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齐国皇帝的原配尚在,楚国虽是以嫡公主阵仗和亲,在齐国却算不得是正室,进宫门时也只能由偏门进入。虽然如此,这架势还是让齐宫里其他妃嫔大开眼界。

  鼓乐钟磬之声肃穆庄严,楚慕雅一身逶迤拖地长裙摇曳,缓缓向高季衍走去。

  行至阶前,楚慕雅直挺挺下跪,朝高季衍行礼:“臣妾楚慕雅参见皇帝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衣袖向两边拉开,红妆累玉之下,风姿倾城,娇艳无两,撩动着高季衍身后冠玉少年的心。

  高季衍玄衣纁裳,头上冕旒,垂下十二缕玉珠遮住大半龙颜,虽已过花甲,仍然喜爱美色,笑着搀了她起身:“爱妃平身,爱妃舟车劳顿,一路辛苦了!”

  牵了她手朝朝阳殿走去,那旖旎之状看得宇文霖心如刀绞,脸上仍然挂着得体的笑意,紧随而来。

  齐宫里尚有两位位分在她之上,一位自然是高季衍原配发妻,当今秦皇后,她凤冠黄袍,气度高雅,虽已垂垂有老态,却并不影响她的凤仪万千;另一位是卫夫人,高髻宝寰,容色不俗,也不过四十来岁,只是保养得比秦皇后要好,因此显得年轻许多。

  林氏在一旁端着茶水,楚慕雅一一参拜敬茶。

  除了这两个人,脸上要表现出表面的恭谨之外,对于其他美人,宇文霖曾经说过,要以一种看萝卜青菜的姿态来看她们,才能让她们从内心感觉到楚国公主在齐宫里的地位。

  她觉得自己完成得还不错。

  酷|匠4网J永久免G费b'看;小,说

  秦皇后只是颔首微笑,接过茶盏时,见到她抬头的一瞬间,举手投足的神态似曾相识,竟让这位历经风霜的皇后有些许失神。

  卫夫人却先开了口:“这位妹妹就是传说中楚国的第一美人?陛下果真是好福气呢,恭喜陛下!”

  身后那些妃嫔们顿时齐贺:“恭喜陛下!”

  来的时候听说了,卫夫人原本并不姓卫,只是她曾是卫国女子,被高季衍看中之后便留在齐国,还封了夫人,脸上也依稀可以看出她年轻时的倾城之貌,还看着有些眼熟。

  她生出一种错觉,甚至有些恍惚。这张脸竟有五分与逝去的母亲姜氏相似,只是姜氏慈眉善目,这位卫夫人看起来更有心机罢了。

  突如其来的褒词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忙道:“姐姐谬赞,妹妹惭愧非常。”

  卫夫人又道:“本宫不禁想起当年本宫进宫的时候,那时比妹妹现在大不了几岁,也是绮年玉貌,真想不到,一晃竟已过了十八年,如今珠玉已黄,看着妹妹犹如看着当年的自己,真是岁月不饶人。”说着颇有感慨之色。

  楚慕雅提高了警惕,脸上仍是笑意莞尔,心中道:“笑得越美,越可以让你多想想你当年的样子,然后继续埋怨你的岁月去吧,可千万别埋怨我。”

  正出神,高季衍朗声向殿内外宣布:“自今日起,封楚国温宪公主楚慕雅为楚妃!君民同乐!”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楚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楚慕雅一阵嘀咕:“你要是真万岁,我这辈子就惨了。”

  与高季衍一起面向朝臣,楚慕雅一眼便瞧见站在群臣最前方的小玄,只是他此番威严赫赫,如凤立鸡群,对她也仿若从未见过一般,透出一种俨凛的陌生。

  楚慕雅见到,他身边的几位皇子年纪看起来都比他要大,但都不及他那般贵重,也没他好看,可想而知,齐国太子的确立,与嫡与长关系并不大,至于是不是靠脸蛋,那便只有齐国人自己知道了。

  二人一起祭了天地,齐国宗庙,一应该祭的都祭了一遍,楚慕雅已觉腰间酸楚,不堪重负的头颅已经摇摇欲坠,这情形,实在不必受刑好过多少。

  难怪大多数女子会选择从一而终,这样繁琐的礼仪,耗资巨大不说,还劳心劳力,看着风光,真心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好在她总算坚持了下来,再由小希和几个齐国宫女拔下了头上若干发饰,换了个齐国的发型,换了套齐国的衣装,虽然婚礼还没结束,但整个人已经如释重负了许多。

  此时文武大臣已经退去,所剩者不过是后宫众妃嫔,以及高季衍的几个儿女,还有作为亲善使者的宇文霖。因在齐国遇到故友,本是件久别重逢,值得高兴的事,但楚慕雅几番眼神从高僖身上掠过,想向他友好示意,他竟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她微感失落,宇文霖觉察她神色有异,以眼光示意她,她这才察觉到身后有人注视着她,正是秦皇后。

  秦皇后微微一笑:“楚妃初到我们齐国,定是齐国的酒菜不合妹妹胃口吧?”

  楚慕雅仓皇施礼:“皇后娘娘言重了,嫔妾只是想起远方的爹娘,一时之间思乡情怯,才会食不知味。”

  卫夫人很快又接话道:“听闻妹妹精通六艺,琴棋书画样样拿手,连楚国嫡公主都自愧弗如,甘愿让出和亲一职,不知今日能否让我们众姐妹大开眼界?”

  楚慕雅原本在楚国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竟被她说成是精通六艺,摆明是想立个下马威,但面对四下众妃,总不好当众拒绝,便道:“嫔妾自小天资愚钝,不学无术,就弹一首曲子,在各位姐姐及皇子面前献丑了。”

  高僖只是目光沉沉地捏着杯子,时不时啄上一口,却并不畅饮。脸上虽然有着为太子的春风得意,却并不见得有多威风,反而带着些许凛冽。

  抚琴是一早就准备的节目,宫娥们将七弦琴架上,楚慕雅端正坐好,手指刚刚放上,有些杂乱刺耳的音质从指下传出,刮得她大脑一片混乱。

  谁在琴上动了手脚!

  高僖甚是镇定地放下酒杯,仿佛现在发生的一切与自己无关。

  楚国人也许并不知道,但在齐国,对于五音所对应的含义却极为珍重。《乐记》中“君臣说”的说法是,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徵为事,羽为物,虽说还有世代流行的“图腾说”、“天文说”、“畜禽说”,但齐国主要还是以“君臣说”为主。而私自变更“宫”调,则有对君王大不敬之意!

  她以手指按住七弦,眼光飞快地扫过众人,宇文霖正带考究的眼神问她发生何事,高僖更是冷若冰霜,置若罔闻,而那些妃嫔则一个个跟看笑话一样,私下已经开始喁喁私语。

  左右今日是出丑出定了,她索性心一横,指甲勾动琴弦,一声刺耳尖锐的声音从指下传出,琴弦嘎然而断。

  高季衍脸色已经大变。而高僖面对此番变故,仍然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看得她有些齿冷的失望。

  她只好下跪,诚惶诚恐道:“陛下恕罪!”

  谁都知道琴弦断意味着什么,只是楚国使者在场,这一气氛再尴尬,还是得继续从容下去。

  秦皇后上挑着凤眼:“楚国向来注重礼乐,本以为打造七弦琴也会费些功夫,只是这焦尾琴看起来华美无可挑剔,做工竟是如此粗鄙,不堪一击!”

  此时定是不能说出七弦琴被人做手脚一事,只是背后究竟是谁乐见自己这般出丑,甚至乐见自己被欺君之罪所困,当真是头疼。

  想不到自己才刚到齐国,就在不知不觉中树下如此大敌。

  宇文霖顿时道:“皇后娘娘有所不知,这把琴是昔年在清河战场缴获。听闻当年威王也是爱好音律之人,军士们听到威王指下风雷烈烈之音,士气也会高昂许多。如今我楚国遣公主和亲,并以此琴伴行,就是想表达我们与齐国结为秦晋之好的诚意。此琴毕竟经历枪林箭雨,上面也沾了不少齐楚将士的鲜血,我们楚国人敬重齐国威王的英雄气概,所以不敢随意整改,岂料它早已是历经沧桑,方才这一悲鸣,大概也是威王在天之灵所叹息,希望齐楚两国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一番诚恳之语,让高季衍脸色缓和不少,卫夫人抚掌而笑道:“素问楚国雍王殿下乃鸿儒大家,青年俊驰,文采风流,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脸色急剧一变,“只是,今日是楚妃和陛下大喜之日,雍王殿下提及此事,似乎有所不妥。”

  清河一战是齐国有史以来最大的败仗,高季衍脸色微微僵住,沉默许久的高僖忽而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威王为保大齐江山,在沙场浴血奋战,命丧清河,邺城人却只记得这是一场败仗,完全忘记了如果没有昔日威王的战功赫赫,就没有大齐的今日!父皇纳妃之日,难道不该敬威王舅舅一杯喜酒吗?”

  卫夫人依旧保持得体笑意,只是挑衅味没那么足:“是臣妾失言了,太子所言甚是,只是原本楚妃妹妹抚琴,现下倒是把妹妹晾在一边了!臣妾甘愿罚酒一杯!”

  为解楚妃之围,林氏列身而出,盈盈摆拜倒:“臣妾不才,愿以舞助兴,希望陛下和众位娘娘不要嫌弃。”

  高季衍抚掌笑道:“好,好。”

  她与林氏相视一眼,表示感激她替自己解围。

  原来宫廷妇人都极善伪装,这个夜晚,是楚慕雅有史以来最憋屈的夜晚,偏偏还是她的洞房花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