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酷}1匠uu网正9版/首Pp发

  半个多小时以后,G市第一人民医院。

  一身灰色运动服的夏灵打了车急忙赶到了医院,而夏琉早已在门口等着她了,夏灵看见夏琉,神色着急地说道:“他在哪?带我去找他。”夏琉陪着夏灵的步子,同时口中说道:“不是,姐,那么晚了你还过来干嘛?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他吧?”夏灵顿时停住步子盯着夏琉:“告诉我他在哪。”夏琉吓了一跳,连忙说:“好好,我不问,你跟我来。”然后走到夏灵前面开始带路,过道中夏琉的好兄弟王阳刚想和夏灵打招呼,夏灵却看也不看一眼的走过去,只留抬起手的王阳尴尬地站在原地。

  不一会儿,夏灵在夏琉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单独的病房,只见李清华一脸安详的躺在病床上,没有什么医学仪器,没有氧气供应,甚至没有打点滴,只有简单的包扎,连被子只盖着下半身。夏灵看到这幅画面,会错了意,不由捂嘴略带哭腔痛惜道:“他,他是不是.....是不是没救了?”夏琉见状解释:“没有没有,医生检查完了说他只是普通的皮外伤,没有大碍,所以才只做了简单的包扎。”夏灵闻言安心然后惊讶道:“你不是说他被六个人打成重伤了吗?怎么又是没有大碍了?”夏琉也很疑惑:“我,我也不知道,当时看着可惨了,鼻青脸肿的,身上被打得青紫,几乎渗出血来,血也吐了好多,但是到医院拍片和检查的时候,医生却说没什么大碍,身体状况非常好,然后我们仔细一看,他的伤确实都不重,要不是车上还有他吐得血,我和王阳都以为是幻觉了。”

  夏灵倒是冷静下来了,听了夏琉的解释,她想了想说道:“既然他没事就好,其他的就不要管了。”夏琉也点点头:“是啊,反正也想不明白,可能是这小子身体素质好吧。”夏灵又接着问:“那医生有没有他什么时候能醒?”夏琉回答:“医生说他是精神压力太大才导致昏迷的,只要好好睡一觉就好了。”夏灵点点头,夏琉又接着说:“姐,这人你也看了,既然他没什么事,要不你就先回去吧?”夏灵摇头:“不行,我要在这等他醒过来,他变成这样也是因为我,我必须给她道歉。”夏琉闻言担忧道:“姐,你这还是头一次整人还道歉的啊,你不会真的喜欢上这小子了吧?”夏灵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床上的李清华。夏琉看夏灵这副摸样,立即劝道:“姐,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爸妈不会同意的。”夏灵这才有了反应:“你可以出去了。”夏琉对夏灵这副摸样甚是惧怕:“行行,我出去,我给你拿个凳子去,你不能就这吗站着啊。”

  夏琉拿了凳子回来,夏灵依然站着,接过凳子才坐下,夏琉又劝道:“姐,我不多说,你应该明白的,我不想等你陷得太深的时候伤心。”夏灵看着夏琉:“行了,我明白,我只是道个歉而已,这事儿就不要和爸妈说了。”夏琉点点头,然后又看了眼床上的李清华,叹了口气才转身出去,只留夏灵在病房中陪着李清华。

  王阳是夏琉的好兄弟,两人臭味相投,打小就在一起欺负人,闯了祸两人互相帮忙顶锅,所以也算是生死之交,而他们家里面连续几代人也都是至交,所以他们二人也不例外,打小就穿一条裤子,形影不离。而在两年前,他们却因为某件事而导致了分离,夏琉离开京城,王阳参军。到了现在,王阳才从部队中解脱出来,而一回来就来G省找夏琉团聚。

  此时王阳正在过道里等着夏琉,见夏琉过来,一脸怪异地问:“我说老夏,你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那么那啥了?”夏琉白了他一眼说:“那么柔情是吧?你想太多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那么紧张那小子。”王阳闻言笑了:“我看是遇上命中的克星了呗,你姐一定是看上那小子了,不然想当年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夏琉撇嘴:“你有本事说大声点,要不去当着我姐的面说?”王阳一下子就萎了,连摆手:“算了算了,我开玩笑的,你千万别告诉你姐。”虽然现在王阳也是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想起夏灵的淫威,还是不免犯憷。

  “对了,老夏,我看那小子真的不是普通人,那么经打,伤还好得那么快,不会是什么别有用心的人吧?你还是提醒一下你姐吧。”王阳说道。夏琉闻言想了想,摇头说道:“没事,我已经提醒过她了,要是她还是不醒悟,我只好和爸妈说了。”王阳嘲笑:“我看到时候你姐一定会让你好受的。”夏琉骂道:“王八别贫了,咱们走吧,那个几个哥们儿还在等我们喝酒呢。”“说过多少次了,你还敢叫我王八。”两人笑骂打闹着离开了医院,临走前夏琉深深看了一眼李清华的病房,心中略感无奈。

  却不知在夏琉等人走了之后,病房中的夏灵陷入了沉思,夏灵心中反复回荡着夏琉的一句话:“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那小子了吧?”夏灵反复的问自己,良久之后依然没有答案。虽然夏灵和李清华只认识了一天,夏灵却感觉自己似乎不愿意伤害这个男人,无论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分别之后,她都不想伤害李清华。曾经夏灵以为自己和李清华在一起的时候所变现出来的温柔、羞涩等等的一切都只是伪装,是为了在最后的时刻狠狠地报复他。然而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她忽然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只是想和李清华开一个玩笑,如果因此而伤害到了李清华,这是自己所不愿意的。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李清华仍然有些红肿的脸庞,古铜色的皮肤,随呼吸而起伏的胸膛,夏灵又想起了公交车上的一幕幕,两人在餐厅的动情时刻和大块骨朵的情景,明明两人都别有用心现在想来却很开心。然后又想起了之前电话中那一声重重的叹息,心痛感再次袭来,这时夏灵不愿意再去思考了自己喜欢与否,她还是第一次生出这样的感觉,心里只想着:“我不能让他讨厌我,绝不!”然后夏灵关了灯,只借着窗外的微光,继续看着李清华的脸庞发起呆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多么说:

  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