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城拉着夜星怜一路的走,走到了酒色内的一个小包厢内。夜星怜似乎知道了他想要做些什么,一路上也并没有什么挣扎。

  上官城锁好门后,就拉着夜星怜的手,两人心平气和的坐到了沙发上,准备,谈话!

  沉寂了许久,上官城终于沉声开口:“你讨厌我?”这似乎不是一个问句,而是他对自己的直接否定,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在夜星怜的面前,总是低了一头。

  其实这也不怪上官城自卑,关键就是夜星怜的身上确实是有许多的闪光点,尤其是她身上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气质,无论是谁站在她的面前都会自惭形秽。

  “我没有讨厌你。”夜星怜摇了摇头,真诚的目光看向上官城,眸中透露出来的严肃认真,是上官城从未在别人眼中看到过得。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可是夜星怜的窗口,也未免太清澈了一些。

  上官城的身体浑然一震,而后迅速调节过来,而后接着问到:“那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对我笑?”

  “我们不熟啊。”夜星怜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 ”噗——就是这个原因?上官城几乎吐血,他的脸上此时充满了黑线,“那你刚才为什么对着孙导他们笑?”上官城的心中似乎有一些不甘心,而后继续问到。

  “我乐意啊。”夜星怜似乎更是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心想这影帝莫非还是一个傻子吗,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人情世故都不懂啊?并且她并不认为自己实话实说有什么错,上官城干嘛这幅表情?

  上官城的脸色突然铁青,胸口一上一下的剧烈的起伏着,似乎真的是被夜星怜给气到了,他咬牙一字一句的说到:“夜,星,怜!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他咬牙切齿的说着。

  “我,我怎么会是故意的!”夜星怜在听到上官城这句话后水雾瞬间弥漫在了她的眼眶之中,似乎要是上官城再说一句她就会哭出来一样。

  “哎,哎,你别哭啊!”上官城被夜星怜此刻的眼泪一下子弄得手足无措起来,尽管他长居演艺圈多年,但他的情史依旧是一片空白,自然,也是不会明白身为女孩的夜星怜此刻内心的感受的。

  夜星怜一听上官城的劝慰,眼泪便硕硕的往下流,边哭还带着哭腔说到:“你凭什么说,说我是故意的啊,我说实话哪里错了啊,你凭什么,凭什么这么说我啊……”都说了心情不好的孩子是不可理喻的,这不,上官城就被夜星怜的拳头砸了许多下,而他又不好躲避,只好挨着。夜星怜心想,到时候上官城的身上一定会是青青紫紫的一大片。

  夜星怜此时在心里暗地的笑着:原来影帝的情商也是那么低的啊。

  酷{W匠Q网6正!/版%7首发:b

  殊不知,其实她的情商更低。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了吧。

  “喂喂,你别哭了嘛,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别再哭了,好好好,我承认,我是故意的我是故意的,别哭了好不好?”上官城蹲到了夜星怜的面前,用纸巾轻轻拭去夜星怜脸上的泪痕,边安慰道。他此刻深深地体会到了孔老夫子一句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以及现如今经典的一句广告词“女人,是水做的”。

  良久,夜星怜的哭声渐渐的小了下去,变成了弱弱的啜泣。她此刻已经哭坏了脸上化着的淡淡的妆,一道道泪痕在她的脸上出现,看的上官城的心也是揪得慌。

  最后他看夜星怜的情绪已经渐渐的平复了下来,将她公主抱抱了起来,走进了厕所。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洗手台上,从储物柜里拿出了一块干净的白色毛巾,打开水龙头,将毛巾打湿,绞干,而后将夜星怜脸上的泪痕,一一擦去。

  夜星怜眯着眼,享受着影帝大人的“侍奉”。不过她的胸口还是一阵一阵的抽动着,装作哭泣过后留下的余韵。夜星怜突然发现,自从重生到这个世界之后,她别的功夫倒没什么长进,但是这脾性涨了不少,并且是,日益见长。

  上官城任劳任怨的给夜星怜擦了一把脸,他倒是没想到,自己那么小小的一句话就让夜星怜哭成了那样,看样子以后自己和她说话一定要仔仔细细再仔细,小心小心再小心了。上官城的这种心理,导致了他以后每次和夜星怜一起上节目,当主持人问到有关夜星怜的问题时,他都会瑟缩着脑袋看夜星怜一眼。更有甚之的,网友们还把上官城和夜星怜在一起上镜的图片剪辑成一个小视频,引得许多网友在他们各自的微博里大呼好萌,希望他们在一起。当然,这就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上官城将夜星怜从洗手台上抱了下来,牵着她的小手,走了出去。

  楼下,酒色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上官城二人一出现,就引起了不少的尖叫声。原来是上官城的粉丝们接到消息,纷纷赶来酒色看自家的男神了。

  他们之中大多都是女生,举着带走上官城名字的莹莹发亮的牌子。但她们没有一个人上来围住上官城的,原因就是,上官城的粉丝后援会的组织能力极好。她们都知道自家的男神要公工作,所以,都不敢上前打扰他,只要,远远的,远远的看着他就行了。这是每一个小粉丝们内心深处的真正愿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