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宿舍在二楼,一共四个人,按年龄排行,我是老四。老大陈群,一脸络腮胡子,按他的说法,那叫男人味,阳刚之气。老二张超,一天带个假眼镜,一天斯斯文文的,常出入于各种大型活动,据说他说是在为接手家族企业做锻炼,然而据我们了解,他就是去看美女的。老三赵军,和之前的我一样,也是一个游戏宅,基本上足不出户,打起游戏来特别专业,现在当代练赚钱,貌似是从职业队新秀选拔淘汰出来的,我们猜里面肯定有故事。

  我们专业今天下午没课,刚上三楼,就看见寝室老大一陈群从门里抻出头来,看到我立马收了回去。然后大声的说起话来,也不知道说什么,等我仔细听,才听清楚,陈群用他的公鸭嗓子大声问:“你们猜刚才我在校园路上看到了什么?”寝室里老二老三配合的回答:“不知道。”老大满意地继续说:“我看见老四和一个美女在校园路上说话,打情骂俏的,连我从他旁边走过都没注意。”老二老三继续配合:“哇!”老大又接着说到:“那个美女可漂亮了,脸蛋漂亮,身材可好了。”老二老三继续:“哇!”声音要多大有多大,估计楼道里都听见了。我忍不了了,赶紧冲回寝室:“靠!你们别说了,尽瞎说。”果然,隔壁的眼镜沉不住气了,匆匆忙忙地跑过来问我:“李清华!你找到女朋友了?可要请吃饭啊!”我连忙解释:“还没呢,我跟她才刚认识,她还不是我女朋友。”眼睛放心地摸摸心口,笑道:“我就说嘛,像你这种宅男都能找到女朋友,那我早就找到了。”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了。

  老大看眼镜走了,把门关上,才对我说:“那小子还是太年轻,还不是,意思就是迟早要是了嘛,嘿嘿。”果然,老二老三也围了过来:“你小子不简单啊,出去一个星期就认识了一个美女,要不你教教我们呗。”“这种事我哪教得了啊,都是缘分,缘分。”我谦虚地摆摆手。老大接着说道:“咱不玩那些虚的,既然这个是你的菜,那么我们就帮你,你要钱要力尽管说。”老二老三看了老大一眼,明白了老大的想法,也说到:“是,有事您说话。”我顿时有点愣:“老大老二老三,这不是你们风格啊,你们今天这是怎么了?”老大回答道:“咱们是兄弟嘛,只要你能脱单,一切都好说,然后...”老大不说话,和老二老三互相看了几眼,然后一起对着我笑起来“嘿嘿嘿...”眼神说不出的奸诈,我顿时被他们看得有点发毛:“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啊,我可不是弯的。”同时双手抱胸。老大瞥了我一眼:“你想哪去了?我们的意思是‘先富带动后富’,这你懂了吧?”我装傻道:“什么意思?”老大不耐烦道:“这你都不懂?她那么漂亮,室友闺蜜什么的一定也不差,到时候可就得多帮我们哥几个介绍介绍了。你脱单了,我们几个哥哥还单着呢。”哥几个虎视眈眈地看着我,我连忙应声答应,不然他们铁定把我给撕了。哥几个看我同意了,这才作罢,都满意地笑了笑,一个个跟我说:“加油!”哥几个都各干各的去了。我们寝室的另一个游戏迷老三赵军沉思起来,然后不确定地自言自语:“难道不打游戏真的就能找到女朋友?要不我也不打了?”然后只见电脑屏幕上游戏开始了,他急忙带上耳机,继续敲起键盘来。

  而我一身的汗,则得好好的洗了个澡,吹干头发的时候,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虽不是很帅,但也很耐看的脸,不免思考起来。我感觉自己似乎有点不一样了,自从在医院醒来之后,我觉得我就变了。以前的我,虽然说不是胆小怕事,但也不会做出头鸟;虽然不是寡言少语,但也不是那么的活泼话多,特别是在异性面前不会那么的主动,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突然之间就觉得整个人就精神了起来,脑子也活跃多了,想法也清晰了。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这不是错觉,这种变化在我冷静下来以后却能清晰的感觉到。或许似乎因为我最近经历了太多的事了吧,不管了,反正我觉得这样的感觉还不错,那就随他去吧。看着镜子里自己裸露的上身,我忽然觉得似乎我的体型也有点变化,看起来越来越协调了,脂肪也少了一些,差点被脂肪埋没的肌肉又凸显出来,肤色朝着古铜色发展。而肚子上的伤口,现在虽然能看到清晰的疤痕,但是基本上已经没事了。然后我想了想,或许这个才是错觉吧?脂肪少了,那一定是在医院那段时间吃少了,所以掉肉了;伤口好得快,那是因为我的恢复能力好。其它的?一定是我刚洗完澡的错觉。

  然后我不免想起晚上的约会,心里顿时又不平静了,一个人抱着脑袋傻笑起来。还是英雄救美的老套路有用,古人诚不我欺啊,现在的故事果然照着我的剧本往下发展。我要不要准备好定情信物今晚就向夏灵表白啊?我们还不太熟,这样似乎太早了点?不早了,看她那个样子,似乎对我也有点意思。算了,还是在交往交往吧,要矜持,那么快就表白,是不是太突兀了?算了算了要矜持,先把感情基础打好。

  》最w新章)U节上hC酷"y匠网

  终于,我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坐在位置上玩起手机来,然后想起了手机里夏灵的电话号码。心里又想,要不打个电话给她,和她聊聊天?算了,还是冷静点,不能太主动,显得不成熟。听说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成熟的男人,还是不要太沉不住气,她说等她电话,那我就等她电话吧。我坐在在自己的位置上自言自语,动来动去,看得老二张超都觉得我疯了,问老大:“老大,你看老四是不是疯了?在那莫名奇妙的”老大摇摇头说:“别理他,谈恋爱的男人都这样。”老二瞅了瞅我又问道:“这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谈过?”老大哼一声回到:“想当年......我也没谈过,但我从书上看的。”老二道:“切!”二人不再管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