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x大后夜星怜去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宿管那边申请调换寝室,她最近的心情很乱,暂时还不想见到叶芸。

宿管阿姨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便帮夜星怜找到了一个新的寝室,寝室中只有一个人,因为那个人的为人古怪,性格又不好,因此导致了之前和她分配在同一个寝室的人都纷纷申请调换寝室了,久而久之从最初的7个人直接变成了一个人。

夜星怜可不管那些,她现在巴不得自己宿舍的人越少越好,先下了换寝条约,拿着单子,夜星怜去了201。现在正值起床时间,所以夜星怜刚走进寝室便发现,孙莉和叶芸正闹着在洗手间洗漱。听着她们从浴室里传出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夜星怜的心中竟是一阵释然,看来,她和他们真的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快速的收拾好东西,一青年很快便拉着行李箱离开了,悄悄的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夜星怜新换的寝室是在307,3楼的第七个寝室,夜星怜在上楼的时候遇到了不少的女生,她一一微笑着点头和他们打了招呼,她现在只是单纯的作为一名学生和别的同学友好的打招呼,她的脸上笑容很甜,却怎么笑也笑不到眼底,他知道他现在是一个人了,又是一个人了。

“主人你才不是一个人呢,你还有我呢!”紫钰的声音突然在夜星怜脑中响起,声音略带委屈,。主人我只不过8天没有跟你联系,你你你,居然就把我给忘了,不行好伤心,主人,求抚摸!

“额,紫钰?”夜星怜脱口而出,导致了正在下楼的人们都有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精神分裂症的患者,复杂而同情。夜星怜当场暴走,直接女汉子似的拎起了箱子哒哒哒的沿着楼梯走了上去,很快便来到了307的门口,放下箱子,夜星怜缓缓的舒了口气,敲了敲门,静置了一会儿后,见没人应答并直接走了进去。一开门一股灰尘的气息直接扑面而来,夜星怜赶紧用袖子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掸去挡在自己面前的灰尘,小跑进入房间,将窗户打开,而自己则待在阳台内。待到房间的味道散去了之后,夜星怜才走了进去,仔细的观察这个寝室。

整个寝室物品摆放设计,井然有序的,但是这卫生还真的是可以用惨不忍睹,惨绝人寰来形容。

夜星怜看了看手上换寝条约的复印件,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认命地开始打扫起卫生来。

夜星怜从自己的行李箱中取出几件已经有些穿不上的衬衣套在身上,又拿出旧报纸折了一顶帽子,全副武装后便开始清扫了起来。前世的夜星怜即便是作为一名女强人,她的房间还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出的,久而久之,她便拥有了会打扫房间的这个能力,当然也就仅仅是会打扫房间卫生而已,至于别的……

寝室虽然不大,但若真的想从里里外外打扫一遍,要花费的功夫还真不少。夜星怜是从6:30开始打扫的,花费了将近3个小时的时间才将寝室打扫得有些样子了,窗户,被她擦得油光发亮;寝室,被她打扫的一尘不染。正当夜星怜享受着,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时,寝室的门被打开了,有脚步声渐渐靠近。饶是感官灵敏的夜星怜,也没有立刻听到,她究竟,是什么时候进来的。直到,她发出了声音。

“你是谁?”沙哑的,雌雄莫辨的声音突然响起,言语之中带着不悦,夜星怜很容易就分辨出来,刚听到声音的那一刻,夜星怜被吓了一大跳,她马上都转头,看到了那个传说中,古怪的女孩的样子。

她的头发很乱,似乎刚从窝里爬出来一样,她戴着眼镜,很厚的镜片,她的怀中还抱着3本像现代汉语词典那么厚的书。她身上穿的衣服也很脏乱,杂七杂八的油渍印在上面,其主人居然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在校园里到处乱逛。她的肩上还横挂着一个工具袋,不知道里面究竟放了些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夜星怜对这个女孩子有一种淡淡的熟悉感,可是又不知道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因此在刚开始和她的交谈中,夜星怜的言语之中带着一些拘谨。“你好,你是易欣吧,我是你的新室友夜星怜,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说罢,夜星怜还将手伸了出来。

易欣的神色之中明显有些不耐,上上下下的看了夜星怜好一会后才开口,“像你这么有气质的人也别必要为了出名做成这样吧,算了,今天我心情还不错,喜欢什么类型尽管跟我说,拿到之后就立刻给我滚蛋,听到没有?”

  看%正fb版章!节&r上)酷匠网9

夜星怜听完了易欣的话后,整个人便是一个大写的懵字,对于易欣的话,她并没有听懂。“那个什么,我只是申请换了个寝室,你的反应也太大了吧。”夜星怜虽然不明白易欣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但是,她的情感是绝对不允许别人说她的不是的。所以她此时说话的态度严明显有些变得冲了起来,

一时间,两女子怒目而视,眼神所对之处,燃成了剧烈的火花。

最后,易欣笑了,“好,既然你那么不识抬举,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刚才我说出来的话全部作废,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说罢,易欣便将她怀中的书重重地甩到了她的书桌上。而后从工具袋中取出一台被擦的莹莹发亮的白色的笔记本。又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包湿纸巾,小心翼翼的擦拭了起来,像是在对待自己的爱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笔记本里里外外都被擦了几遍,而被她用过的纸巾则被直接杂乱的扔在了地上,而易欣却是浑然不知,开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不知在捣鼓些什么。

夜星怜表示很生气,鸭蛋的,她今天花了那么久的时间帮她打扫了寝室,累死啊累的。她易欣倒好,一句道谢的话都没有,OK,这点她忍了。但是!就算是这样,她也没必要把她刚才才打扫干净的屋子弄得那么脏吧!

“易欣!”夜星怜略带怒气的声音,叫了易欣的名字,却什么都没说,虽然她现在很生气,但是良好的教养和从小便形成的性格,不允许她和别人有任何的语言不和。

易欣敲打的手一顿,转动着转椅,躺在上面,和夜星怜对视,“有事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