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这还不算完,她最头疼的还是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侍寝。那可是年龄足够做她祖父的高季衍,委身于他,怎么都有种委身于禽兽的感觉。

  她战战兢兢,几乎是屏住呼吸地由他抱着,至于眼睛更是不敢再睁开了。

  眼一闭,心一横,是生是死便由得他了。

  那厢高季衍已是急不可耐地望着美人,却听得外面传来一阵惊呼:“陛下,不好了,祺祥宫走水了!”

  楚慕雅眼睛蓦地睁开,今日果然是不祥,先是有人私自调“宫”调,后又是后宫走水,齐国人真能折腾,活生生把自己人累个半死,白白便宜了她。

  灭火之后,高季衍也对楚慕雅彻底失了兴致,只是今晚注定只能属于楚女,他不能去别的嫔妃那里过夜,想了一想,脑海中浮现林氏曼妙轻盈的舞姿,不由得一阵体热,道:“去锦宸殿偏殿,召林氏。”

  在空旷的锦宸殿守了半夜,实在累得不行了,倒头就睡。

  到了后半夜,楚慕雅被小希鼾声吵醒,抬眼看了看门外的动静,问道:“谁在哪里?”

  在楚宫习惯了打探风吹草动的游夏来告诉她:“公主,打扰您休息了。奴婢是来告诉您一声,陛下留在了林氏那里。”

  楚慕雅瞌睡醒了一下,也没有多在意,又沉沉睡去。这一睡就到了天亮。

  原来新婚之夜竟是这样无聊,对于帝王恩宠的奢望,她压根就没想过,也搞不懂那些后宫的妃子们拼了命地去争什么。

  一大清早,各宫娘娘们就送了不少礼物过来。不管昨日有没有侍寝,今日都必须面见皇后及众妃,所以必须盛装。

  眼见三个宫娥们站了一排,一人手中捧着一件衣服,分别是蓝色,绿色,紫色。后面配了相应的首饰。楚慕雅一眼便看中了那套紫色绣丁香花的襦衫,道:“就那件吧。”

  一个稚龄宫女嘴甜笑道:“娘娘天姿国色,穿紫色衣服更觉仙气十足呢!”

  楚慕雅笑道:“你很好,一大早嘴巴抹了蜜了,说话这么好听,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福了一福,道:“奴婢素琴,今年十五,见过娘娘!”

  楚慕雅道:“赏!”

  小希拿出锭金元宝赏她,素琴欢天喜地地接过,道:“多谢楚妃娘娘!”

  又一个伶俐的内侍过来,弓身道:“启禀娘娘,林氏和柴氏到了。”

  “快请进来。”

  看来林氏和柴氏也起得很早,尤其是林氏,昨晚的侍寝没有让她偷懒,反而愈发勤谨,一大早就过来请安。楚慕雅从锦盒中挑拣出一对海棠花步摇,插在林氏鬓边,凭添了几分娇意,笑道:“昨晚辛苦你了。”

  林氏微微一笑,依然得体而谦逊,道:“伺候陛下是嫔妾的本分,不辛苦。”

  柴氏眼中有些艳羡,也有些不忿,嘟囔道:“昨晚陛下都没有宠幸公主,反而去了妹妹房间,想必是因为妹妹昨日在殿前一舞,舞到陛下心里去了吧?”

  林氏脸色微微尴尬,楚慕雅道:“都是自家人,柴姐姐也别往心里去,指不定今晚就轮到你侍寝了。”

  柴氏居傲道:“我只是为公主不平,并非为了自己。”

  说得倒好听,昨晚却没见她出来为自己解围。楚慕雅不动声色地笑了一笑,随口打发道:“我这还有一会儿呢,你们先去给皇后娘娘请安,我一会儿再去。”

  小希看着两人斗得有些莫名其妙,倒是游夏仿佛见惯了一般,温和却有些庄重道:“林氏落落大方,甚是难得,但是这位柴氏却不大懂事。公主往后可能要在柴氏身上下些功夫,最好是恩威并济,不然,怕是会被其所累。”

  楚慕雅漫不经心道:“都是自家人,不至于吧?”

  游夏惶然地屈膝:“奴婢失言。”

  妆毕,楚慕雅执了她的手:“你不必如此小心翼翼,在我这里,只要不让别处的人抓了把柄,在我这还是随意些好。”

  游夏无比诚心道:“许是奴婢在楚宫里见多了背叛,深有理会吧,娘娘,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心之心也不可无。”

  楚慕雅伸了个懒腰,叹道:“要是连自己人都防来防去的,那岂不是太累了吗?以诚待人,相信他人也会诚然待己。游夏,放松点,这才来齐国第二天,以后日子还长呢!”

  游夏脸上应着,精神却一直紧绷,时刻提防那些进进出出的下人,如防耗子一般打着十二万分的精神,完全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里。小希道:“夏姐姐毕竟在楚宫里待过的,这些算计人心的事还是交给她去做吧。”

  楚慕雅只好死心。

  方才那个内侍在一旁恭恭敬敬地立着,她们一走,立刻回到庭院中打扫。

  打发了两人,楚慕雅开始头疼,游夏的话有些道理,防人之心不可无,好在林氏雅量,但眼见自家人都勾心斗角成这个样子,更遑论与齐宫里其他人会是怎样的明争暗斗。那卫夫人和秦皇后貌似都不是好对付的呢,以后的路可谓如履薄冰,寸步难行了。

  其他的宫娥内侍们有些懒洋洋的,倒是方才那人一直忙个不停,楚慕雅走到他身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受宠若惊道:“有劳娘娘垂询,奴才邓允。”

  楚慕雅点了点头,又问小希:“我这个妆容可以吗?”

  小希点头,不住地赞叹:“放心吧,保证艳压群芳!”

  深秋的清晨还是有些刺骨的寒意,她才发觉自己似乎起得太早,宫里除了守夜和洒扫的人,基本上大部分人还在晨昏中挣扎,与心爱的床之间上演一幕幕生离死别的画面。

  不过有人倒是起得很早。

  “小玄!”她开口叫他,很快又改了口,“太子殿下。”

  高僖昨日就是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本以为他是在意人多,才与自己生疏,但今日仅此二人,他还是那个死德性。

  “你怎么进宫来了?”

  “向母后请安。”

  “每天都要请吗?”

  V-最新章节Bf上FL酷q匠K网

  “不用。”

  一问一答甚是生疏冷淡,楚慕雅也不好拉着他多说。正欲拜别,他忽而来了一句:“你喜欢穿紫色衣服?”

  她停了脚步:“还好,只是今日想着面见皇后娘娘,应该盛装才是,所有衣服里面就紫色最为华美,所以才……”

  “可是母后最不喜欢就是紫色。”高僖淡淡开口,“紫霄宫的卫夫人喜爱紫色,宫里一应妃嫔,但凡身上有紫色出现,不一定是卫夫人的人,但一定是母后所不喜之人。”

  楚慕雅顿时了悟。秦皇后与卫夫人不和多年,竟以衣着的颜色来确认妃嫔对自己的忠心与否,女人心思之细腻与敏感不得不让人谨慎为之。

  她匆匆赶回去换了一身绿色。

  只是这一来一回,便耽误了不少时辰,到达正阳宫时,其他妃嫔已经到齐,秦皇后见她第一次觐见就迟到,心里自然生出许多不快。

  难为楚慕雅跑出一身的汗,来回折腾到底还是让秦皇后生了不满。

  这还不算,那些穿着得体的女人嘴巴也十分刻薄,一说:“听闻昨夜后宫走水,陛下抛下妹妹就走了,害妹妹独守空房,反而让一个陪嫁占了先机,想必妹妹是因为等陛下等了一整晚,今日才迟到的吧?”

  林氏以绢掩口咳了两声,目中朝她投来一抹深深的歉意。

  一人又说:“也是林妹妹福气好,昨夜的舞姿也惊为天人,难怪陛下惦念。不过话说回来,昨夜后宫突然起火,甚是诡异呢!”

  也有人说:“宫中数十年来一向风平浪静,昨夜本也是司常算好的黄道吉日,怎地会突然生出这等事?”

  接下来又有人说:“难道妹妹不知道吗?自古邪花入宅,就是会发生这些不寻常的事,当年玄美人入宫,宫里的池鱼就莫名其妙的死去,怪事接二连三地发生。”

  秦皇后身边的宫女忽而干咳一声,皇后厉色道:“平白无故,提起玄美人的事做什么?玄美人再不济,生下的也是齐国的太子,难道是由你们可以随意在背后议论的吗?”

  卫夫人不屑道:“玄美人若是活着,臣妾等也就不用在背后议论了。”

  楚慕雅听得有些玄乎,问身边的美人:“怎么,玄美人死了吗?”

  秦皇后脸色难堪,按着太阳穴道:“今日到此为止,大家散了吧。”又对楚慕雅道,“这里不比楚国,楚妃若是觉得生活上有什么不如意的,尽管开口便是。本宫知道年轻人贪睡些,若是实在起不来,也派个人提前来正阳宫说一声,免得让众姐妹等你一人。”

  楚慕雅面红耳赤,俯首福了福:“嫔妾多谢娘娘教诲。”

  至于高僖说的卫夫人偏爱紫色一说,她倒真没看出来,却实实在在被皇后好一顿说教。只是她坚信高僖为人,不相信他会这般恩将仇报戏弄自己。其中究竟有何缘由,她也捉摸不透。

  回到锦宸殿,她又觉得不大对劲,看了看那些妙龄宫娥们,总觉得不放心,对小希和游夏两人郑重道:“看来游夏说得有道理,以后你们受累些,我贴身的东西全由你们打点吧,不然今日这样的状况还会再次发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