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赫脸色难堪,眸底闪过一丝冰意。

  东胡边境一带,是五皇子寿王宇文靖被放逐之地,相对于与宇文霖在朝廷之中的明争,他更忌惮于远在蛮荒之地与宇文靖的暗斗。好在宇文靖不及宇文霖那般出身高贵,生母不过是低贱的掖庭女,不然凭借他的野心,朝中会是另外一番局面。

  而楚慕修在宇文靖帐下从军,指不定会将整个相府势力凭添到宇文靖麾下,那才令宇文赫感到担忧。

  楚慕修及两位随行将军一同在府外下马,见到年迈的父母出府相迎,顿时眼眶一热,单膝跪地请安:“孩儿见过爹娘,多年不见,爹娘身体安康?”

  楚泽芳老泪纵横,双手托起那双久经沙场有力的臂膀,泣不成声:“好,好!我儿为国效力,历经风霜,我与你母亲都挂念得很呢!”

  身后一个少年将军拱手作揖:“见过伯父伯母。”

  楚泽芳激动地点头:“左将军,别来无恙。”

  接风宴中,楚慕雅到得有些迟,还有些心不在焉,楚慕修慈爱地问道:“两年前听说慕雅遭遇变故,哥哥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跟哥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慕雅以手支颐叹息:“不瞒哥哥,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在齐国经历大火,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在楚国,如今掐指一算,醒来也一年多了,自己还没从这个梗里回过神来。

  楚夫人喉头哽咽:“慕雅在大火中被房梁砸中头部,昏迷了八个多月,能醒来已属万幸,对于过往之事已经一概记不清了。”说着又是拭泪不止。

  如此煽情,倒把楚慕雅说得不忍,好像平白无故占了她女儿便宜一样,忙不迭地安慰:“母亲不必伤心,慕雅如今不是好好的吗?”

  楚慕修端起酒杯:“说得是,我们一家团聚实在不易,还是别说不开心的,大家干一杯吧!”

  楚慕雅也正要一饮而尽,旁边左小林将军好意劝阻:“小姐既然身子尚未完全康复,还是少饮些酒罢。”

  楚慕雅见他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等到想起来他是那位“肾虚公子”时,她恨不能找块豆腐撞死,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他没认出我,他没认出我,他一定没认出我!”

  楚慕修眼光一转,忙介绍:“这位是我在边境认识的袍泽兄弟,叫左小林,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尤其是箭术,更是百步穿杨,天下无人能敌!”

  左小林脸色一红,道:“楚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见面就见面,为什么非要加个“又”字?难道你是生怕我没有想起来你肾虚吗?

  楚慕雅干巴巴地皮笑肉不笑:“是啊,世界真小,我们好巧。”

  楚慕修有意撮合两人,不停地给两人找话题,楚慕雅只是捧场地敷衍了一番,便借口说累,起身回房。

  ~F看@W正?h版、%章C*节上酷m√匠网^

  倒是国相爷,毕竟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这种觥筹交错下暗藏的玄机很快就看了出来。

  二更时分,楚慕修被叫到父亲房中。

  “此次回郢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父亲说得没错。”原本在家宴中放松的公子哥儿此时正色起来,肃然道,“边境可能要发生变故,据悉,齐国已派遣使者与东胡达成协议,在此之前,羯族及鲜卑族等小部落已经接受了齐国开出的条件,不再与齐国为敌。只怕边境一向太平的局面保持不了多久,东胡很有可能将矛头转向,直指我们楚国了。”

  “可知是何人为使?”

  “正是齐国刚封不久的太子,高僖。”

  十六岁封长康王,十八岁封太子,崛起的速度不仅令朝野震惊,更令天下人侧目。听说其玉相仙姿,器识不凡,而与之曾经有过惊天动地一战的大将军田侬曾经告诫部下,说其“铁胆小生,遇之不可力敌”,可知其在战场之骁勇,连久经沙场的田侬都为之忌惮。

  当年清河一战,赫赫有名的齐国柱石威王战死,士气大跌,败局已定,军中无人敢再接帅令。年仅十五的高僖初生牛犊,临危受命,从秦稷手中接过令符,号令三军,生生扭转颓势,与久经沙场的楚国将士对峙长达半年。若非齐国国君懦弱惧战,下令撤兵,献上城池讲和,清河之战谁胜谁负尚未可知。

  高季衍虽算不得明君,与楚国国君之间相差了无数个秦稷,却在立太子一事上甚是开明,连楚泽芳也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

  “也就是说,高僖如今在东胡?”

  此话一出,偷偷潜伏在房门外的线人顿时悄然离去。

  “父亲说的没错。”

  从东胡返回齐国邺城,郢都是必经之路,若是高僖一死,齐国与东胡之间的止战合约便不再稳定。

  若是立下这个天大的功劳,对于放逐许久的寿王,将是一次难得的翻身机会。而眼下,楚慕修正打算抓紧这个机会。

  “慕修,”楚泽芳语重心长,“你看中袍泽之情,效忠寿王是你的事,但是京城之中,仍是以太子势力为首,连堂堂雍王殿下都被太子如今打压得在朝中抬不起头来。为父不是劝你择易弃难,而是希望你不要将慕雅也卷入党争风波之中。”

  楚慕修想要撮合左小林与妹妹的心思被父亲看破,当下一片愧然:“孩儿只是听说慕雅已经和太子殿下划清界限,小林仰慕妹妹多年,我也不过是想为他们牵线指路,至于成不成,那就要看他们二人的缘分了。父亲都不干涉,孩儿就更不会干涉。”

  楚泽芳欣慰点头:“如此甚好。只是若齐国太子经过郢都,你真的打算趟这趟浑水?”

  楚慕修不解:“父亲此话何意?”

  楚泽芳扶窗而叹:“高僖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否则,凭他在齐国诸皇子之中,年纪不大,却偏偏得威王秦稷赏识提拔,短短几年之内打败他几个兄长成为齐国太子,这份勇略和心思绝非常人能及,又怎么可能在楚国境内轻易出事?”

  楚慕修信心十足:“父亲不必担忧,孩儿已料定会有人前来郢都接应高僖,回来之前已将此消息秘密传回齐国,他几位兄弟,尤其是长陵王和长庆王,想必也不希望他能平安回齐,定会从中作乱。到时他孤立无援,孩儿便可手到擒来。”

  楚泽芳依旧担忧,冠玉一般的脸上,愁绪就一直未曾消去。楚慕修年轻气盛,听不进老人之言,如今立功心切,根本没有想过此事若是不成,会造成什么后果,无奈只是一声叹息。

  宫里平静了一些日子,那头听说秀公主又开始闹绝食,楚慕雅只得三天两头地进宫开导。

  亏得庄姝曾经的满腹才学,和秀公主讲一讲曾经某个公主和亲到匈奴,让匈奴百姓爱戴,美名遍布四海的故事,秀公主消停了一会儿,但过不了几天又开始想不开。

  好在楚慕雅天生热心肠,进宫进得多了也不烦腻,反而更懂了许多宫廷的礼节。

  只是这一日,不巧遇上了故意来找茬的太子妃徐慧。

  “楚妹妹,怎么这么巧,在这遇上你?”不得不承认,在宫里待久了,皮笑肉不笑的功夫也渐渐深厚,好在楚慕雅已经失忆,看待雍容华贵的太子妃,也不过是以看一棵白菜的心态冷眼睨之。

  上次进宫与她错过,因此她并不知道这个妖娆的女子正是当年抢了她太子妃之位的徐慧,这还是她第一次看清她的样子。

  “谁是你妹妹?你谁呀?”

  徐慧继续施展演技:“自从上次听说妹妹出了事,姐姐心里可是十分挂念,日夜向长生天祷告妹妹能早日醒来。许是我一片赤诚感动了上苍,妹妹如今安然无恙,太子殿下和我也就能放心了!”

  她恍然大悟。难怪宇文秀会觉得她配不上宇文赫。那宇文赫虽然不及父亲那般俊逸如仙,至少也可勉强挤进美男子范围之内,而这个徐慧除了眼睛还过得去之外,长得也太平庸了些,尤其是那会说话的鼻孔,简直和她老娘完全没走型,让楚慕雅时不时出神。

  放心是假,巴不得她死才是真。虽然没有了十三年的记忆,她依旧可以推测出当日借太子约见自己,并害自己差点在月华台葬身火海之人,必是眼前此女。

  楚慕雅冷冷一笑:“应该是未能遂你心愿吧?月华台如何起火,太子妃心知肚明,何必在此惺惺作态?”

  毕竟是大家闺秀,徐慧除了心机深沉,涵养确实不错,面对如此质疑仍然面不改色,礼下翩翩:“听说近日太子曾到国相府求亲,被妹妹一口拒绝,这几日太子殿下闷闷不乐,日夜思念妹妹,以至于衣带渐宽,身形消瘦。你知道,太子身为储君,一言一行都在众人瞩目之下,太子殿下对妹妹的痴情早晚传到陛下耳中,以陛下对太子的疼爱,说不定将来我们要共侍一夫。我知道自己容色不及妹妹,若是之前有什么对不住妹妹的地方,还请妹妹见谅。”说着还福了一福。

  长篇大论一堆,楚慕雅早已不耐:“你究竟想说什么?”

  徐慧魅然一笑:“我已备下美酒,想邀妹妹在御花园赏花,从此冰释前嫌。姐姐一片诚意,还请妹妹不要拒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