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乾元二十九年,这是个极冷的冬天,宫里一位年过八十的太妃去世。

  因这位太妃曾经对尚是太子的高季衍颇为照拂,虽然没有被封为太后,高季衍仍是以太后礼仪相待。太妃死后,更要身心清净的妙龄女子为其守陵。

  楚慕雅莫名其妙被安排在了守陵女子之列。

  总算离开了皇宫,陵园生活虽不及浣衣局那般苛刻艰苦,依然要自食其力,楚慕雅已经不在乎皮肉所受之苦,只求远离争斗。

  只是纷争永远没有结束的那一天。

  三个月后,她守陵正犯困,一个宫女敲了敲她后背:“慕雅,有人找你。”

  被教引姑姑带着见了一个陌生男子,那男子看起来像个内侍,稚气尚存,十分儒雅清秀,对她也彬彬有礼,道:“楚姑娘,我家主人请您过府!”

  楚慕雅一脸惑然:“你家主人是谁?”

  男子只是天真一笑:“姑娘来了便知。”

  楚慕雅不知为何轻易放下了戒备,跟随男子上了马车。几个月连续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连睡觉都是跪着,好不容易在马车上有暖裘狐衾,竟睡了美美一觉。

  梦里桃花绚烂缤纷,如焰如尘,她还是庄姝的样子,笑意如沐春风,无拘无束。本来她前世大部分记忆都是在黑暗之中,全凭感觉,梦里的她竟然重见光明,也如愿以偿见到了玄华。

  他负手而立,一身白衣,面扬清风,宛如出尘。他缓缓回头,面庞如染上一层光晕,如天神一般,看得不那么真切。她越走越近,那光晕却越来越大,到她触手可及之时,却发现脚下一空……

  “玄华!”她慌乱着醒来,脚下依旧隐隐酸麻,好在并不空,仍然坐在辘辘的马车之上。

  身子晃然前倾,少年拉了辕布,道:“姑娘,到了,就是这里。”

  一下辕车,便是一座赫赫府第,上面“山襟水带”四个字甚为疏阔,看得楚慕雅心旷神怡,暗道:“不知这府第所居何人,单看这四个字,就知他胸襟广阔,实为不凡。”

  少年在前面引路:“姑娘请!”

  大概根本没有心思做楚妃,无论是小希口中的公主,还是别人口中的楚妃娘娘,都不及眼前这位秀雅少年口中唤的一声姑娘受用。

  这宅子一共九进院落,算得上是大户人家,院子的设计也算得上是高配,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甚有章法。男子指了一处院落,道:“姑娘从这里一直往里走,我家主人就在那里等着您!”

  楚慕雅鼓起腮帮子,这人还真会卖关子,一路上竟憋着不说他家主人到底是谁。

  才走没几步,映入眼帘的便是灼灼一片桃花,和梦里的一般无二。桃花树下少年舞剑如流,身姿俊雅,朗身玉立,桃花漫天卷起,如同下了一场花雨,带着清扬而又梦幻的粲然烟霞,织就了梦里一般的画面。

  一阵清风拂过面庞,少年的剑气激起落地的花瓣,身子腾空翻跃,矫如游龙轻宛,翩若惊鸿骇世。

  “疾如风。”

  动作放慢,剑尖轻轻划过地面,如墨的长发在渐渐飞舞的花雨中摆动,雕刻般的面庞上印着光洁如水银的剑影。

  “徐如林。”

  迅疾旋身,单薄的长袍如漩涡,挽出几个剑花,仰面腾起而以剑指向地面,轻轻一弹,剑身折出一个弧度,身子早已凌然而起。

  “侵掠如火。”

  安然落地收定,不动如山岳,难知如阴阳。

  楚慕雅有些怔仲,一个晃神中,发觉自己竟生出还在做梦的错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子也不例外。少年收起剑时,楚慕雅口水流到了下巴,忙擦了一脸的哈喇子,赧然道:“原来是太子殿下,我道是谁呢!”

  桃花树下一华衣女子语笑嫣然,递上手帕,高僖将剑递给方才那个少年,接过手帕擦了把汗,毫不忌讳便介绍道:“这位是楚慕雅,从今往后住在我们府上,这是太子妃萧累玉。”

  楚慕雅朝她欠身行礼,再仔细看她一番。虽然早就知道这位太子妃容貌并不出众,但楚慕雅没有料到她如此平凡。她心中觉得,既然是像高僖这种“惊为天人”的长相,能与之相匹配的也定然是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就算不能一笑倾人国,再笑倾人城,也必然要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但是萧累玉长得未免也太普通了些,实在是配不上他的绝世风姿。

  不过也有人说,娶妻要娶贤,萧累玉大概正是这一点才打动了高僖。她虽长得普通,但举手投足之间尽是大家风范,笑意莞尔,声音温柔,绝对是宜室宜家的妻子典范。让楚慕雅与她聊了两句,便生出与之亲近之好感。

  她还穿着那身在陵园守陵的丧服,高僖蹙了蹙眉,对萧累玉道:“带她去换身衣裳吧,今后还要劳烦你好生照顾她。”

  楚慕雅受宠若惊,让太子妃来照顾自己,这不是折煞我么?忙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能照顾自己,姐姐不必客气,太子也不必客气。”

  萧累玉正在怔仲,楚慕雅这才反应过来:人家说的照顾你不过是句客套话,你倒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高僖所说的照顾,不过是让萧累玉给她安排好一点点差事,别让她受苦罢了。

  原来高僖并非老好人,救她出陵园乃是“有所图谋”,让她在他府上为奴为婢罢了。亏得她事后才想起那句“你我互不相欠”的话来。

  萧累玉比想象中的还要和善,带了她到卧室挑选衣服,一件一件耐心给她试穿,穿得不合适,自己不好意思开口,萧累玉会主动给她提出意见让她重新换一套,实在是个贴心的主子。

  相对比楚国的太子妃徐慧,楚慕雅只想起一句话来形容,果然有什么样的太子,就有什么样的太子妃。

  另外说明一下,这里的什么样的太子,当然不是单凭长相,乃是能力。

  试了十几套之后,楚慕雅已经觉得够了,萧累玉打量着,一脸认真道:“还是不行,要不妹妹今日且先将就着,我去找些时兴料子过来,亲自给妹妹量身做一套吧?”

  太子妃的周到已然让楚慕雅如坐针毡:“太子妃娘娘,真的不用了,我觉得这身挺好的,等哪天有空我自己去挑选,真的不劳姐姐费心了!”

  萧累玉只好作罢,道:“也好,若是妹妹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我便是。”

  楚慕雅笑道:“太子妃实在是太客气了,恐怕我以后会给您添麻烦呢,不过我现在该做些什么?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萧累玉及身边的侍女珍珠收拾起其他衣服,并道:“太子殿下有吩咐,妹妹喜爱诗书,你换了衣服之后,到书房去找他,每日帮他整理书卷吧。”

  相对于洗衣服和跪诵佛经,整理书卷简直是个天大的优差!

  只是到了书房才发现,高僖的书房原来不是那么好整理的。

  她一进门就被那架势给震住了,三层楼的书房,每层楼书架若干,每个书架分八层,每层至少上百卷,三层楼所有的书加在一起,大概有几万卷!

  原来真的有人能“读书破万卷”,楚慕雅第一次大开眼界,嘴巴都合不上来。

  看来德才兼备的太子也不好当。

  高僖看书或者处理公务之时,经常要用到书卷,一句话出口,楚慕雅就得搬个梯子爬上爬下,翻来覆去去找他所要的书籍,有几次实在找不着,有几次翻来覆去好不容易终于找到时,高僖已经不需要,便开口要她找别的书籍。

  这差事当真做得不易。

  高僖一点翻阅典籍一边对她道:“这段时间没事就多熟悉一下府里的环境,顺便把你这差事做好,宫里的事情暂时不用操心,我会替你打点妥当。”

  楚慕雅会心笑道:“多谢太子殿下帮我照顾林姐姐她们!”

  高僖讶然抬头:“我没说我会帮你照顾她们,只是把你离开陵园的消息压下,不让任何人查出来罢了。”

  笑意瞬间消失,有些不悦地道:“哦,明白了。”

  她摆了个随意的姿势在他身边坐下,欲言又止,高僖眼皮都不曾抬,就已经知道她心中有所疑问,道:“你这样是有什么事吗?”

  诚然她这个样子确是有事,但没有想到高僖能领悟得这么快,两条胳膊相叠放在桌上枕着下巴,很快又收了回来,犹豫道:“有件事我一直很奇怪,想要问你。那天晚上……浣衣局究竟发生了何事?”

  执笔的手有一瞬间的停顿:“没有人告诉你吗?”

  w酷“匠"网F●唯:6一9d正版jU,/3其¤!他都!$是/盗,版

  “那些人都跟约好的一样,什么都不肯说。”楚慕雅一脸的无辜,“可是那晚之后,浣衣局少了很多人,而且每个人脸上都好像很不安,像在忌讳什么。太子殿下,你知不知道其中缘故?”

  “子曰子不语,佛说不可说。况且我曾经告诉过你,那晚你只当是一个噩梦。至于事情的真相,你不必知道。”

  再问下去,高僖干脆不说话了。楚慕雅只好鼓起腮帮子去整理书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