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好了,宇文霖临走前还提醒她多看看卧薪尝胆的故事,现在这么快就体验到了这种滋味。

  这日子要是换个季节倒也并不十分难熬,不过是每天洗八到十个时辰的衣服罢了,只是马上就要入冬,几年来没干过重活的手沾上那冰冷得像刀刮一样的水,简直就是一种挑战。

  一双原本像水葱一样漂亮的手,到了浣衣局,立马变得粗重起来。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这种体会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每天洗一大堆堆积如山的衣服不说,还时常食不果腹,睡觉也是跟别人挤一起。至于洗澡,那简直是一种奢望。

  开始她还有些不习惯,渐渐地,身上跳蚤多了,竟也觉得那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而且,能亲手抓到跳蚤,把它当成卫夫人和皇后一样在嘴里咬碎,是一种淋漓的快感。

  就是偶尔把自己恶心到吐。

  日落西山,她挥舞着棒槌,巴巴地看着快要眼前快要洗完的衣物,这时,又一大堆衣服倒了过来,那个掌管浣衣局的老妪齐嬷嬷挥舞着鞭子,凶狠狠地说道:“这里还有,不洗完这些不准睡觉!”

  她望了望其他的女子,她们面前都已经所剩无几,齐嬷嬷只把这些衣物给了她一个人。她无奈着接过。

  到暮色浓郁得比墨汁还黑时,一个好心的宫女给她掌了灯,笑道:“慕雅,这是昨儿个省下的蜡烛,给你照着洗衣服正好!”

  这已是她在浣衣局唯一感受到的温暖。

  她不懂那个齐嬷嬷为什么总是针对她一人,但是她也明白,在这污秽之地,想要讨一份公道,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夜深人静时,人人都进入梦乡,她的衣服还有很多没洗。

  小希和游夏从角门进来,见到此情此状,眼圈迅速通红,道:“公主,您受苦了!”

  因她一人之过,高季衍只是惩罚了她,对于锦宸殿其他宫女,包括楚国来的陪嫁一个也没牵连,这已经是极大的仁慈。如今锦宸殿日日被紧闭,她们能在半夜逃出来看她已经十分难得。

  “你们怎么来这里了?要是被人发现了还得了,快回去!”楚慕雅虽有些惊喜,但这个地方实在不是她们该来的地方。

  游夏接过她手里搓洗的衣服,小希则拉了她的手到一边,噙着泪道:“是卫夫人。她替奴婢打点好一切,奴婢才能偷偷来看您一眼。公主,您知不知道如今宫里成什么样了?您被打入浣衣局后,其他人纷纷被调走,现在除了我们两个,还有素琴和邓允,整个锦宸殿已经清静得连耗子都不曾出现了!您说您当日是为何,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孩子,导致今日这地步,连林氏都被禁足!”

  楚慕雅苦笑道:“是我连累了林姐姐,想不到她竟是这般重情重义。不过我不后悔,况且雍王殿下临走时曾让我效仿越王勾践,现在就当是体验一番卧薪尝胆的滋味吧,只是那个卫夫人,你以后避而远之,不可再与她来往了!”

  小希不解:“这是为何?奴婢觉得那个卫夫人挺好的呀,公主您有所不知,这里的齐嬷嬷是皇后娘娘的人,她对您的刁难多半也是皇后娘娘授意……”

  “是卫夫人告诉你的?”楚慕雅打断她。

  小希嗫嚅道:“是……是卫夫人说的,但是奴婢也亲自打听过,齐嬷嬷曾受过皇后恩惠,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替她办事。只是公主,皇后娘娘既然对我们这么不友善,我们不妨投靠卫夫人,这样总好过同时得罪她们两人吧?”

  楚慕雅放下手中衣物,正色道:“若是我非要保持骑墙之势呢?卫夫人既有心拉拢,必定有她的打算。到时我能躲过皇后娘娘使的明枪,又如何防备得了卫夫人的暗箭?”

  “可是,公主……”

  “我明白你的意思,小希,你目前最重要的不是为我谋出路,而是安分待在锦宸殿,恪守本分,便是帮了我的大忙。至于卫夫人那边,你不需要回应,更不能让皇后娘娘知道你受了卫夫人的恩惠,否则,只怕我的日子会更加难过。”

  小希垂头丧气,楚慕雅又道:“还有,那个柴氏心思不纯,你以后也注意些,顺便也提醒林姐姐。”

  说到此人小希更是一肚子火:“当日公主离宫一事,八成就是柴氏向陛下透露的,我们一同来自楚国,她竟这般心胸狭隘,也不知于她有什么好处!”

  “好处?”楚慕雅冷冷一笑,“能把林姐姐连累到禁足,恐怕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后宫争宠哪里管别人牺牲呢,能除掉一个对手便是一个。”

  小希毕竟还是太单纯,不清楚其中利害,见她态度坚决,只好作罢。衣服繁多,游夏洗起来也甚是费力,忙挽了袖子道:“让我们来吧,公主,您还是早点去歇息吧!”

  “不用了,”楚慕雅显得有些心灰意冷,将她们二人的手拿开,“今日若是偷了懒,明日会有更繁重的活等着我干。反正也差不多要洗完了,你赶紧回去,别让人发现你来过这里。”

  顿了一顿,她又叫住游夏:“你先过来。”

  游夏不解地看向她,只听她在耳边低声道:“告诉林氏,以后别再为我求情,以免断了自己的恩宠。”

  游夏郑重点头,和小希一起出去。

  等到把所有衣服洗完,已经是四更天,再有一个时辰便要天亮了。她抓紧时间,赶紧在潮湿冰冷的被窝里眯了一会儿,补充补充精力,明日再继续奋战。

  很快,她就病倒了。

  那天她感觉身子异常沉重,才半个上午,她就已经累得站不起身,齐嬷嬷拿着鞭子在她身上抽了两下,边抽边骂道:“想偷懒?这里就属你干活最慢,还不给我打起精神来!”

  她咬着牙,暗暗告诉自己:“我要忍住,我要忍住,我要模仿勾践卧薪尝胆……马丹,我忍不住了!”

  一把扯了她的裤腿想把她扳倒,因衣服质量极差,竟只是将整条裤腿扯下,露出白花花的左腿。

  齐嬷嬷面子上过不去,夹紧了腿,以宽大的袍子作挡,下手更狠。

  同榻的菲菲看不过去,跪着抱住齐嬷嬷求情:“嬷嬷,别打了!”

  一不小心把她另外一条腿的裤子也扯了下来,这下好了,两个人愣是把人家裤子给扒了个干净,袍子也挡不住了。

  齐嬷嬷一把年纪,还要受这样的羞辱,确实挺不容易的……菲菲目瞪口呆地仰望着气焰绯红的她,第一反应是捂脸。

  其他人纷纷侧目,齐嬷嬷飞快地捡了一条还没来得及洗的裤子穿上,于是,两个人一起被打……

  齐国的女人果然一个比一个剽悍,楚慕雅今日也算大开眼界……呃,虽然代价惨重。

  小希发疯似地冲进浣衣局,推开齐嬷嬷,赤红的眼中发着狠意:“公主虽在浣衣局受罚,但是她依然是楚国派来和亲的公主,若是你一再苦苦相逼,把公主折磨致死,到时我楚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F酷%匠网正2版“首DC发“l

  菲菲扶起奄奄一息的楚慕雅,齐嬷嬷怒气未消,惊道:“哪里来的臭丫头,敢闯入浣衣局,还对我指手划脚?”

  小希一字一句道:“你听好,我是楚国温宪公主公主的陪嫁侍女,我告诉你,你得罪我家公主,不会有好下场的!”

  齐嬷嬷冷笑:“好大的口气,楚国公主又如何?楚国皇帝真的稀罕这位公主,就不会让她孤零零一个人在这,再说,她不过是册封的公主,根本不是楚国嫡系,即便真的客死异乡,也无法享受嫡公主的待遇,她不过是颗弃子!”

  “你……”

  “齐嬷嬷好见识,本宫实在是看错了!”

  卫夫人声音蓦地响起,顿时以齐嬷嬷为首之人,乌鸦鸦跪了一片,卫夫人翻了个白眼,并不叫平身,而是幽幽道:“方才齐嬷嬷一席话,让本宫长了不少见识,本宫正洗耳恭听呢,齐嬷嬷怎么不说了?”

  齐嬷嬷一改方才趾高气扬的姿态,堆笑道:“夫人说笑了,奴婢不敢。”

  “不敢?你不是笃定楚妃是楚国的弃子吗?这话要是传了出去,且不说我们齐国颜面无存,昔日为之损失的十座城池岂非白白浪费?这天大的罪责,你担当得起吗?”

  齐嬷嬷惊恐万分,忙跪下,头如捣蒜:“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卫夫人继续冷笑:“本宫哪里敢让齐嬷嬷请罪,你要请罪也该找你的主子才对。本宫知道你也是听命于人,但凡事也该适可而止。齐嬷嬷手上沾着多少人命本宫不想知道,但是这浣衣局,恐怕以后轮不到你来做主了!”

  齐嬷嬷面如死灰:“但凭……但凭夫人做主便是,奴婢不敢僭越。”

  卫夫人目光冷冷扫过于她,很快看了一圈,随意指了一个人,道:“以后就你来管浣衣局的差事了。记着,楚妃妹妹虽然是被陛下责罚至此,但她好歹也是楚国公主,也是陛下封的楚妃。她虽然受罚,但位分还在,若是她再有什么闪失,本宫也保不住你!”

  那个宫女战战兢兢地瞧了齐嬷嬷一眼,惶恐道:“奴婢……奴婢……”

  卫夫人不耐道:“本宫协理皇后娘娘管理后宫,这么一件小事,自然有这个权利做主,你尽管领命便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