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熏默觉得他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坐以待毙,绝对不是他的作风!现在小星星生死未卜,即便是他出去不能找到小星星,但总归,这样还能让他得心里有一丝安慰吧。

  打定主意后,陆熏默刚站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双腿软软的,根本没有力气去支撑他全身的重量,直接倒了下去。幸亏他反应快,在跌倒的瞬间抓住了床沿,才不导致于他摔得鼻青脸肿。

  Q酷e匠网…首发f#

  陆熏默有些愤恨的锤了锤床沿,因为力气施的太多,导致床沿瞬间断裂,陆熏默还是没有逃过摔到在地的命运。

  突然,房间之中的空间似乎扭曲了,蓝色的荧光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一个白色的身影渐渐的闪现,最后,越来越清晰,一个身穿白色休闲服,牛仔裤的女孩出现在了这里。她的眸中,不带有任何的色彩,她盯着跪坐在地上的陆熏默看了一会,而后,瞬间将目光移开,她看了看房间之中的摆设,值了踩着步子离开了。

  独留下陆熏默一个人一脸惊异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小星星,这是怎么了?

  眼神尖如陆熏默,自然发现了夜星怜此次出来与上一次的不同。第一,上次小星星离开的时候是在床上,回来的时候也是在床上,而这次,她离开的时候是在他的怀里,而回来,则直接是在房间的中间;第二,上一次小星星回来的时候,手上可是一直在把弄着琉璃玉佩的,可是这次回来,她似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带;第三,上次小星星回来的时候直接就把他给扑倒了,而这一次,她对他的冷淡的就像个陌生人一样……

  两厢对比之下,陆熏默自然是发现了夜星怜身上很多与上次不同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一种诡异的情绪从他的心底产生,竟让他感觉到了一阵恐慌,小星星,是不要他了吗?

  他一直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可是他最近才发现,自从遇到了夜星怜之后,但凡是与她有关的事,他身上所有的理智都会离家出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只要有什么事发生在夜星怜的身上,他的情绪都很容易的就会被牵动,并且算算时间,两人认识的时间还不到1个月……

  陆熏默觉得自己病了,病的很严重,病入膏肓,而那唯一的解药,便是夜星怜。那个那么多年来,第一个能够牵动他所有情绪的女孩。

  ……

  x市中央大街上,热闹非凡,各种食品,服装,都以不同的形式,来吸引着来来往往的人们。街上的行人很多,他们或是在去上班的路上,驻足在此买一些东西的,又或是特意来此地买东西的…总之,就是车水马龙,人肩接踵。

  但是似乎,有一个与此格格不入的人闯了进来,打破了这里原有的和谐。

  那是一个女孩,身穿白色的衬衫,牛仔裤的奇异女孩。她的脸上,面无表情,肢体运动的时候也显得有一些僵硬。女的身体是瘦削瘦削的,但并不像那些从贫穷人家因为营养不良而引发瘦。她的瘦,只是单方面的显示出了她姣好的身材,并无其他。

  她仿佛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去哪,仅仅是跟着攒动的人群,龟速般的前进着。

  x市的白天很拥挤,但又因为那个市政府发布的禁止一切鸣笛行为的法律文件的发布,白天的x市,便更加拥堵了。但是没办法,谁让他们只是一届小小的老百姓呢。自古以来都是民怕官的,何况这还是从古时候传下来,这些东西,早已深深地烙入了每一个华夏人的心中,深入骨髓,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改变的。

  因此,他们也只能忍住怨恨,甘心做小。而他们没信心深处真正的想法,又有谁知道呢,毕竟,谁都没有读心术这一项技能。

  人多的地方是非也多,这不,夜星怜刚一走到一个烧烤小摊旁,便发现在自己周围有几缕气息变得不正常,不过她感觉那些变化并不是冲着她的,便也没有太多的放下心上,不过是留了一个心眼。

  直到下一刻,她的身体刚一移动,一股强烈的杀气冲着她铺天盖地的传过来。

  夜星怜的眸中突然有了色彩,那是杀戮之意。夜星怜装作还不知情的样子,继续走着。也不知有意无意,夜星怜走的路越来越偏僻,人群也越来越少,直到她走入了一个黑暗的小巷,她感觉那股杀气越来越明显了。

  四周,很静,夜星怜束耳听着周围的动静,属于不同人的呼吸声传入了她的耳畔,夜星怜的唇角突然绽放出了一抹极其淡雅的微笑。她干脆也就不走了,闭上眼睛,直接等待着他们的来临。

  “咚咚咚”,脚步声越来越近,并且来人似乎不止一个,他们正在尝试着用包围圈的方法将夜星怜围起来。而夜星怜摇了摇头,看似“不经意”的直接走入了他们刚刚组成的包围圈之中。

  “小姑娘,听说你最近挺吊的啊,招惹了许多你不该招惹的人物啊。”说话的人,听起来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孩,言语之中带着许多轻佻的意味。

  夜星怜很容易的便辨别出了他此时所在的位置,在她的正前方,并且此时,还一步一步的朝着她靠近。

  周围的人亦是如此,细听脚步声,夜星怜终于知道了,这群人共有九个人,其中为首的,便是在刚才出声那人的左侧。他的脚步声很轻,但落地声却很沉稳,让人一听便知道,这是一个常年的练家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情觞说:

考试,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