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跟我去吃饭去……”他一把扯过我的衣服扔在了我刚才躲的角落里面,拉起我就向那一片明亮中走了过去。

      街道边儿上的大排档老板跟他很是熟悉,先是借了水管,让我洗了手和脸。接着就拉我到最里面的小包间里面。

      老板飞快的弄了四个凉菜,还拿了两瓶啤酒,拍着这人的肩膀道,“越哥今晚上怎么这么有空,一会儿我们喝两瓶?”

      原来我抢的这人叫越哥,我心里面稍微有些安定,但是还是有些担心。

      “不了,今晚喝多了,还遇见抢劫的了……”

      “那个王八羔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废了他……”

      我忽然间又紧张起来,摸了摸口袋,里面有我刚才洗手的时候顺的一个不锈钢的叉子。

      “去去去,赶快忙活你的去,今天我老表刚从老家来,我和他好好聊聊……”越哥一说这话,刚才还义愤的老板脸上马上又换成了笑容,“那你们聊,我先去忙,有什么事情就叫一声……”

      包间的门被退出去的老板轻轻的合上了,这时候我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对面的越哥。剑眉,一看就带着一股杀气,脸很消瘦,说不上英俊,但是也有些气势,胡子被刮的干干净净,下巴上一片青色。头发比我的还长,但是没有染颜色,身上的衣服穿在我的身上,他只能光着个膀子,可以看见他胳膊上面青色的英文字母刺青。身上可能是经常运动的原因,没有一丝的赘肉。

      他从筷子笼里面拿出两双一次性筷子,扔给我一双,自己在花生米上夹了一筷子,“你先垫点,我已经让他给你炒了个米丝,一会儿就上来……”

      我的手从口袋里面拿了出来,把筷子扯开,肚子忍不住又开始叫了起来,的确是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从早上到现在连水都没有喝上一口,我轻轻的夹了一筷子豆干,放在嘴里,顿时感觉这味道简直是无法比拟的。

      但是这时候肚子狠狠的叫了一声,越哥笑了笑,从口袋里面掏出一盒烟出来,黄鹤楼,点上一根,然后丢给我一根。

      “大爷的,饿了就吃,还扭捏什么,刚才抢劫时候的劲儿哪去了,怎么现在跟娘们儿一样……”

      一提到刚才的抢劫,我顿时又不好意思起来,甚至有些不敢去看他,这时候包房的门被推开了,老板笑盈盈的端着一大盘炒米丝从外面走了进来。

      “越哥,您看您还要点什么?我这就给您做去……”香气四溢的炒米丝放在了我的面前,。

      “你忙去,月底去找我一趟,我把上次的帐给你清一下……”

      “嗨……这个不急,不急,您先吃着,我去给您弄个汤去……”

      包房的门又被关上了,越哥狠狠的吐出了一团烟雾道:“快吃吧!吃完了我给你找个地方睡觉,明天我把你送上车去,路费我给你出,你年纪还小,以后可不要再干这活了……”

      一时间我有些发愣,忽然之间的转变让我有些激动,我深深的感受到人在绝望的时候,有人给你一根救命的稻草时候你的感受,就是那时候的感觉。

      直到很多年后,我还是一直没有忘记越哥那时候对我的帮助,让我在绝境中看到了希望。

  看。I正版uY章节M上酷hV匠7网b,

      和着眼泪吃完了这一盘炒米丝,不是委屈,我想那是感激的眼泪,我忽然间感觉越哥真的好像是我的亲人一样,又一种亲切的感觉,甚至连他脸上的带着杀气的眉毛也亲切起来。

      我的确是饿了,这一段时间保守精神煎熬的我身体瘦了很多,但是饭量见长,我把桌子上的饭菜全部都打扫干净以后,把一盆西红柿鸡蛋汤也喝了个底朝天。

      越哥一直抽着烟,默默的看着我,脸上不时还露出一丝的笑意。

      吃完了饭,和老板打了个招呼,伟哥带着我在这灯火辉煌的大街上走着,最后走到一个麻将馆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猥琐的肥说:

陈宇飞已经换成陈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