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此时缩在墙角,将《梧桐》的剧本捧在自己的眼前,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她竟然看着它笑了,笑的哭了。或许是因为《梧桐》是她对这个世界唯一熟知的东西了吧。夜星怜的眸中迸发出了无尽的不为人知的情绪,似喜似怒。她的一只手紧紧的攥着剧本的一角,沈清秋这个角色,她势在必得!

  夜星怜从墙角站了起来,从书架上再次抽出了《梧桐》的小说,配合着剧本,她再一次的阅读了起来。这一次,她坐在书桌上,手拿一支笔,准备随时做标注,对整本小说的人物以及情感做深度的剖析,而后将所有重要的点都誊抄到了一本崭新的笔记本上,方便阅读。

  这一标注,就标注了整整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后,夜星怜靠着下底,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连续五个小时的不闭眼劳作,夜星怜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

  她拿起自己一上午的“劳动成果”,满意的笑了笑。她拿起手机看了下现在的时间,13.45?嗯,怎么没人来叫她吃午饭?

  P看##正版章k节上J{酷匠网W

  夜星怜的这一想法若是被管家知道,一定会大呼冤枉。他明明就敲了好多次门,是小姐不开门好不好!怪他喽?!

  放下笔记本,夜星怜站起了身,边甩肩膀边朝门外走了出去。刚打开门,便看到了夜辉月一脸幽怨的站在她的房门口,夜星怜疑惑的问道:“daddy,你怎么了?”

  “萌萌,我要回去了。”夜辉月微蹲下身与她平视,默默地叹了口气之后说到。

  “这么快就要走嘛?”夜星怜刚听到这个消息后的感觉竟然不是狂喜。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的胸口涩涩的,涩涩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她的心底挣脱出来。她的眼眶之中,不知何时渐渐的涌上了泪水,而后她主动的上前抱住夜辉月,“daddy,我会想你的。”夜星怜抽噎的说到。

  她靠在夜辉月的身上,一股安心的感觉从她的心底开始盘旋,但它消失的很快,以至于,夜星怜根本没有体会清楚那究竟是什么感觉。

  “daddy也会想萌萌的。”夜辉月紧紧的搂住夜星怜的身体,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慢慢的说到,而后他便很快的放开了夜星怜,转身,离下楼,走的,那么决绝。他不敢回头看一眼夜星怜,他怕自己一回头就会舍不得离开。没想到那些人一知道他来了z国,就开始蹦哒了。哼,等着,他马上回来,收拾你们!夜辉月的眼中闪过一抹幽光,似怒火,似不舍,重重表情加诸在他的脸上,夜辉月不禁加快了步伐。

  夜星怜伸手抱了下刚刚被夜辉月抱着的身体,靠着门,微微的愣神。许久,她擦了擦一直流个不停的泪水,跑进了房间,拉开窗帘,果然,她看到了夜辉月离去的残影,“daddy,再见……”喃喃的声音从夜星怜的嘴中说出,似有些魔怔,这句话说出时所使用的声音,竟诡异的不像是一个人能够说出的。

  忽而,夜星怜的眸子变得精亮,体内诡异的感觉消失,她抬首看了看窗外的蓝天:夜星怜,这是你最后的告别吗?

  此想法一出,夜星怜的身上开始涌出了薄薄的白色雾气,似是在回答她的问题。夜星怜伸出手一戳,雾气立刻消散不见,夜星怜望着窗外的景象,微微的发了一会呆,“咕噜”一声诡异的声音从夜星怜的肚子里传出,她这时才想起,原来自己刚刚是想下楼吃饭来着,却不料被夜辉月的告别给中途打断,结果她就忘了。难怪她刚刚总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没干,原来是这里就出现了差错。想到此处,夜星怜匆匆的下了楼,去了餐厅。

  餐厅内,女仆们正在布菜,因为刚刚夜辉月在离开之前交代过,小姐不一会就会下来吃饭。

  果然,夜星怜一下楼便看到了如此一幕,她压下了心中忽然升起的诡异情绪,夜星怜坐下身,开始吃起饭来。

  饭后,夜星怜忽然想起,似乎四楼的杂物间,还有一个人等着她的投喂呢。

  拿着饭菜上楼,一进门,夜星怜便看到了陆熏默的脸色铁青。

  夜星怜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似乎在昨天晚上之后,他就没有再吃过东西了哦。夜星怜缓缓想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走了进去。

  她将饭菜放到了陆熏默的床头柜上,边解开他身上的绳子边说到:“好了,刚刚我daddy回去了,你现在自由了。东西放在这儿了,你饿了就自己吃,然后楼下有客房,如果想洗澡就自己去。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夜星怜语音刚一落下,陆熏默手上的绳子就已经被解开了大半,夜星怜知道,剩下的靠他自己也能全部解开。

  不待陆熏默开口,夜星怜刚想离去,却不料陆熏默一个伸手,便将夜星怜揽进了他的怀里,他将自己的头轻压在夜星怜的头顶,说到:“女人,你的胆子很大。”这还是第一次,他被一个女人绑在了床上,还把他饿了那么久。可是为什么,他连一点生气的感觉都没有呢?

  “何~”夜星怜冷冷的笑了一声,而后将陆熏默一个用力推回了床上,“男人,我的胆子一向很大。”夜星怜俯身到陆熏默的耳畔,吐气如兰,轻声说到。“不过,我觉得,我的胆子还可以更大一点。”说话间,夜星怜迅速的将刚才解开的绳子绑了回去。

  陆熏默看着夜星怜的动作,没有挣扎,他的心中似乎有一些猜测,对于夜星怜接下来的举动,他的心中,不知为何,竟有些雀跃。

  夜星怜看着陆熏默如此表情,勾唇,邪魅一笑。全身的力量都压在了陆熏默的身上,她一手抚上陆熏默的脸,另一手向下,一颗一颗挑开了他衬衣的扣子。陆熏默的脸瞬间爆红:这个女人——

  夜星怜看到了陆熏默如此模样,唇齿间的笑意更加的明显了,拉开他已经被她解完扣子的衬衣,姣好的身材立刻进去了夜星怜的眼帘。小手一寸一寸的在他的身上四处点火,似无章法,却把陆熏默全身上下弄得难受不已。

  他的身体渐渐变得绯红,陆熏默的口中甚至还发出了阵阵粗喘,这声音传入了夜星怜的耳中,简直就是一镇兴奋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