有叫出口,我又有气无力地倒回到病床上。

  :看k正版!章E节上!;酷`匠网‘

  门外,夏流正趴在门上偷听,准备听情况不对的话,立即夺门而入将我一顿胖揍。但是听了半天,里面说话声音也不大了,也没怎么听清楚,到最后也没发什么,到是夏灵过来开门把他吓了一跳。看夏灵出来,夏琉一脸尴尬地笑着,想要找借口解释,但是夏灵却看也不看他一眼,而是双目无神地直接走过去了,夏琉看了眼病房,然后又看了看头也不回的夏灵,着急地跟了上去了。

  我躺在床上想着或许真的是自己错怪她了,所以有那么一霎那想要立即起床追过去,但是终究还是放弃了,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中午,我看我的上基本上好得差不多了,只有几处还稍微看得见一点痕迹,但也没什么问题,所以我就带上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医院。那时候,我的身上只剩下分文不剩的钱包和一堆的各种卡,还有一个进了水的手机。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东西,身上穿着的是病服,甚至仅存的裤子和鞋袜还没干。我顿时觉得心中暗苦,真是可怜了我一身阿玛尼西装了,买来才穿了半天就永远地离开了我,要是爸妈知道了不得气死?但我毕竟是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的人了,也认识几个护士,于是我找人帮忙叫来了一个比较熟悉的护士来帮一下我。

  这个护士叫吴小芸,人长得很漂亮,典型的小家碧玉,邻家女孩的模样,梳个双马尾,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虽然不像夏灵和梦雪那般惊为天人,但再加上穿着护士装,也是别有一番风味。据说她是一个刚毕业于某著名医科大学的高才生,来G市第一人民医院当护士是来实习的,但想来也就是来水水经验的吧,经验满了肯定就要重用了,毕竟是个著名医科大学毕业生嘛。而在我前几天住院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她来照顾我,所以我们多少还算是比较熟,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了,所以只好叫她来帮我。

  吴小芸推开门看到我直乐:“还真是你这个变态,怎么你才走一天就又回来了?舍不得医院啊?”她叫我变态是因为我非凡的恢复能力,据她说医院里的很多老学究都叫她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抽点血样给他们研究研究,但是因为摆脱她的人太多了,害怕把我给抽死,所以就全部给拒绝了,这搞得当时我感谢了他好半天。而现在我心情并不好,冷道:“行行,别开玩笑了,我现在钱也没有衣服也没有,你借我点钱吧,我过几天还你。”小芸还在笑:“你这不是打架吗?衣服都打没了?得亏是你,不然多半没治了。”我有些生气了,瞪着她道:“啧,别笑了,你借是不借?”吴小芸脸色一阵:“李清华,你这是借钱的态度吗?我欠你的啊?”我闻言一阵不好意思,神色一苦,嗲声道:“小芸姐,你就帮帮我吧,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