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星怜的双手继续向下探去,她粗暴的扯开了陆熏默皮带,她看着陆熏默的目光不禁变得深幽。

  男人手上的经脉渐渐的出现,他似乎想要用尽全力挣脱开夜星怜的束缚,可是夜星怜绑的绳子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挣脱?

  这就注定了,男人接下来不会得到满足!

  夜星怜伸手,褪去了他的长裤,抚摸上了他的…她很明显的感觉到了男人的身体一震,浑身都开启颤抖了起来,挣扎的动作似乎更加明显了,像一只正在受虐的小兽,但无论怎样都挣脱不开夜星怜的掌控。

  夜星怜看着陆熏默的样子,狡黠的一笑,拿出手机,拍了不少的照片,而后很快便结束了刚才她的行为。

  “怎么样,男人,我的胆子大不大,你刚刚应该已经验证过了吧,感觉如何?”夜星怜在他的耳中呼了一口气,轻声的说到。

  陆熏默的耳朵又红了一圈,他轻咳了一声:“咳,我,我知道了,你现在能不能放开我了?”陆熏默结结巴巴的说到,他现在感觉自己浑身难受,此时看见夜星怜,更是感觉全身上下犹如火烧。

  夜星怜这次出乎他意料的立刻放开了他,而后不说一句话,留下陆熏默,一个人淡然的离开了。

  陆熏默看着夜星怜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

  夜星怜打算回一趟学校,她貌似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学校了,学校给她批的假似乎也已经要到期了,看来,为了预防万一,她还得回去销假再请假,唔,感觉真麻烦。

  夜星怜将陆熏默一个人丢在了四楼的杂物间,招来了夜一和夜二,果断的回了学校。

  一路上,倚着车窗,听着不知名明星的歌,夜星怜的目光怔怔的出神。她是有多久没有这么好好的享受过了?忽然,手机响起了久违的提示音,是微博的新信息。

  夜星怜打开微博,果然,不出她意料的,一大串的与我相关和私信跳了出来,夜星怜并没有看它们,发了一首《不可说》,夜星怜果断的下了线,她可不想被粉丝围攻。

  很快的,轿车便在学校门外停了下来,夜一下车,为夜星怜打开了车门。

  让保镖们在校门外等着,夜星怜一个人缓缓的走进了学校。首先她要去的地方,自然是她导师的办公室。

  夜星怜来到了办公室外,礼貌的敲了敲门,而后走了进去。

  夜星怜的导师姓李,是校长的女儿。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在学校里有诸多的特权,比如现在。

  夜星怜刚进来的时候,李导师的目光便一直在电脑上没有离开过,见夜星怜走了进来,李导师便立刻从自己的抽屉中抽出一张纸,递到了夜星怜的面前,“诺,这是销假单,自己填,填完之后放在这里就行了。”此时导师的目光已经重新回到了电脑屏幕上,吝啬的连个眼神都不想再给夜星怜。

  她淡黄色的微卷长发,明艳的妆容,也掩盖不住她眼底的憔悴。她一直盯着电脑屏幕,面色潮红,显尔易之的,夜星怜也猜到了她现在在看些什么。

  √更新最^快上g#酷5匠网

  夜星怜很快便填完了单子,见李导师的目光一直盯着屏幕,不管自己说什么她也听不见,微微的沉默了一会后,她将单子放在了办公桌上,而自己,则悄悄地走了出去。

  走出办公室后,夜星怜在想,她现在连角色都没有拿到,若是那么早请假,若是再被那些喜欢嚼舌根的人知道了,免不了又会是一大场口水战。想到此处,夜星怜的思路渐渐的平稳了下来。她现在连忽然有些迷茫,她刚刚想来学校,是想干嘛来着?

  算了算了,不想了。

  她现在既然回了学校,又既然要以自己最佳的状态的去试镜,若是再不好好排练,怎么可以呢?打定主意后,夜星怜转身,去了x大的舞蹈教室。

  舞蹈教室内

  一个个身穿统一黑色短袖短裤的男女整齐的站在舞蹈教室的中央,夜星怜刚进来的时候,指导老师早就开始授课了,而他们现在在上的,便是发声课。

  作为一个演员,有一个好的声线是很重要的,即使后期会有配音演员,但却没有了原声的原汁原味了。所以,发声,也是表演系的必修课。

  夜星怜此时突然有些庆幸,幸好她提前知道了今天要穿统一的服装,所以是换好了衣服才进的舞蹈教室,要不然,即使她现在偷偷摸摸的进去,也会被老师抓包。

  这节课的老师叫徐幻颖,在x大里出了名的难搞。无论是谁,只要是上她的课迟到,那么,不好意思,你以后不用来上她这门课了。当然,这门课的学分,自然也不会给你。

  她不仅难搞,这相貌,也是出了名的奇葩。她的五官几乎全部被错位,让人一看便顿时失去了再看下一眼的冲动。

  她的嗓门也是出奇了的大,但或许是因为上帝在给你观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因此,她的声线,确实非常的好听。

  但这样一个三奇老师,跟夜星怜的关系确实出奇了的好。

  夜星怜打开门,笑眯眯的跑到了徐幻颖的身边,乖巧的叫了一声老师好,而后便立刻钻到了队伍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乖巧的站在那里。

  看着夜星怜这一副乖宝宝的形象,徐幻颖几乎都快要被萌翻了,但是她此时是为人师表,伸出手捂住想要忍住自己的情绪,只见她重重的咳咳几声,而后抬手,看了下时间。14.50,嗯,大学一节课一个小时,而此时的夜星怜在这堂课上迟到了整整,55分钟。“除了刚才进来的那个女孩,其他人都下课吧。”

  原本以为“母暴龙”今天又要拖课的众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纷纷面面相觑,最后面上均是落出了一喜,轰轰敬敬的说了声“老师再见”,最后,轰然离开。一瞬间,舞蹈教室只剩下了夜星怜和徐幻颖两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