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清脆的骨头断的声音,接着就是惨叫声,这人的身体不断的扭动着,双腿也不断的踢腾着,嘴里更是骂起了不堪入耳的脏话。

  啤酒瓶子被这人踢的飞了起来,重重的落在远处的土地上,小武站起身体狠狠的踹了两脚,对另外几个人说道:“先把脚趾全部都折了,如果还不说就折手指,再不说就把手筋脚筋全他妈挑了……”

  我狠狠的打了个冷战,以前一直以为这些事情只会发生在电视或者是小说里面,但是没有想到我今天的的确确的见识了一番,这或许就是小五在来时路上说的好戏。我隐隐约约有些排斥这些东西。

  回到别墅里面,餐桌上面已经摆满了饭菜,伟哥热情的我按到了桌子的边儿上,而小五则是先去了洗手间。

  “快,快,快,帮我接一下,烫着我了……”嫂子从厨房里面端着一个白色的磁盘子快速走出来,伟哥赶快接了过来,放在了桌子上面,是红烧肉,我最爱吃的红烧肉。

  嫂子把双手捏在耳垂上面,看了看我说道:“啊军手方便不,要不我给你拿个勺子?”

  这时候我才仔细的打

  量了一下嫂子,年纪跟我差不多,顶多十八九岁,皮肤很白皙,但是身上却没有一件首饰,头发也只是简单的扎了个马尾。

  “不用麻烦了嫂子,我右手没事儿,能用筷子……”

  小武也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这一顿饭是我来广东以来吃的最安心的一顿饭,或许全部都是家乡菜,也或许是越哥嫂子和小五的热情让我感受到了一点家的味道。

  他们不停的给我夹菜,生怕的吃不饱一样,我心里微微有些奇怪,为什么伟哥和嫂子会对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这么的关心,后来我才明白过来。

  “小军,你跟我来一下!”吃过饭后,小武在帮嫂子收拾桌子,我因为手上有伤倒是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坐在客厅里面的沙发上面。

  越哥点了根烟,忽然间叫了我一声,直径就向卧室走了进去,我从沙发上起来,紧紧的跟了过去。

  进了房间,伟哥示意我把房间的门关上,吐出一个大烟圈后他道:“先坐下,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我顺从的坐在了椅子上面,默默的看着他。

  “你有胆色,我看的出来,昨天如果不是你,红毛肯定是折了,怎么样兄弟?还去深圳吗?我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开了个麻将馆,还放些贷款,我看你也不要去深圳了,留下来帮我好了!我徐越不会亏待你的……”

  我楞了一下,这是越哥的邀请,从这一套别墅来看越哥已经在这里混的不错了,虽然我已经是个逃犯,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走这条路,一时间我有些迟疑。

  越哥看出了我脸上的迟疑,他把烟头摁在了水晶烟灰缸里又道:“我看的出,你对我也很怀疑,实话告诉你,昨天晚上不是你对我说家乡话,而且说你叫陈军我肯定废了你……”

  我的心里面又是一惊,眼睛向四处看了看,想寻找一个顺手的家伙。但是下一刻我紧绷的神经又舒缓起来。

  “我真是有个堂弟叫陈军的,和你的名字一模一样,年纪也差不多……”

  他开始喋喋不休的把另外一个陈军的情况详细的告诉我,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越哥会听到我说我叫陈军的时候不但放过我,而且请我吃饭,而且第二天送我去深圳。

  原来小时候越哥带着小他十岁的堂弟出去玩,但是陈军却是淹死在了河中,因为这个越哥的叔叔恨死了他,两家人已经多年不再联系了。

  越哥说到最后烟圈都有些发红,“说实在的,真他妈巧了去了,你放心,以后你跟着我,我拿你当亲弟弟一样!”

  或许是我感动了,也或许是我当时真的很想依靠越哥的力量,我犹豫了再三,终于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越哥,其实我是个逃犯,我杀了两个人……”

  鼓起勇气说出这话出来,我就忍不住哭了出来,这断时间所有的委屈和艰难我再也压抑不住,全部都变成了泪水向外涌了出来。

  我哽咽着把这断时间经历完完整整的讲了一遍,并且还把自己不叫陈军叫陈宇飞的事情也告诉了越哥。

  酷z匠m_网永久::免费s、看小#3说7

  他并没有惊讶,只是自嘲说道自己也是个逃犯,是保外就医的时候逃出来的,并且笑着骂了我两句,让我以后就叫陈军,说正好掩盖住我逃犯的身份。

  我穿上了新买的衣服,是越哥和嫂子给我买的,很合身,越哥让我在别墅里卖弄呆着,等风头过去了再出去。

  我知道这是为我好,所以我很听话,这天就在这个小院子里面,足不出户,无聊的时候就看看电视,或者是嫂子做饭的时候打个下手。

  晚上我睡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感受着新买的被子上的温暖,我睡的很安心,仿佛是找到了一个依靠,我睡的狠是香甜。

  第二天早上时候,我是被一阵嘭嘭的沉闷声音弄醒的,穿好衣服,拉开了窗帘,外面院子里面站着三四个人,其中有越哥和小武,另外两个面生的很,没有见过。

  小武的手臂上安置着一个厚厚的垫子,而越哥正在用拳头狠狠的击打在上面,嘭嘭的声响就是来自这里。

  另外两个人则是穿着紧身的黑背心,站在不远处默默的看着,最终越哥狠狠一拳打出去,小武的身体飞快的向后退了出去。

  “怎么样?小武?你来打,我来做靶子?”越哥把双手的圈套摘了下来,放在了院子中的石头桌子上面,向小武叫道。

  小武把手从垫子的背里面掏了出来,把垫子扔在了一边儿上,“不来了,不来了,我这胳膊受不了了,在练上一下,我怕胳膊都折了,一会儿我还要出去呢!要是胳膊被您给打残了,晚上我还这么办事情啊?”

  越哥笑了笑,两个人坐在了石头凳子上面。

  我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手上面拿了两玻璃杯开水,慢慢的向他们走了过去。

  “小九睡醒了啊!伤病员多睡会儿啊!要休息好了!”越哥听见了响声回头看见我道。

  把这两杯水放在了石头桌子上面,挠了挠头笑了笑,“这点伤还不算是什么!身体没有太大的问题,你看我的手活动着一点都不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