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这样挨打也不是办法,于是拼着再挨几棍子,挡开他们的棍子,怒吼着冲着最近的几个人就冲了上去,将他们都推倒在地。然后又转身用手一挡,继续和后面的人扭打起来,一下子就把两个人压倒在地。另一边,几个被我推倒的人站起来,看我压着其他几个兄弟扭打在一起,棍子照着我的背就打了下来,我硬吃几棍子,闷哼了几声,感觉口中都有些甜了。被我压着的几个逃不脱,也在打我,但是我抗住硬是继续压着那几个人打,打得他们开始求救,于是后面的人想来把我拉开,却没想到一个人过来拉我竟然拉不动,于是其他人也扔了棍子来帮忙。我和他们六个在三辆车的灯光中,雨中,扭打僵持了起来。

  小胖子坐在车上见我一个对六个,被打了好几下,现在竟然还和他们僵持不落下风,顿时一阵后怕:“这他妈还是人吗?”觉得自己没有继续和我单挑是很明智的选择。却在这时,又一辆车开了过来,见前面的路被车堵住了,一顿喇叭。小胖子看了看车牌号,顿时下车朝驾驶位跑了过去,车窗摇起来,是一个神色冷峻的年轻人。小胖子堆了一脸的笑,然而年轻人不领情,小胖子连忙解释:“王哥,那边有个不长眼的,我正修理他呢,我马上叫他们给你让开。”而副驾驶上也坐着一个帅气的年轻人,他正打着电话:“行,行,我这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去找,不要才隔了几分钟就打电话过来。”然后一脸的无奈,转头看向小胖子:“妈的!你快点!”小胖子看到顿时堆笑:“夏少也在啊。”副驾驶上的正是夏琉,夏琉恼道:“你他妈还不快去叫他们让开?废什么话?”小胖子不敢生气,连忙应声。

  小胖子回到这边来,看我们还在僵持,顿时看到:“你们几个过来把车让开,先不要管他了,夏少和王少要过去。”我上衣都在扭打中扯烂了,光着膀子,这几个人到也想放开我,但是一放开我,我就继续打被我压着的两个人,两个人都被我打得昏迷了,我又扭头和其他几个扭打起来,他们一起才和我分庭抗争,所以他们不敢放开,小胖子也看出来,在旁边干着急。夏琉等了半天见没动静,于是打着伞走了过来,看着小胖子喊道:“是不是我说话你听不懂?”小胖子急着解释:“不是我不让啊,是他们正和人僵持着呢?走不开。”夏琉闻言看向了我们,然后朝着我们走了过来,口中叫道:“你们是不是连我夏琉的面子都不给?”小胖子连忙紧随其后。

  我听见夏琉说话,顿时又想到了夏灵,心中怒极,再加上一顿的棍子和拳打脚踢,终于还是撑不住昏了过去。和我扭打纠缠的几人感觉我没有在反抗,感觉到我昏了过去,立即将我推到了一遍,去将昏迷的两个人扶了起来。我仰面倒在积水的路面上,雨水打在我的脸上,身上,我现在鼻青脸肿,青紫累累。然而夏琉还是注意到了我,认出了我的身份:“卧槽!这他妈怎么回事儿?他怎么跑这来和人打起来了?”小胖子在一旁听见,顿时一吓:“啊?夏少他是你朋友啊?”夏琉骂道:“妈的!先别问了,赶紧送他去医院。”然后过来扶我,小胖子顿时苦着脸道:“是是是。”至于那帮纹身男,扶着两个兄弟,看这边情况顿时傻眼了,看着小胖子。小胖子面色更苦:“该给的我还是会给的,所有医药费也算我的,你们过来帮夏少付一下,快点。”这帮小子自然是知道夏琉的大名的,也不敢违逆,于是分两个人过来帮夏琉扶着我。

  小胖子额头倒是不流血了,沮丧着脸回到自己车上,那女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呆坐着看着他,小胖子顿时找到了撒气的地方:“操!你个婊子,赶紧给我下车!”女人也急了:“下车干嘛?外面还下着雨呢。”小胖子大吼:“叫你下车就给我下车!听不懂啊?”女人也吼起来:“李光头,你他妈还是不是一个男人?!”小胖子更生气,一巴掌打了上去:“给你脸了是不?你下不下去?”女人哭了起来:“你打我?你打我?算我他妈看错你了!”说着推开车门,也不管外面下着雨,踩着一双高跟鞋,哭着离开了。小胖子随即骂道:“妈的,不就是想要钱吗?装得一副良家妇女的模样。”他松了松领带,将衬衣第一二个口子都解开,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开车朝着前面三辆车追去。

  A更6d新@最N快fn上酷匠网√

  ......医院里,夏琉打电话动用了一些关系,医生还在检查我的伤口,然后又帮我进行各项检查,而夏琉和他朋友则在过道中等待着。小胖子也跟了来,才想向夏琉解释事情的前因后果,然而这时候夏琉的电话响了。电话是夏灵打来的,夏琉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接起电话:“喂!姐,人我已经找到了。”电话另一头的夏灵急忙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夏琉说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跟人打起来了,打了一身的伤。”夏灵忙问:“那严不严重?”夏琉继续回答:“现在我们在医院呢,我把他送医院来了,他正昏迷着,医生还在检查。”夏灵闻言,顿时一惊:“他昏迷了?你们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过来。”夏琉大感意外:“姐,你不会真看上他了吧?第一次见你对一个男人这么上心。”夏灵恼道:“别废话了,你们在哪?”夏琉和还是不敢忤逆夏灵:“我们在G市第一人民医院,要不你明天再过来吧?”然而不待夏琉说完,夏灵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了,夏琉顿时苦脸想道:“难道那个小子真要成我姐夫啊?”

  小胖子在一旁看夏琉回来时的脸色,心中甚是惊恐,当即过去解释起来。夏琉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倒也没有怎么生气,只是注意到一个点:“你说他一个人打六个还不落下风?”听到这里,夏琉的那个朋友也把耳朵靠了过来,小胖子立即回答:“是啊,我叫来的六个人带着棍子,有两个现在还在昏迷,其他几个也是一身伤。”夏琉惊讶地喃喃自语:“我去,那么猛,难怪我姐看上他。”小胖子没听清:“啊?夏少您说什么?”夏琉咳嗽一声:“没说什么,你可以走了,没你什么事儿了。”小胖子小心问道:“您不会找我麻烦吧?”夏琉随意摆手道:“叫你滚你就滚,哪来那么多话?”小胖子闻言知道夏流是不会再计较了,顿时欢天喜地地离开了医院。

  小胖子走后,夏琉的朋友说道:“你这个朋友挺厉害啊,一个人打六个。”夏琉笑道:“厉害什么?你一个人打十个都轻松,你才厉害呢。”夏琉的朋友笑笑:“那不一样,听你说他只是普通人,身体素质还是很好的。”夏琉不由调侃道:“我说你这当完两年兵回来,酒也不喝了,女人也不碰了,说话还有道理起来了。”他朋友闻言,只是笑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