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5:悲催的陆熏默

“嗯嗯。”夜星怜似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而后继续说到,“daddy,先说好啊,不管我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可以管,除非我给你打电话,要不然都让我自己解决好不好?”夜星怜渴求的眼神看着夜辉月,薄薄的水雾从她的眸中出现,似乎只要夜辉月不答应,她就会哭出来一样。

  :a酷^V匠¤网唯一?正版k$,yX其T%他V都是‘-盗{版t

  夜辉月看着自家女儿这个表情,赶忙答应。而后从茶几上抽出了几张纸巾,擦了擦夜星怜快要溢出的眼泪。茶几上,放置着几张打印出来得纸和一个红色的印泥,以夜辉月的眼神自然是看到了,不过他以为这是仆人忘记收拾的东西,便也没有在意。此时的他自然不会想到,一会自家的宝贝会给他带来怎么的惊喜。

  听到夜辉月的话,夜星怜眼底的薄雾消散了不少,她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看着夜辉月,弱弱的开口说到:“真的吗?”

  夜辉月看到这幅表情,心骤然一拧,赶紧将自家的宝贝搂在怀里,而后便安慰道:“是是是,daddy什么时候骗过我们家可爱的萌萌小公主啊,好了好了,不哭了啊。”说话间,夜辉月的双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夜星怜的后背,似在给他无声的安慰。

  在夜辉月看不到的地方,夜星怜眨着大眼睛,心里不住的偷笑,“真的,不骗人吗?”夜星怜试探性的话语,让夜辉月更加的心疼了,他家的宝贝女儿啊,什么时候用过这种语气和他说过话了,到底是谁,欺负了他家的的宝贝女儿,他,绝不放过!

  “嗯,不骗人。”夜辉月放开她的身体,与她对视,慎重的说到。

  “嗯。”夜星怜小猫似得应了一声,而后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拿起桌上的几张纸递到了夜辉月的面前,笑脸盈盈的对着他说,“既然这样,daddy就跟我签字画押吧。”

  夜辉月看着自家女儿如此的模样,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她给骗了。不过,这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为了不让女儿伤心,他只得接过女儿手上的几张纸,翻到了最后一页,在印泥上重重的印了一下,而后将纸平放到茶几上,用力的按了上去。等到红色干透,夜辉月便将纸递回给了夜星怜面前,用力的揉了揉她披散开的长发:“我的小公主,现在满意了吗?”

  夜星怜满脸笑意的接过纸,狡黠的笑着,而后昂首与他对视:“嗯,满意了。”

  父女两相视而笑,整个客厅都充满着他们的欢声笑语。

  笑声传入四楼,一个破败的小房间里。一个呈“大”字形被绑在床上的男人恶狠狠的看着房门,这个女人,真的是——

  二十分钟前

  夜星怜从浴室里出来时,便带着一抹奇怪的笑意。她踱步到夜星怜的面前,缓缓的蹲下身,压迫的气息迎面吹来,陆熏默感觉自己的的呼吸一滞,连带着心脏都漏跳了几拍,这个女孩,是上天派来克他的吗?

  夜星怜将双手收拢,放在了陆熏默的面前,陆熏默的目光立刻就被吸引了,楞楞的看着夜星怜的手出神。

  夜星怜满意的勾起唇角,看样子,效果不错啊。“刷”的一下,夜星怜打开了手掌,一根精亮的链子绑着琉璃,伴随着淡淡的紫光,在陆熏默的面前慢慢的晃动起来。

  “你现在很困,很困……”似催眠的声音从夜星怜的口中说出,只见陆熏默渐渐的涌上了血丝,脑袋耷拉了下去,昏昏欲睡,不一会,他便睡着了,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夜星怜看着他的动作,脸上一喜,“紫钰,想不到你还挺厉害的嘛。”夜星怜在脑中夸着紫钰道。

  “那是当然,还用你说?”紫钰傲娇的回了一声。

  夜星怜在脑中YY着,如果紫钰有实体,她想,他现在应该已经鼻孔朝天了吧。嗯,应该怎么形容呢,似一只开屏的花孔雀,到处在炫耀着自己的厉害!

  “好了,快帮我把他弄到四楼的杂物间去,省的一会daddy来了,看到了我房间里有陌生的男人。”可以想象得到,若是被夜辉月看到她房间里有一个陌生男人之后,他的表情,一定会,非常非常的恐怖。

  但是,夜星怜将目光转到陆熏默已经结痂的脖子上,摸了摸鼻子,怎么说她也是他留下的罪魁祸首吧,这次,权当还个人情吧,所有下次……

  “知道了。”紫钰有气无力的声音从脑中传来,就不能让他高兴一会吗,好久都没人夸过他的了说。

   “知道了。”紫钰有气无力的声音从脑中传来,就不能让他高兴一会吗,好久都没人夸过他的了说。不过不管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主人的吩咐依旧是要做的,紫钰心念一动,陆熏默的身下就出现了一大片的薰衣草,将他的身体托起,而后沿着楼梯,直接送到了四楼的杂物间的一张大床上。

  花儿们自然不通灵,台阶本就有不小的高度,加之紫钰根本就没有想到,陆熏默这一路都是在磕磕碰碰中上去的,这就导致了陆熏默脸上的一片青一片紫。等到了四楼时,陆熏默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不少的淤青。

  “好了”紫钰的声音传入夜星怜的耳中,似乎很是疲惫,来不及等着夜星怜回答,琉璃之上便失去了色彩。

  夜星怜在心里默记,以后不能让紫钰干这些活了,瞧,只是让他搬个人他的精力就用尽了。

  如果紫钰知道了夜星怜此时心理学在这想些什么,绝对会从梦里醒过来大呼冤枉:谁说他是精力消耗过度了,爷这明明就是初生没多久就这么使用精力然后透支了而已啊!

  自然,紫钰不会知道夜星怜心中想的是什么,夜星怜也不会知道紫钰的真实情况。于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在两个人之间产生,并且短时间之内不会被解决。

  因为担心陆熏默在夜辉月来的时候突然出现,为了预防万一,夜星怜匆匆的跑到了四楼,那个陆熏默现在待的房间里。

  因为许久未被清理,杂物间内积了不少的灰尘,夜星怜一打开门,便被熏到了,立刻后退几步,待灰尘散去之后才进门。

  陆熏默所在的床上还是比较干净的,在过去之前,夜星怜在杂物堆中找出了几根粗麻绳子,拉了拉,发现按常人之力是挣脱不开的。于是,夜星怜便用这根绳子将陆熏默绑了一个“大”字形在床上。

  此时的陆熏默脸颊因为刚刚奇葩的上楼梯法变得微微有些红肿了,衣服微微的敞开。若是心理有些变态的人恐怕就会拿根小皮鞭来玩sm了。不过夜星怜并不是一个心理有问题的人,她的心理十分的正常,将陆熏默绑完之后,她便甩袖离开了。

  十五分钟后,陆熏默醒来,见自己被屈辱的绑在床上,脸色瞬间红了,青了,紫了,剧烈的动作从他的身上发出,手臂上的肌肉也暴露了出啦,但依旧不能挣脱束缚。这足以证明,夜星怜的捆绑技术有多好了。

  首先,手掌上的结必不可少特别是对陆熏默这种男人,夜星怜特地在他的手背上绑了一个死结。一环扣着一环,即便被捆绑者的力气有多大,总不可能将自己的手指旋转180°来为自己解结吧。而后,便是腹部,大腿,膝盖,小腿,脚腕,环环扣入,不给他任何逃离的机会。

  果然,到最后,陆熏默铁青着脸躺倒在床上。他在想,若是下次再见到那个女人,他绝对不会姑息的,尽管,当初确实是他对不起她。

  正在餐厅陪自家daddy吃晚饭的夜星怜重重的打了几个喷嚏。夜辉月疑惑的目光传来,夜星怜立刻冲他眨了眨眼,示意自己没事。想到应该是被自己绑着的那个男人醒来了,夜星怜便立刻愉快的继续开始吃起了饭。

  夜家的家教很好:食不言,寝不语,是他们家实行的基本原则。在他们的家中,这句话的翻译是这样的:无论你有多么重大的事情,只要是在吃饭或者是睡觉的时候都不准给我吵。想说话?可以,要么给我滚出去,要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情觞 说:

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哈~~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