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就天就黑了下来,我把自己的身体藏在两个建筑之间的狭小空间里面,包被我扔进了最里面,手里面拿着刚刚从地上捡的一截钢筋头。

     不停的观察着偶尔走过的人,因为这个小路比较黑,所以人不是很多,先是一个年级很大的老太太,她走上十几步就要歇息一下,仿佛是很累的样子,这个情况我很熟悉,邻居家的奶奶就是像她那样子,是因为心脏不好的原因。

     我忍了忍没有动手,我怕伤害到他,接着走过来一个拉着小孩的妇女,看身上的穿着并不是很富裕,应该是晚饭后出来散步的,我又忍了忍还是没有动手。

     每一个从我的面前经过的人,我都没有动手,因为我知道这些人跟我的父母一样,都是在生活中挣扎的人,真的狠不下心去干这样的事情。

     肚子里面传来了一阵咕噜咕噜的响声,紧握着钢筋头的手心已经全部是汗了。

     终于一个醉汉歪歪扭扭的从远处走了过来,他的嘴里面还哼着小曲,我很熟悉,是豫剧。我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连呼吸都有些紧促,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又深深的呼吸了一下。

     这醉汉终于走到了离我不远的地方,他扶住了墙,头低下来,先是干呕了两下,接着液体混合着杂物就从他的嘴里面喷射了出来。

     感觉着这些酸臭的呕吐物从地上溅到我的身上,我心中也只一阵的犯呕,强自忍住这种感觉,转眼间他吐完了,把嘴用手背狠狠的擦了擦,就要从我的面前走过去。

     我咬了咬牙,心一横,人就冲了出去。

       “把……把你的钱拿出来……”我压低了声音,用钢筋头抵住了他的肚子,因为害怕和紧张,我说话都有些颤抖。

      这个人并没有我想象的反抗,他摇晃了一下身体,看了看我道:“小比崽子,敢……敢抢我?你知道我是……是谁吗?”

      我更加的慌乱,“快……快把你的钱拿出来,我……我不要多,给我一百块就行……”

      他低头看了看我手上拿的半截钢筋,又看了看我的脸,“抢劫最少拿个刀啊!拿半截破钢筋就敢出来抢劫……”

      说话间他手狠狠的向我脸上扇了一耳光,我有些蒙了,不但是因为这重重的一耳光,而且是他说的话,竟然和我的家乡话一模一样。

      接着,他一手卡在了我的喉咙上面,脚狠狠的在我的肚子上面踹了一下,身体重重的趴在了地上,我努力的蜷缩着,钢筋头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疼痛,只有疼痛的感觉,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我屏住呼吸,脸上的五官都要挤在一起了。

      “我操,在这一片儿,我还没有遇到像你这么胆子大的小崽子……”

      又是一脚狠狠的踹在我的头上面,无数的金色蝌蚪在我的眼前游动着,乱窜着,我感觉自己的观感都有些迟钝了。

      这人看了看地上正在蜷缩的我,慢慢的蹲下了身体,用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脸,另外一只手拿出一把弹簧刀出来。“小子,你混哪里的?”

  v最Id新章m_节、上酷:#匠z=网y

      肚子上的疼痛稍微减轻了一些,我那时候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逃,赶快逃,免得被他捅上几刀,那样我真的就完了。

      “老乡,我不混的,我刚高考完,我刚来这里,下车时候钱全部都被抢了,真的都被抢了,我一天没有吃饭了,我没有办法,我只能这样,我……对不起……”

      这次我说的不再是普通话,说的地道的家乡话,希望这个人念在老乡的情况下放我一马。

      或许是因为乡音的亲切,也或许是我的道歉让他动了恻隐的心,借着微弱的光,我看见他脸上明显的变化了一下。他踢了我一脚,让我从地上起来,我忍住肚子上的疼痛,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老家是哪里的?”

      “东安的”

      “身份证有吗?”

      “包被抢了,没有了……”

      “一天没有吃饭了?”

      我点了点头,并且捂了捂已经肿的不像样子的眉骨,“从早上到现在,一顿饭都没有吃,而且追抢钱的那两个人还被打了一顿……”

      这醉汉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感觉我没有说谎,一把拉住我,“所以你就只要一百块钱?”

      我转动了一下眼睛,“我只是想吃个饭,有钱坐车去外地去,我表哥已经不在惠州了,我……”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打断了我的话,“叫什么名字?”

      我楞了楞,编了个假名字,“我叫陈军……”

      他笑了笑,没有再问什么,指了指远处明亮的地方说道,“走吧!我请你吃宵夜……”

      我内心里面有些忐忑,但是又不敢动,刚才他的身手我是见了,喝醉了酒还这样,这一会儿忽然间清醒了很多,我就更不是对手了。

      “老乡,大哥,我真的是第一次,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干了,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报警好不好?”

      他忽然间笑了起来,“报警?我没有那个兴趣,我说了请你吃宵夜,快……快把身上的土擦干净喽……”

      说完话,他还亲切的帮我拍了拍身上的土,手上碰到我刚刚摔倒在地上时候衣服上粘的呕吐物的时候,他用手擦了擦脸,“把衣服脱了,大男人,别扭扭捏捏的……”

      说完他一把把自己身上的花格子短袖扯了下来,递给我。我战战兢兢的把身上的衣服脱掉,接过了这一件衣服,有些不知所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猥琐的肥说:

嗯嗯啊啊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