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李子岩,现在是一个墙布加工厂的工人,每天的生活对于我来说还是听舒心的,我所在的地方属于工业区吧!到处都是一些加工生产厂,这里主要是做关于布业的,像我现在所在的厂是墙布生产,还要一些服装厂什么的,这样在普通不过的生活,我也是渐渐的习惯了,虽然每天都有点累,但是至少心里活在踏实。

  每天晚上我都会做着同样的梦,梦见自己的姐姐,以前的同学,女朋友,以及一切的点点滴滴,不知道为什么我每天都会做着这样的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从我4岁那年在一所孤儿院开始的,我的姐姐......我的出生地是在天南市清水镇的一个小村庄里,当时我的父母不知什么原因把我生下来就遗弃到那个村子里,后来被一个老妇人捡到了,我便在这个老妇人家落户安家了。

  那个老妇人姓林,名叫林子雅,老妇人的家里在当时来说是比较有钱的,一家子人都在城里,因老妇人不习惯城市里的生活就办到了农村来,她还有有个儿子,姓李名叫李镇南。这些事也是后来孤儿院院长告诉我的,毕竟当时我还很小,刚刚出生不久就被我父母遗弃了。

  李婆婆人很好,在这个村子里的人缘也不错,当时村里的人都还没有过上我们现在的小康生活,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能吃饱穿暖就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是吃羊奶长大的,当时根本就没有母乳,李婆婆一个老妇人把我养大也不容易,说来也巧,当时家里正好有一只母羊,是村民送给李婆婆的,就这样我吃着那只羊的奶长大的。

  每个月李婆婆的儿子都会下乡几次来看看李婆婆,毕竟不放心自己的母亲在乡下一个人独自生活。李婆婆就一个儿子,没有再多的子女,儿子名叫李镇南,在当时他儿子是天南市的一个官员,在城里发展的还不错。

  每次李镇南来看母亲都会带很多东西来,有一些必备的日用品,还有吃的,每次吃的都会带很多来,李婆婆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李婆婆经常分一部分给村民,大家也很爱戴李婆婆,这也就是李婆婆为什么在村里的人缘好的原因。

  李婆婆是在一块大石头的旁边捡的我,石头,石头,岩石,后来李婆婆给我取名李子岩,希望我像岩石一样坚硬,不怕风吹雨打...有一次李婆婆的儿子下乡来看她正好看见了当时的我,当时的我在李婆婆家已经有两个月了,李镇南从李婆婆也得知的我的事情,李镇南当时有32岁,结婚几年了,老婆也未能产下男丁,只有一个女儿,他女儿都五岁了。李镇南对李婆婆说想把我带回城市里去,自己现在也没有儿子,想把我带回去当自己的儿子来带。

  当时,李婆婆没有答应儿子的请求,原因就是她一个人在乡下太孤独,没有人陪,老伴三年前就走了,城市里的生活闹心,李婆婆也不习惯,自然是不愿去城市里生活,于是就留下我来陪她。

  李镇南也是非常喜欢我,每个月经常来看我和李婆婆,比之前来的次数都要多,原因就是因为我的出现,李镇南非常喜欢我,给我买了很多婴儿用品,好多好多。

  但是好景不长,四年后的某一天李婆婆因病去世了,当时的我正好四岁了。

  当时李婆婆的儿子给李婆婆在村子里举行了一个简易的葬礼,后来我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李镇南把我带回了城市里,就这样我正式入驻李镇南家,家里的人也挺喜欢我的,都对我挺好,李镇南的女儿叫李雪,现在都9岁了,在上小学了。

  当时李雪姐姐也待我挺好的,每天放学都带着我玩,就这样半年过去了,当时我也会说话了,我总是叫李雪姐姐的名字,还有叫李镇南爸爸。

  太平的日子没过多久就又遇上了件事,李镇南是天南市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员,他当时在选举市长,竞争非常强烈,对手有好几个,其中一个很厉害,害的当时李镇南家里环境一下就变得囧破起来,市长选举失败,事事都不顺,家里也没剩几个钱了,但是那个官员也很难缠,他举报说我们家有两个小孩子,当时本来计划生育管的严格,估计被发现就是要罚款的,当时家里也没几个钱了。

  最后李镇南一家实在是被逼无奈把我送进了孤儿院,就这样我就在天南市的福满多孤儿院了。

  ;√酷O匠√L网首☆发.

  刚开始我不习惯那里的生活,总是哭着吵着要爸爸妈妈和姐姐,但是这些都是无济于事。

  当时的孤儿院肯定是不能和现在的相提并论了,福满多孤儿院有个菜园,有一次我淘气跑进那个菜园里去玩,那年我五岁,小孩子看见新奇的事物都会觉得好奇,当然我也不例外,菜园里开了很多的菜花,自然也就有蝴蝶蜜蜂啥的,当时我追逐着那些蝴蝶在菜园里玩耍,跑着跑着就不小心摔着了,我自然也就哭泣了起来。

  “小弟弟,你哭什么啊!怎么了啊!不要哭啊!姐姐陪你玩!”一个小女孩微笑着说道。

  “姐姐,蝴蝶!蝴蝶!我要蝴蝶!”我叽叽喳喳的朝那个小女孩喊道。

  “好,看姐姐给你抓蝴蝶!”那小女孩说道。

  不一会,那个小女孩还真的捉了一只小蝴蝶。

  “小弟弟,喏!你看蝴蝶!”小女孩说道。

  “姐姐,...”我嘟囔着说道,话说的不是很清楚。

  后来我们俩就经常在一起玩,总是她带着我玩,对非常好,有啥好吃的都分我一半。

  就这样两年过去了,我在孤儿院不知不觉的度过了两年,这两年来是这个小女孩——姐姐一直陪伴着。

  那年我七岁,姐姐比我大两岁,九岁了,已经上学了,不过是在孤儿院学的,姐姐名叫张雪婷。

  “姐姐,你对真好!”我说道。

  “那是必须的,听院长爸爸说以后上大学咱们就能过上更好日子,不用在过现在这样贫穷的日子了,姐以后一定上大学然后带你过上好日子!”姐姐说道。

  “姐姐,你对我真好,我要让你做我老婆,让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说道。

  “好,以后我就做子岩的老婆,做你一个人的老婆!”姐姐说道。

  ......可是,我还不知道这是姐姐最后一次和我说话了,那天过后的第二天姐姐就被一户人家领养了。

  当时的我以为姐姐在和我玩捉迷藏,我到处找她,可都还是没有找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心已失说:

不喜勿喷,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