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门进去,迎面传来一阵杂嘈的声音,里面烟雾缭绕,我好像是进到了老家的灶房里面,里面的空间很大,大约有一两百个平方。

   几个光着膀子的人挥手给越哥打了个招呼就忙碌去了,周围站着或者是坐着形形色色的人,有男有女,操着各种地方的方言说笑着,哗啦哗啦洗麻将的声音此起彼伏,有的人脸上挂着得意,有的人好像是输红了眼,每打一张牌出去就骂上一声。

   地上随处都可以看见熄灭和正在燃烧的烟蒂,最里面一个小小台子,里面坐着一个稍微有些帅气年轻人,他正用手指捻着一叠小面额的钱,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

   “王涛,今天怎么样?账收回来了吗?”

   这个叫王涛的人抬起头来,笑了一下说道:“放的几个老虎机还行,就是小武他们还是没有把账要回来,我让小武他们蹲在那里,免得让那孙子给跑了……”

   越哥点了点头,看到王涛不住的打量我就拉过我道:“我堂弟,刚从老家过来,今晚上在这儿睡一晚上,明天一早我来接他送到深圳去……”

   王涛点了点头,“正好小武他们不回来,就让他睡小武那里得了……”接着王涛就把手上和抽屉里面大面额的钱拿了出来,码的整整齐齐的,用皮筋箍好,放在了越哥的手上。

   这时候我身边儿的客人忽然间拍了一下桌子,狠狠的骂了一句,“草你妈比的,我就不信了,今晚上你一直赢,不会是出老千吧!”

   我心里面猛的一惊,向后退了两步,只见一个身上纹着一条龙的人指着对面的一个身穿保安服的人叫道。

   “你妈比,你才出老千,输不起就不要玩,你昨天赢了老子一万多,老子吱声了吗?”

   周围几个光着膀子的人迅速的围了上来,一个头上染了红毛的人先是看了看越哥,看见越哥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个人争吵,就拍了拍两个人道:“好好打牌啊!别特么惹事……”

   “b崽子你看到没有,他出老千,老子惹个锤子事儿了?”

   这个被骂的红毛脸瞬间就拉了下来,他还是回头看了看越哥,但是越哥还是笑盈盈的并没有过问。

   红毛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折叠小刀出来,在这人的面前晃了晃,“你他妈最好嘴巴给我干净一点儿,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

  周围的的杂嘈声响迅速停止了,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转移到这里,他们的脸上都带这惊讶,而有些人看这身上满是纹身的人眼神中好像还带着一丝的戏谑。

   但是下一刻,所有人的眼睛都掉在地上,越哥也不例外,这身上纹着龙的人好像是有些害怕,慢慢的把坐了下来,嘴里面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什么。

   就在以为这事情平息的时候,这人忽然双手往前一伸,抓住红毛的手腕,接着狠狠的把红毛的手腕掰了下来,折叠刀狠狠的插进了红毛的肚子里面。

   四周全部都安静了下来,纹龙的人拔住了刀子放在了红毛的脖子上面,叫嚣起来,“龟儿子,给老子耍横,老子混江湖的时候你们毛还没有长齐呢!”

   红毛双手捂住了肚子,鲜血正不断的从手指缝隙间向外面涌着,看场子的人已经操上了家伙。

   “都特么别动,那个敢上来?动一下老子就让他死!”纹龙的人用胳膊勒住红毛的脖子把身体转向了越哥,正好把整个扯面放在了我的面前。

    越哥笑道:“兄弟是混哪里的?我徐越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吗?”

   这人笑了笑,“徐越,哈哈,你没有得罪过老子,但是老子就是看你不顺眼,听说你很牛逼,也很讲义气,老子今天就试验一下,看你是不是个讲义气的人,老子不要多,五万块,再要你徐越一根小手指,现在给老子,老子马上就走,不要想着拖延,老子可以慢慢等,你手下的马仔可是等不了……”说完这纹龙的人还低头看了看脸上已经苍白的红毛。

   我心里面很是慌张,这样的事情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但是今天我却亲身经历了一番,双腿又开始颤抖起来,我狠狠的扭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剧烈的疼痛让我的腿不在颤抖了。

   又摸了摸口袋里面的不锈钢叉子,这人拿刀子的手就在我的面前,而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伟哥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侧面的我。

   越哥把吧台上的那一捆钱在手里晃了晃,“钱可以给你,手指也可以切,但是兄弟留个名号,以后我徐越也好拜访拜访……”

   红毛在他的怀里面呻吟了一下,甚至连嘴唇都有些发白了,这人看到钱以后,勒住红毛的胳膊微微的松了一下,用另外一个拿刀的手勒住红毛,手就向前伸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反而平静了起来,好像身上一点都不紧张了,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画面,想想越哥帮住我的一切,我忽然鼓起了勇气,最终我的一只手向前伸过去,另外一只手扬起叉子也狠狠的戳了下去。

   和我想的一样,左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而右手抓着叉子狠狠的戳在了他的肩膀上面。

  “哎吆……”

   这人惨叫了一声,手臂狠狠的向我的胸前捣了过来,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被一头奔跑的牛撞了一下一样,身体重重的砸在了旁边的麻将桌上面,后脑勺被坚硬的麻将桌子撞击的有些昏沉,接着手上传来了一阵阵的凉意,我迷迷糊糊的抬手一看,手掌上面一条深深的伤口正在往外涌着鲜血。

   我赶紧攥紧了拳头,但是血还在不断的向外面涌着,一阵天旋地转,周围到处都是变了声的杂乱声音,接着两眼一黑,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屋里面雪白的灯光晃的我的眼睛刺痛,嘴里面也一阵阵的发苦,喉咙里面好像是被烟熏火燎一般,但是膀胱却涨的厉害。

   脑袋还是有些昏沉,我想用手轻轻的捶自己的头两下,抬起手,手背上却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疼感觉,眯着眼睛一看,手背上正扎着一根输液管,因为抬手,牵扯到上面的吊瓶也晃荡了两下。

   “别动,先别动,你醒了?”一个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一张帅气的脸映入我的眼帘,这个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看见我醒了,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机,拇指在手机上按了几下,就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耳朵边儿上。

   “越哥,啊军已经醒了……恩医生说没有事情,轻微的脑震荡……红毛还在重症监护室里面,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恩……好的,我知道了……”

   他给越哥打了个电话,看了我一眼道:“我叫小武,抽烟吗?”

   我摇了摇头,“医院不让抽烟,有水吗?我想喝点水!”

   小武点了点头,从床头的柜子里面拿出两罐脉动出来,我接过一瓶,灌了下去,甘甜的滋味一下子滋润到我的心窝里面。但是由于喝的太猛,一下子呛到了,拼命地咳嗽起来。

  I-酷匠KN网@首w3发

   “你那么着急干嘛!听说你小子不错,从家里刚来?我先替红毛谢谢你了,等你出了院我请你玩,地儿你挑……”小武的拳头亲昵的捶在我的肩膀上面。

   我笑了笑,感觉和他熟悉起来,不那么分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猥琐的肥说:

全新的混混生活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