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杨柳依依,春风拂过柳枝,柳枝在风中摇荡像是少女在翩翩起舞一般。在繁华的街道上有一少女东瞅瞅西看看的,稚嫩的脸上无一丝表情,此女子正是慕鸢。慕鸢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瞧瞧那个,慕鸢无趣的拿起一只流苏簪子,在手里把玩一下又摇头放下,哎,这几日慕鸢待在家里实是无聊至极了,遂出门走走。待走到一颗大树下,慕鸢席地而坐垂眸看着这些个花花草草,手中捻掿起一根小草,叼在嘴中。自从慕鸢逃离出来后便一直浑浑噩噩,漫无目的的过日子,到真是有些想念那时的日子呢,总比现在好,每日都快无聊死了!而家里又没有了米,慕鸢不得不想办法去找个活干来填饱肚子。昨日慕鸢从邻居口中得知城南有一大户人家在招婢女,好像还要填卖身契什么的。

  “到底去不去呢?不去没钱买米,去了还要填卖身契而且去了也不一定会被留下,啊~好纠结”慕鸢在大树下喃喃自语完全不知身后的那一抹人影

  “你若不想去便到我家如何?”这孩子有异于常人或许可帮我捉住那妖物

  慕鸢惊讶“谁?谁在说话?”

  “是我”

  树后那抹人影走出来,却是一俊俏男子。慕鸢转身一抬眼正巧迎上他的目光,那男子的眼眸是既冰冷又深邃无底,仿佛会把人吸进去般,那样俊俏的脸蛋有这样的一双眸子真是可惜了那脸蛋了,慕鸢上下打量着男子,他着墨青色长袍,手握纸扇轻摇,腰间挂着一块上好的羊脂玉,简单的将发丝挽起,垂至腰际,清风拂过,发丝随之荡起平添了一抹仙气,肤色白皙,长的也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一表人才、神采奕奕。只是那眼眸过于死气了写像是死神的眼眸,与这脸蛋实在不配。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去是不去?”那人看着慕鸢说道

  “我……”慕鸢在心里想,我与他素未谋面,今日也只是第一次见到他便要待我去他家,不会是人贩子吧?可看他的穿着打扮也不像,不管怎样我不能去。“我当然…不去!我又不认识你,干吗要去你家”

  微皱眉,真麻烦“我只是看你伶俐想让你去我家里干活罢了,去是不去?不去便罢”言罢转身欲走,慕鸢细想了想正好要找活不如就去吧“好!去就去”

  那人带着慕鸢在大街小巷中绕来绕去,快把慕鸢绕晕了去终于在一刻钟后来到一处大院前“哎,我说你家可真是偏僻,干吗住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那人并未理会慕鸢的疑问,从怀里拿出一锦囊交于慕鸢。慕鸢接过锦囊欲打开却被制止“不必打开只管收着便好”慕鸢看了看手中的锦囊收进怀中“不开就不开你以为我多想看啊!走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碧月。如果晚上你听到什么声音就躲在房里切莫出来”

  “哦”很快夜晚降临,空中繁星点点,慕鸢不知怎么心里总是慌慌的很不安稳好像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果然将到夜半,外面便传来打斗声

  “呵~你堂堂上神竟用此卑鄙的手法,可真辜负了这个身份!”

  “彼此彼此!”碧月看着那妖指尖渐凝出一抹紫点。

  “若那孩子知道你是在利用她,她肯定不会饶了你”“废话少说!”幸好提早在那孩子的房屋周围布下结界恐怕此时要更麻烦。

  慕鸢在房间里听的一愣一愣的,什么上神?什么利用?这都是…都是骗人的吧!

  《酷匠网永久($免8费4`看√小I{说

  慕鸢实在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便将门推开一条小缝慕鸢从小缝里看到院内正打斗的二人,只见碧月手中捏了个决,一道紫光从手中飞出直击那人的胸膛,很明显是想一击毙命可却被那人险险躲过了那道紫光,那人站稳之后看向碧月嘴角挂着一抹嘲笑“也不过如此,我还当是多厉害呢!你们上仙就这点本事,总有一日妖界定能统领神界”“哦~是吗?”碧月亦微笑着回答,只是一瞬便笑意全无,换上了冷漠的面孔。只见碧月身形变幻极快,眨眼间,已然到了那人身前,碧月指尖凝聚出一束青光直击其胸膛,那人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已倒下,面上的嘲讽之色犹在,只不过填了一抹狰狞。

  碧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瓶子对着那人的尸体默念了一个决尸体便被收入瓶中。慕鸢在房中看得是目瞪口呆、胆战心惊,光是他的上神身份就足够慕鸢晕过去!天啊,这算是巧遇上神吗?还是…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慕鸢跑出房门质问碧月“你遇到我是巧遇还是你设了一个局把我诓到这里?”碧月将瓶子收入怀中,抬头看向天空,眸中尽是寒光“是我诓了你,抱歉..那个锦囊就算是我的赔偿,告辞。”言罢便走,慕鸢抓住碧月的衣角,脱口便说“你若要赔偿便收我为徒,我不要什么锦囊!”在听到碧月是上神的一瞬间慕鸢便决心要拜他为师。碧月皱眉,这可真是…为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