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市,是夜子时,莫名地,没有一点征兆,一道闪电突然从夜空一闪而逝,将G市照得如同白昼,瞬间又陷入黑暗,隔了几秒,一声巨雷响起,响彻九霄,汽车的警报系统被触发,“嘀嘀”直叫,熟睡的婴儿被惊醒,吓得嚎啕大哭,所有的猫狗都惊恐地叫声不断。而后大雨磅礴,“啪啪”作响,打在了房顶,打在了道路,打在墙壁上,打在窗子上,打在了人们的心里,将整个G市都给打湿了,将人心都打乱了。

  G市,某别墅,唯独一个房间灯光依然亮着,一个倩影穿着睡衣看向窗外的瓢泼大雨,这倩影正是夏灵。夏灵本已经睡下,但是闭上眼,李清华的样貌就浮现在脑海之中,让她难以入眠,于是夏灵只好起床。刚开始李清华打电话来,夏灵心中还是一阵暗爽,然而随着李清华打的次数越多,她发现自己越高兴不起来了,反而心生不安与内疚。

  E酷$匠网'唯一@正版‘c,其TG他都是!盗QA版^#

  也不知道为什么,夏灵还是第一次在戏弄了别人后心中充满不安与内疚,所以就在刚才,李清华再次打电话来,夏灵终究是没忍住接了起来。然而夏灵不知道该说什么,该道歉?还是就当是一个玩笑,嘲笑李清华一番?还是编一个谎言来安慰李清华?夏灵不想道歉,也不愿再欺骗李清华,于是只好一言不发,希望先听听李清华会说些什么。

  但是电话的另一头也是良久不说话,直到最后,夏灵才听见李清华一声长叹,然后电话就直接被挂断了。当电话被挂断的时候,夏灵突然感到莫名心痛与委屈,让她感到焦虑不安。脑中回荡着那一声长叹,李清华的面容一次又一次在脑海里闪过,夏灵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弄错了什么,而且从一开始就错了,于是更让她心痛委屈起来,更是睡不着了。

  接着就是闪电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夏灵看着窗外,心中生出了担忧。她此时担心的竟不是自己还未回家的弟弟,而是刚才打来电话的李清华,看着雨越下越大她心中愈发地不安。终于,夏灵还是拿起了手机,播出了这个让李清华等待已久的电话,然而连打几次,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却是冷冰合成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夏灵听了良久,想起曾经有人在那家餐厅吃白食被服务员揍得不成人形,李清华不会是没带够钱被揍了吧?而现在又下着大雨,夏灵心里更加担忧内疚了,于是立即挂断了电话,急忙拨通了弟弟的电话,连续播打了两次,夏琉终于接起了电话。

  ......霓虹灯招牌还在闪烁,雨还在下,本来还来往不绝的人一下子就都不见了,街道变得空旷起来,只有雨点打在积水的路面,激起无数水花,使得整个街道都朦胧了起来,而我走朦胧中。在走在雨里,我渐渐变得迷茫,这段时间所积压的事,终于还是让我崩溃了。我抑制不住泪,但留着眼泪却笑了起来,泪水与雨水混在一起流入了口,尝着味道还是那么咸,咸得发苦。

  雨中,我继续行走,却没有发现从一开始我就把方向搞错了。我走的方向并不是往黄金大道外面走,而是往着黄金大道里面走,所以没一会儿我就走到了高档娱乐场所和高档酒店林立的区域。这时,一辆车开到了我的前面,车灯直照着我,雨滴从灯光中穿过,使我我不禁遮住了眼。待稍稍适应,我看到车里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是个光头小胖子,正在开车,女的穿着性感暴露,坐在副驾驶上一直向男的抛着媚眼。开车的小胖子见我还没有让开,于是开始按喇叭,我本来心态就不太好,现在更不爽了,所以丝毫没有要让开的想法。

  小胖子见我还不让开,一直在狂按喇叭,我一怒之下一脚揣在了车的保险杆上。似乎最近我的力气变大了许多,小胖子在车内就感觉到了一阵摇晃。这男的转头看看旁边的女人,感觉自己丢了面子,于是也不管雨大不大了,下车就要打我,口中骂道:“王八蛋,你他妈不会走路啊?”女的在车上还稍微拦了一下,小胖子下车以后,女的不想淋雨,就不再管了。小胖子过来拉我,却没想到怎么也拉不动,使尽了全身力气,把我的衣服都扯破了,自己倒在了雨中,我也只是晃了一下。他见拉不动我,回车上拿下了一根铁棍,而女人则拉着男人劝:“算了算了,我们从他旁边绕过去吧。”小胖子一甩女人的手,狠声道:“今天我非得废了他。”

  小胖子提着铁棍过来,口中喊道:“你他妈有本事还别动!”说着铁棍就照着我左肩膀斜挥了下来。我当然不敢硬抗,往后一躲,他的铁棍重重地砸在了自己的车前盖上,漆都掉了,印子清晰可见。于是小胖子更愤怒了,口中骂骂咧咧,这下他不再顾及,铁棍直照着我的头挥去。这下我也不再一味地躲闪,而是从中途就抓住了他的手腕,铁棍顿时脱手而出,砸在了我的肩头,然后掉在了地上,溅起水花。我哼了一声,紧接着,抓着他的手腕一甩,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额头给碰出了血。

  小胖子捂着头爬起来:“好,算你小子有种,给老子等着。”一只手掏出,然而电话进了水,竟然坏掉了。于是他回到车上和那个女人要手机:“把你手机给我。”而女人看到小胖子头上的血迹不知所措,惊恐道:“血,你流血了。”小胖子一急吼道:“你他妈废什么话?把手机给我!”女人颤颤兢兢地把手机递给了他,他接过手机,恶狠狠地看着我就开始打电话。而我,则站在雨中,什么也不管,就那样呆呆地站着。

  没过多久,从车开来的方向,又有两辆车开来,车子围着我停住,车灯都照着我。车上下来五六个小伙子,很年轻,可能还没我大,穿着背心儿,手臂上都纹着各种图案,手中拿着棒球棍。这时之前那个小胖子下车和拿着棒球棍的一帮人交涉起来,时不时地指向我。然后一帮棒球棍就走了过来,待他们走近,也不说话,直接冲我挥起棒球棍。我连忙躲闪,但奈何他们人手众多,我肩上、腿上、背上挨了好几记棍子。还好我双手护住了头,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但是这几记棍子还是打得我生疼,闷哼了几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