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在一个鞋产上班,已经在这里有5年工龄的他混的还不错,已经混上了组长的位置。

    因为这个鞋厂面最为闷热和累,所以我被分配到了相对还算不错的一个鞋室里面里面,他只是把我交给交给他的朋友,让他们把我带到了我要去的一个鞋室。

    刚进门就能听见一阵阵的机器在喧嚣,震的我的耳朵都有些受不了,每一个人都带着一个厚厚的口罩,因为有一些鞋子是胶的,在制作胶鞋会有大量的有毒的味道出来。

    我被扔到了一个小小的办公室里,一个姓王的敦厚男人笑盈盈的接待了我,在办公桌子的后面他问了我一些乱七八遭的问题,然后让我填了一张表,当看到我的联系人里面写的是表哥的名字,他有些惊讶,但是随即这惊讶就变成了笑容。

    “你是詹泽辉的表弟?”

    我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来,从这张洁白的桌子后面转到了我的面前,用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和你表哥可是好哥们,之前就是一个车间的,我们也是一起进厂的,你在我这里可要好好的干,千万不要丢了你表哥的脸,我姓王,以后叫我王哥就好了……”

    一口四川味儿的普通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别扭,但是我的心里面却十分的亲切,原来领导是表哥的好哥们,那以后我可要更加的努力,别丢了表哥的脸。我心中暗暗的想到。

    给了我一个大口罩,他也带上了口罩,就带我去了车间里面。

  车间和他的办公室是紧挨着,中间就多了一道玻璃的门。

    里面的机器有三种,从外表就能看出来,一种是破旧的订车机,一种是比较新一点的机器,还有一种就是自动的。

    两边的人都停了下来,看着新来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合,我的手心里面不由的捏了一把汗出来。

    最后走到了车间的尽头,王哥拍了拍一个正在打瞌睡的老师傅,这老师傅猛然精神起来,脸上带着一丝的尴尬。

    “老王啊……给你弄了个小徒弟,好好照顾,把这制造鞋的过程教会了你想干啥就干啥……”

    这句话说出来以后,可以看见老王师傅脸上的狂喜,“好的,没有问题,老大,我办事儿你放心……”

    王哥点了点头,指了指老王师傅对我说道:“以后跟着老王,争取快点把这制造鞋的技术学会了……”

    然后他又丢我笑了笑,就向办公室的方向走了去。

  。看S$正S版章9…节上酷匠网.;

    老王仿佛是急于想从这两台机器上脱离回去偷懒休息,所以他教起我来分外的用心,甚至连瞌睡都不在打了。

    这种机器是半自动的,但是每天的产量都是钉鞋机的一千的数量,所以如果开老的钉鞋机的话,只需要每天产上两三百双鞋就可以,并且是小孩的鞋子,而我这两台机器则是每天要产上500双鞋子。

    老王师傅教了我半天,我就已经差不多掌握了所有的东西,所以他兴高采烈的就去了他向往已久的懒觉,而我则也开始努力的为我第一份工作。

    原本想我会就这样平庸而麻木的生活下去,但是生活往往富有戏剧性和波折。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那样的冲动,但是如果要重新再来一边儿的话,我还是会选择冲动……

    前两天我的产量都是老王钉鞋的一倍,俩千双鞋子也就是每天的产量是鞋子,我的努力工作却给下一个工位,也就是镀膜的人增加了大量的工作量,我下一个工位的板整天堆积如山。

    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会给我带来麻烦,我只是认为要干了就好好干,不能给表哥丢脸。

    终于有一天王哥找我谈话的时候,我才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啊宇啊……我听他们说你干的不错,每天的产量都是以前老王的两倍啊!”

    我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红,但是还是控制住自己内心的小喜悦,“王哥,我知道你和我表哥是好哥们,那个我也不能给你们丢脸是吧……”

    “是是是,但是你这一弄,你有没有想过和你一样钉鞋的人会这么样,你一天的产量是他们的两倍,他们是在偷懒么?

  还有下一个工位的人,他们增加了大量的工作,完不成怎么办?我再把这工位上加一个人?你看看,你看看,钉鞋的人有多少意见……”

    我蒙了,彻底的蒙了,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多的道道,看着他喋喋不休的嘴,我才发现这个社会并没有我想想的那么好混。

    最终我被臭骂了一顿,被扔回到了车间里面,虽然我的心里面很难受,但是我还是认为王哥是对我好的,想让我明白这些做人的道理。

    但是这样的事情接踵而来,连绵不绝。

    “今天你的做的鞋子怎么坏了那么多?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子啊!是不是对我说你有意见?我和你表哥可是好哥们……”

    “你早上为什么把一台机器停机保养,现在任务这么紧……”

    “你今天竟然钻了三千多双鞋子,你还要下面的人活吗?”

    “机器上面的灰怎么没有擦……”

    “你竟然在开机器的时候坐着开,你看看那些二三十年工龄的人都没有资格坐……”

    “弄坏了几十双鞋你知道这些鞋有多贵,一块成品都顶你两月工资……”

    “你的头发明天减掉,车间不允许留过耳的头发……”

    “你竟然半夜时候打瞌睡,还被人抓到了……”

    我基本上每天都要挨骂,从刚开始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到大庭广众下面,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也从几天一次变成了一天十几次。我开始发现,我仿佛成了一个惹祸精,车间里面的人,也可以说是所有的人都不愿意理睬我。

  并且还有几个狗腿子不时的监视着我,向他回报我任何的一点点的错误。

    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子,我有些迷茫,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难道我真的是不适合在这个社会上生存,还是……

    在这里干了将近一个月了,再有三天就要发工资了,我想拿了工资以后就离开这里,再找一份别的工作,这里压抑的气氛让我喘息都喘息不过来。

    也许是表哥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儿,也或许是听到了什么,晚上时候他带我去那个黑诊所里面换完纱布,和陈医生侃了会儿大山,回去的路上他忽然间问我:“你们车间主任,那个姓王的有没有为难你?”

    “没……没有……”我又撒谎了,我感觉表哥和这人玩的那么的好,如果说出来会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兄弟感情。

    “真的没有?”表哥语气更加严厉了,好像是小时候父亲再逼问我考试的成绩一样。

    我马上露馅儿了,眼泪又在眼眶中不住的打转。

    “哭哭哭,就知道哭,真的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坚强起来,遇到点事情就知道哭……”他仿佛也感觉说话的语气有些重,接着他的语气缓和下来,“受委屈了吗?说实话……”

    等我把这段时间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的时候,表哥彻底的愤怒了,他狠狠的踹了一脚路边的垃圾筒,然后拉起我,“回去,明天我去找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猥琐的肥说:

我不更新你们就看不了还骂我为什么不更新。

更新了有时候字数多字数少你们也要骂我。

我不知道怎么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