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投靠表哥

  表哥虽然不是我的亲表哥,但是听到我电话里面略带委屈和哽咽的声音,再听说了我被抢的事情后,火急火燎请了假到车站来接我。

    车站离他们的上班的地方并不远,两站地的距离,他十五分钟后就看到了失魂落魄的我,关心了几句,从我手里接过了行李,叹了两口气,就赶快带我去了近处的一家小小的诊所里面。

    这地方应该是一个黑诊所,因为没有门牌,也没有招牌,有的只是墙上用红油漆刷的一个大大的红色十字,里面的医生是一个穿着满是污迹的白大褂的半百老头。身体肥痴,手里面拿着一个锈迹斑斑的听诊器。

    当我脱下衬衣,看见自己的伤口时候,这才被吓了一跳。

    衬衣袖子上一个大洞,露出了里面的纱布,而纱布上面还在不断的向外面渗着鲜红的血液。

    他先用剪刀把我的胳膊上面的纱布减掉,里面的伤口接触到空气,一阵轻微的凉爽感觉。

    表哥和医生看见我胳膊上的伤口时候都吸了一口冷气。

    “小宇,胳膊上是怎么弄的?跟人打架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给表哥说这一切,我怕,我怕把这一切都说出来,表哥会不会大义灭亲。

    “在学校打架了,被开除了,我也……我也不想上学了,我就想来这找你……”

    人生中的第一次撒谎,让我的脸上不知觉有些发热,但是表哥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他选择了相信。

    “这个要缝针,真不知道你家长是怎么弄的,孩子伤这么重不去医院处理,就用纱布缠一下,万一伤口发炎怎么办,一旦发炎化脓了就不好办了,还好没有伤到筋,你看看这一块,你活动一下手看看,有没有影响。”

    按照医生说的话,我活动了一下手,只是胳膊上面微微有些发疼,医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宇,你把这纱布全部都减掉,然后用双氧水给伤口消一下毒,我去拿家伙儿……”

    医生仿佛和我表哥很是熟悉,把手上的剪刀递给了表哥,自己直径向屋子里面走了进去。

    表哥一边儿数落我,一边细心的用剪刀把我胳膊上面的纱布减掉,有些地方我纱布已经和伤口粘在了一起。

    “泽辉哥,没事,你直接揭掉就行,我不怕疼……”我看着过于小心的他说道。

    表哥迟疑了一下,还是小心的把这些血肉模糊的纱布一点一点的剪掉。

    打了点麻药,胳膊上面渐渐没有了知觉,医生用镊子捏起钓鱼钩一样的针把我的胳膊上的伤口缝了起来,密密麻麻的,长长的伤口好像是一条丑陋的蜈蚣。

    终于伤口缝合完了,这个医生在伤口上面倒了一些黄色的药粉,又用纱布把我的手臂包裹了起来。

  “谢谢你啊!”

  老陈,晚上凑个局,还是老地方,你要来啊!”表哥对着正在擦汗的医生说道。

    姓陈的医生点了点头,却对我说:“年青人,以后还是少惹事生非的好,这次是你走运,要是再刀砍的再深上一点,手筋被砍断了,你这胳膊就废了……”

    他的这句话好像是一根尖刺一样,狠狠的扎在了我的心口里面。

    “谢谢你,陈医生,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从这个小诊所里面出来,表哥把我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劈头就问。

  “说实话,你这到底是怎么弄的?”

    我迟疑了一下:“表哥我还能骗你么!真的是在学校里面打架了,然后我爸我妈都说管不了我了,就让我到你这来找个工作,说要是我能受苦,就让我上班,受不了苦就回去上学去……”

    表哥没有说话,但是脸上却还带着质疑,他从兜里掏出他的手机,立刻给我父母打了个电话,我则是无所措的站在他的身边,听着他的每一句话。

    我生怕父母说漏了嘴,虽然是在家里已经说好的说辞。

    最终表哥放下了手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让我怎么说你,都十七八的人了,还让姑姑和姑夫操心,好,你不是想上班吗?明天我就给你找个工作,让你看看到底是上学好还是上班好……”

  看正,U版}k章◇节T…上_酷匠网E

    和我预想的一样,因为表哥也是高中时候打架被学校开除的,然后自己选择了出来打工这条路,他很后悔走上这条路,所以才会这样说我,只是不想让我走他的老路而已,我心中十分的明白。

    穿越了无数破旧的楼房后,表哥带我进了一个半新的房子里面,三楼的一个单间,开门后,可以看见里面到处放置的酒瓶,和烟头。一股新鲜的臭脚味道从屋子里面涌了出来,再加上闷热的加工,我感觉有些窒息。

    他把我的箱子扔在墙角,指了指狗窝一样的床说:“到这儿跟到自己家一样,别客气啊……坐了一夜一天的火车,你先睡会儿,我去给你买些吃的……然后去我说工作的地方给你打个招呼!”

  说完这一切他就开门向外走了出去。

    屋子里面好久没有收拾了,拿起门后面的扫帚我开始轻轻的扫着地上的垃圾。

    等我把这屋子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表哥也从外面回来,他的手上提着一盒盖饭,放在桌子上以后,就对我说:“我问过了,我上班的地方里面还在招工,但是你的胳膊有伤,我看还是歇两天再去上班吧!”

    我摇了摇头,“明天我就上班,这点小伤应该不碍事……”

    表哥有些戏谑的看了我一眼,“也好,让你知道上班辛苦,说不定你就回去继续上学去了……”

    晚上,表哥说有事情出去,我知道肯定是跟姓陈的医生去打牌去了,我就应付了两声,等他走了以后。我有些无聊,打开电视,正好是新闻时间,主持人正在报道逃犯被抓的事情。

    报道上面说逃犯是逃到广东的深圳市,被查暂住证的时候堵在屋里。

    我顿时感觉紧张起来,一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在我的四周弥漫着,赶快从阳台上向四周看了看,看看有没有从窗户上逃走的路。

    这一片房子互相挨的都十分的近,阳台不远就是另外一栋楼的阳台,房间好像是空的,里面也没有灯,我打开窗户看了看,感觉这两三米的距离肯定能跳的过去,这才放下心来。

    把自己的行李收拾了一番,困倦的感觉忽然间向我袭来,我用鞋柜把门顶住,这才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迷迷糊糊中,我忽然间听到一阵敲门的声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外面到处都可以听到警笛的声音,我感觉当时自己的头发都竖起来了,飞快的向窗户跑了过去,狠狠的打开窗子,双手扳住窗子的两边,就站在了窗口上面,看了看对面的阳台,我咬了咬牙,狠狠的向对面蹦了过去。

    双脚落地的时候,大腿内侧传来了一阵酸疼的感觉,我顾不上这么多,赶快向这房间里面冲了进去。

    黑暗中冷不丁的伸出一双手来,狠狠的抓住我的衣服,用力的摇晃起来:“小宇,你到底干了什么,怎么会有警察来抓你……”

    慌乱中的听到抓住我的人再拼命的喊叫,这声音是表哥的,我顾不上那么多,拼命的挣脱他的双手,就要向外面跑过去。

    当我打开这屋子的门的时候,一阵刺眼的光线从外面照射在我的脸上,我的眼睛顿时被晃的有些看不见东西。

    双手又被人抓住了……

    “啊……”我猛然醒了过来,双手不断的挥舞着,屋子里面的光晃的我有些发懵,当我看见表哥惊愕的站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这才冷静过来,才明白刚才那是一场梦而已。

    “你大半夜鬼叫什么?还把门顶住,我叫了半天你都不给我开门……”

    我抹了额头上的汗珠,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算了,算了……真不知道你搞什么,原来文文静静的,现在怎么有些神经病,你不是要上班吗?明天我带你去,相对轻松一点,鞋厂,我在里面待过,里面都是我的熟人,好好干,别给我丢人……”

    看的出表哥的心情好像有些不好,并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在牌局上输钱的缘故。

    他掏出烟出来,自己叼上一根,然后扔给我一根,我还向回绝,只见他戏谑的看了看我来时候买的那包烟微微的笑了笑。

    点上烟,我们两个都吐出一阵淡青色的烟雾出来,这种叫万宝路的烟特别难抽,我的喉咙里感觉好像是被草叶子剌过一样。

    “早点睡吧!你胳膊有伤,最近不要喝酒,给你两百块钱,明天吃饭时候出去想吃点什么就吃什么……”

    表哥扔给我两百块钱,就直径躺在床上吞云吐雾去了,微微接过钱,忽然间觉的一阵委屈从心头涌了起来。我不知道是因为听说我打架不上学,对我有些失望,还是对我来找他感到厌烦。

    我又躺在了沙发上,乱七八遭的想着事情,刚刚睡了一下,这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不一会儿表哥就微微的打起了鼾,我轻轻的起身,走到窗户口,外面灯火辉煌,看着下面正在忙碌的人,我的拳头狠狠的握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猥琐的肥 说:

各位,真的好纠结!我不知道我到底要不要更新小说,我现在都不能签约,不能上架,我现在都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