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忽然间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两个身上穿着警服的人,其中一个夹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甚至有从床上跳下来夺路而逃的冲动。

  “小武,又他妈惹事了?”

  “嗨,领导,看您说的,这不是有人来闹事吗?这不,我们连折了两个兄弟,一个还子啊重症监护室里没脱离危险呢!”

  小武仿佛和这两个民警很是熟悉,赶快给两个人搬了椅子,从身上拿出烟来分散给两位。

  这两位民警在床跟前坐定了,其中一个脸比较黑的把公文包拿出来,从里面拿出笔记本和笔出来。另外一个脸微微发黄的人把烟点上问我道:“叫什么名字?”

  被子里面的另一只手因为紧张紧握着,现在伤口又疼了起来,“我……我叫陈军……”

  “徐越的表弟是吧!”黑脸的民警写了两下又问道。我则是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来惠州的?还有那昨天的经过给我讲一下!”

  我向小武看了两眼,他对我点了点头,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刚到惠州,我堂哥接了我,吃了个饭就到他店里去了……”

  除了前面的东西是我捏造的以外,后面的东西我基本上都是如实的讲的,我承认我这个文科生讲故事的能力还可以,把整个事情完整的讲了一遍以后,两位民警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黑脸的民警把本子合上放到了公文包里。“小武,以后你们可要老实点,我看这可能是有人眼红,要报复你们,这次算是明的,就怕人搞暗的,到时候事情出大了,老子可就难做了……”

  “领导,您放心,以后我们老老实实的做生意,绝对不给领导添一点的麻烦,明天晚上您两位有空没有?越哥想请两位去玩玩,三叉口新来了两个,水灵着呢!要是领导有空,明晚上我去接您两位下班?”

  黑脸的民警脸上浮现出令人玩味的神情,“小武,你现在可是越混越精了,明天晚上不行,还有任务,过段时间吧!”

  “这不是进去两次,领导教育的好吗?还有这事领导多费费心……”小武从病床头的柜子里面拿出两条黄鹤楼出来,放到一个装牛奶的纸袋里塞给了黄脸的民警。他假意推脱了几下,就顺势接了过去。

  小武把两位瘟神送出了门,我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病号服在这一会儿的时间都被汗水浸湿了,手心里面黏黏的,我从被子里面把手拿了出来,才发现左手上缠绕的白色绷带上面被鲜血浸湿了。

  “砰……”门被关上了,小武暗暗的骂了两句,回头看了看我道:“第一次接触条子啊!看你紧张的,有什么!不就是穿着一身皮吗?”

  “武哥,我……我想出院……”

  小武并仿佛感觉到我有些不对劲儿,但是他不知道我不对劲儿在那,在我极力要求出院的情况下,他给越哥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医生开了一堆儿的药,开着一辆面包车把我送了回来。

  越哥住在一个破旧的城中村里面,这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但是外地居多,都是做些小生意,不是在街边儿上卖炒米丝胡辣汤,就是摆地摊卖一些生活用品的。

  小武仿佛是和这些人很熟悉,把面包车的车窗摇下来,不住的给外面正在行走的人打着招呼。

  终于车停在了一排低矮的楼房房前,我们两个下车了,他没有锁车门,甚至连车钥匙都没有拔,提起一大包药就带我进了楼房里面。

  #酷匠网\正版u}首:q发zU

  这房子外表看着十分的简陋,半个山尖从楼房上面冒了出来,周围也十分的杂乱,到处都可以看见生活垃圾四处堆积着。

  进了门,才发现这一排楼房一层是通着的,里面五六个人正光着膀子打牌,地上到处都散着啤酒瓶子和一次性的饭盒。他们见有人进来看了一眼,然后就要起来,小五对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

  接着就低头钻进了后墙上一个半人高的洞里面,我向这几个人看了两眼,这些人的身上不是纹身就是伤疤,看的我心里面微微有些发寒。

  等我也钻出了洞,眼前豁然开朗起来,一个很不是很大的院子,最里面是一栋别墅样子的房子,左边的院墙旁边拴着两只巨大的狗,正在对着我狂吠着。

  小武捡起一块石头向狗扔了过去,骂了两句,这两只狗才灰溜溜的夹起尾巴靠墙蹲了下来。

  “啊军,快走,我带你看出好戏……”

  我当时也隐隐有些好奇,不知道小武指的好戏是什么东西,直到进去我才明白所谓的好戏原来就是……

  别墅的房间不是很复杂,小五带我进屋以后,把药扔在了茶几上面。厨房里面飘来一阵香味并且也传出一个声音出来。

  “小武回来拉,把阿军带回来没有啊?”

  “嫂子,肯定带回来了,而且是活蹦乱跳的!”

  “那就好,你越哥在后院呢!等会一起来吃饭啊!”

  小武应了一声,拉了拉我小声道:“嫂子还给你买了两身衣服,等下拿给你,我们先去看好戏去……”

  这别墅后面还有一个小门,从这里往前走两步就是我刚才看见的山了,不远处可以看见一个巨大的洞口,洞的前面是一个涌砖头和石头垒砌的大门,上面模模糊糊的还能看见一个红色的五星和一些繁体字。隐隐约约还有惨叫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等我进去,顿时被里面的情形吓了一跳,一条长长的甬道,里面的灯光昏暗,深处的惨叫声越发的清晰。

  “这不知道什么时候挖的防空洞,但是挖的不深,现在专门是关油子用的……”小五的话让我有些不明白,不明白油子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转过一个弯后,灯火忽然间明亮起来,一个不大的洞穴,上面吊着一百瓦的灯泡,把周围照的十分的明亮。我第一眼就看见了越哥,另外是几个穿着紧身背心的人。

  一个浑身赤裸满身是血的人正被绳子绑在一扇铁栅栏门上面,被人用橡胶棒狠狠的抽打着,惨叫声正是从这人嘴里发出来的。

  “你他妈说不说,在不说老子废了你……”

  橡胶棒狠狠的摔在他的脸上,鲜血带着口水在他的嘴角淅淅沥沥的向下流着,这一下十分的重,让这人好像有些昏沉,他摇晃摇晃脑袋,往地上狠狠的吐了口口带血的口水,“老子就是不说,有本事你龟儿子弄死老子……”

  他的声音我有些熟悉,仔细的看了两眼这才看清楚,就是被我用叉子扎伤的人,但是他的五官已经肿胀的不像样子,猛的还看不出是他,身上纹的青色龙也被留下的血掩盖了大半部分,有些看不清楚。

  “越哥,我看是问不出来,干脆埋了算了……”拿着橡胶棒的人活动一下手转身道。

  “没事儿,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挨多久,接着打,打到说为止……”越哥已经看见我和小武进来,对这人吆喝一句就向我们走了过来。

  “怎么这么急出院!不等伤再好一点再出院?”

  “嗨!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非要出院,说身上的伤没有事情,在医院也是多花钱!”

  越哥看了看我,我的眼神有些闪躲,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哥不在乎钱,算了,你嫂子应该做好饭了,先吃饭,吃完饭哥带你去见见世面……”

  我点了点头,余光中看见小武走到满身伤痕的那人面前,从地上捡起一个啤酒瓶子,把这人的脚趾塞了进去。只见他邪邪的笑了一下,“这是我替红毛要回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猥琐的肥说:

吖吖哦哦呃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