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冷意才渐渐的消失,霜渐渐的化为了水,顺着夜星怜的脸,悄然滑落。身上体温慢慢的回暖,血流速度加快,夜星怜也渐渐的回过神来。

  动了动僵硬的身体,夜星怜的心中依旧心有余悸,刚刚好多次,她都以为自己在生死线的边缘徘徊,幸好,幸好她坚持下来了。要不是她意志比较坚定,她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若是要她选择,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在经历一次这个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了。真的是,太难以忍受了。

  夜星怜缓缓的睁开双眼,环顾四周。这,是哪?

  只见她的周围环绕着大片大片的薰衣草,弥漫在空气中的浓郁香味,让她心驰神往。可是,夜星怜渐渐的察觉到不对劲了,她刚刚明明在自己的的房间里,那么,她这是在哪?此疑惑一出,夜星怜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软萌的男童音。

  “以血养身,以汗滋魂,以冰天雪地和漫天火海为魄,以意识触动也引,紫钰,凝!”

  夜星怜尚未弄清那是什么,便被眼前的景色变换给吸引了。

  夜星怜周边的薰衣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她的眼前集聚,刚凝聚到篮球那么大,便又被压缩,紫色渐渐加深,最后混合成夜星怜最喜欢的那种颜色时,她周围的薰衣草全部消失了。若不是此时空气中还弥散着淡淡的花香味,夜星怜会认为刚刚的一切是错觉。

  渐渐的,紫色的篮球渐渐的浓缩,散发出了淡淡的紫光,将夜星怜整个都包裹了起来。如沐春风般的舒爽,夜星怜衣服上的污渍竟然渐渐的消失,都被这柔光散去,血迹彻底的消失后,夜星怜嗯白裙变成了紫色。

  很快,篮球便变成似弹珠那般的大小了,它落到了夜星怜的手上,变成了一块琉璃玉佩。

  ji酷匠网|1正Q◎版M首发Er

  夜星怜邪魅的看了它一眼,装似好奇的将它拿在手上把弄,一抛一接,玩的不亦乐乎。

  “姐,姐姐,你不要再玩了,我头晕。”被抛了十多下之后,夜星怜的脑中突然的出现了声响。

  最后一次抛出之后,夜星怜将它撰入了手中,“怎么,不装哑巴了?”

  童音顿了一会,而后似无奈的说到:“这不就是你的目的吗?”

  故作老成的言语,逗笑了夜星怜:“嗯,那你接下来应该介绍一下自己了吧,嗯?”夜星怜轻声的开口,语气中的威胁成分,显而易见。

  “我叫紫钰,你手上的紫钰琉璃是我的本体。这里,便是我初生的地方,你现在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要回去”在紫钰的声音刚一落下,夜星怜便立刻开口,可见她准备了这句话准备了多久。

  “你闭上眼睛”紫钰说到。

  夜星怜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一瞬间,再睁开眼时,她便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此时夜星怜的房间内,红光依旧,陆熏默只得背过身去,“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床上,红光迅速褪去,陆熏默适应了许久,才渐渐的转身。

  果然,女孩已经在床上了。

  夜星怜伸手看着紫钰琉璃,黑暗之中,淡淡的紫光从它的身上发出,映照在夜星怜的面上,散发出了丝丝慵懒的气息。

  陆熏默看着夜星怜的侧脸,发呆。

  一室无言。

  两个小时后

  管家匆匆的来到夜星怜的房门在敲门,“咚咚”的声音传入,夜星怜瞬间从床上跳了下来,来不及套上拖鞋,夜星怜赤脚走去打开了房门。

  门刚一打开,管家的声音便迅速的响了起来:“小姐,您赶快准备着一下,老爷马上就要到别墅了。”

  夜星怜的脑中轰然炸开,老爷!夜辉月!马上就要到别墅了?不会是她早上打完电话之后就决定要来的吧?微微的愣了一会后,“好,我知道了。”说完,不等管家回答,夜星怜便将房门关上了,脱力般的说着门滑下,全身的力气似乎都消失了,她无力的倚在房门上。夜辉月要来了啊,那他会不会认出她不是真正的夜星怜啊。头涨涨的痛,朦胧之间,夜星怜似乎看到陆熏默走了过来。

  “你怎么了?”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从窗边透露过来的丝丝光亮,只见他蹲下身子,与夜星怜平视。

  夜星怜微微仰头,看着男人的下巴,不说话,不回答。她能说些什么呢,或许——!夜星怜似乎想到了些什么,黑眸之中透出了丝丝的精亮,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后推开陆熏默,跑进了浴室。

  陆熏默对夜星怜没有防备,这轻轻一推,便被她推得坐到了地上,而后他淡淡的看着那个罪魁祸首跑开。

  ……

  三十分钟后,打扮的清纯可人的夜星怜站在别墅的大门外,看着一辆车缓缓驶进,她愉快的跑下台阶,打开车门,而后扑了进去。

  不一会,便看到一个满脸笑意的中年男人抱着夜星怜从中走了出来,一旁来迎接的人纷纷颔首。

  夜星怜待在他的怀里,满脸欢笑。原来,这就是原主的爸爸啊。

  夜辉月此时穿的,是开会时的西装,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已经有些褶皱了,但这并不影响夜辉月此时的形象。

  夜辉月今年刚过四十,身姿挺拔,但却并不臃肿,不像常年待在办公室里的那些大老板们,都是大腹便便。

  夜辉月的身高比夜星怜高出不少,待在他怀里的夜星怜,此时显得极为的娇小可爱。

  “萌萌啊,你在z国待的也够久了,要不要跟daddy一起回m国啊?”夜辉月抱着夜星怜一路走向了客厅,将她放在沙发上,边坐下边说到。

  “不要啦,daddy,这里真的可好玩了,我还没玩够啦!”夜星怜扑在夜辉月的身上,边摇着他的手臂边说到。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他,其间充满了狡黠。

  夜辉月被夜星怜的表情看的微微的出神,这个表情……夜辉月揉了揉将近三十小时没有睡觉而发胀的大脑,瞬间回神。“好,让你在这里继续玩,等玩够了我们再回家,好不好?”夜辉月再次将夜星怜抱到了自己的怀里,捏了捏她的小脸说到。

  “嗯嗯”夜星怜似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