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雪来到医院,问了李清华的病房之后,就准备去看看他,医生这时有好几个医生围在李清华的病床边,检测着各种数据。梦雪疑惑的问道:“医生,他的情况很严重吗?”医生随口回道:“严重,非常严重。”梦雪忙问:“那他还能醒过来吗?”另一个医生随口答道:“随时都可能醒过来。”梦雪更疑惑了:“那这还非常严重?”这个医生解释道:“我们当医生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好的恢复力,你说严不严重?”梦雪没有想太多,而是觉得毕竟是自己害了李清华,于是通知院方禁止这帮医生在李清华身上搞来搞去。接下来两天梦雪每天都来看看李清华醒过来没有,希望能和他道个歉。直到第三天她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李清华终于醒了过来。她去道歉并私人拿出一万块钱来补偿李清华,最后终于了结了这桩心事,才放心的离去。

  梦雪离开以后,我就躺在床上梳理着这几天的经历,好好想了想关于那个梦的回忆。对于这件事,最终除了后怕,还有的就是不甘,不甘自己的生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不甘自己连触碰梦雪那个层面的资格都没有。就像是安心吃着一块蛋糕,却突然知道了还有一块味道更好更甜美的蛋糕,可是你却不可能得到。虽然你手里的蛋糕味道没变,却也变得如同嚼蜡,那种触不可及的渴望使我不甘。明明这个世界可以更精彩一点,明明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也许相当有趣,但我却不能,也不敢,更不会接触到。作为一个屌丝,适应性是一流的,其实就是强迫自己不去想,想也没用,渐渐地也就忘记了,重回自己的平凡。而对于那个梦,它始终只是一个梦而已,永远也不会发生,不会变成现实。那我去管它干嘛?只是对那种遨游宇宙的感觉稍稍有点回味罢了。

  几天后的早晨,左腹的伤口拆了线,医生告诉我可以出院了,就是缝合线孔没完全愈合之前不要剧烈运动。在这里一个星期,我都憋出病了,要不是有人跟医院打过招呼,直到伤完全好了才给我出院,我早就走了。于是我办理好出院手续后就离开了医院,身上穿着的还是那件有刀口的衣服。手中拿着梦雪给我的钱,我打算先去买个手机,先打个电话给家里报个平安,再打电话给同学问问学校里的情况。毕竟我每个星期都要和家里通电话,这个星期我电话打不通,家里人肯定急坏了。至于学校里,我旷了怎么多天课,也不知道到时候怎么处理。

  'P酷m=匠E网}q正版‘《首.发!0

  出了医院,我也不管周围路人怪异的眼神,直奔最近的手机店。现在这个点,我大概是手机店的第一个客人,手机店的服务员刚想说欢迎光临,却看到了我身上的血迹和刀口,再加上我一米八的稍壮身材,于是马上闭嘴跑了出去。我也没注意他的异样,而是径直走到了苹果手机的专柜对柜员说:“拿一个土豪金的给我看看。”店里面其他工作都盯着我,而苹果柜员更是颤颤兢兢从柜台下面翻找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了,我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催道:“快点啊,我还有事呢。”他答道:“欸,马上就好。”这时之前跑出去的服务员带着一个警察跑了过来,指着我对那个警察说:“就是他,看他那个样子不像好人。”警察走过来问道:“先生,请把身份证拿出来。”这时他才仔细打量我,然后恍然大悟说道:“是你啊,那么快就出院了。”我正找身份证,闻言诧异地说:“你认识我?”原来这个警察正是协警小张在附近巡逻被带了过来:“那天晚上是我和龚叔找到你们,并帮你们叫的救护车。”我也恍然:“是你救了我啊,太感谢你了,那天的事吧......”我还没说完,他打断说道:“那天的事不归我们管,你不用告诉我。”我顿时一惊,那些人这是有好大的能量,连警察也不敢管。他这样说,我便也不说这个话题了。旁边服务员脸都绿了,心想:“妈的,他们还认识,我们小店这下是完了。”却不想小张立马解释道:“他啊,不是坏人,是之前一起案件的受害者,你们不用怕。”我才明白过来,也说道:“嗨,你们放心,我会给钱的。”当即,我选好手机以后,将费用付清,并就近在他们这里补办了手机卡。而小张也和我一起离开,并说:“你这样也不行啊,要不你换身衣服吧?”我说:“马上就去换,不然全把我当坏人了。”小张警官主动提出帮我去买衣服,他说:“不然到时候人家又来把我叫去,还是得麻烦我。”于是他又帮我买来了衣服,我在附近的厕所里换下了这身沾满血迹的衣服,终于没人再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了。眼瞅着快中午了,还想请小张协警吃个饭以示感谢,他却说中午必须回局里交班,再不走就晚了。之后他给我留了电话便和我告了别,他继续巡逻去了。

  与之分别后,我掏出电话打给我妈,我妈接起电话:“喂,小兔崽子舍得打电话回来了?”我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再次听到母亲的声音,心情煞是激动:“妈,我,我,对不起!”我妈听了却说:“没事,我不怪你,人家夏令营不让人用手机也是没办法。”我顿时一愣,夏令营?什么鬼?但是既然有借口了,但我便顺坡下:“是啊,那个倒霉夏令营。”我妈一听正声问道:“我听说英语夏令营最后都要考核的,是不是得倒数第一了?”什么,该死的夏令营是英语的?我怎么可能参加?我只得含含糊糊和老妈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然后才打电话给我父亲,有了之前的提示,我也明白该怎么说了,父亲倒是好好的勉励了我一番。之后电话给室友问问情况,室友说:“你不是被英语社的活动抽奖给抽中去免费参加什么夏令营了吗?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我草草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相信老师那边对我没来上课也是这么一个认识,我心里已经猜到了大概的情况。看来梦雪说的不会影响我的生活是真的的,已经把一切都给我安排好了,我什么都不用干,只要老老实实回去就行了。在五月二十号上午GZ大学英语社的确是有一个全校性的大型活动,但我什么时候中奖的?我不禁再次惊叹梦雪的能量和手段,同时心底又泛起一丝不甘和自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