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熏默被管家的声音吼回了神,抬起头来楞楞的看着他,表情和夜星怜如出一辙。

  管家“ ”这两人都傻了?“小姐?”管家试探性的一叫,这一唤,便把夜星怜叫回了神。

  “嗯?”夜星怜糯糯的应了一声,放下了搂着陆熏默脖子的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小姐,你刚刚没事吧。”管家向夜星怜微微的鞠了一躬,而后恭敬的问到。

  “没事啊,怎么了?”夜星怜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知道管家是什么意思,而后,她的思绪慢慢回神,想起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夜星怜心中有一个直觉,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在慢慢的收拢,而她,似乎已经在这大网之中了。

   “好好,没事就好。”管家在听到夜星怜说没事之后,便也渐渐安下心来,“那医生……?”

  “让他回去吧,就说我没事”夜星怜非常讨厌看医生,所以能不见就尽量不见,省的闻到医生身上消毒水的味道就浑身难受。

  “嗯,那没事我就先走了。”管家最后抬头瞄了几眼夜星怜的脸,见她没有异色,而后狠狠地瞪了陆熏默几下,转身离开了。

  管家出门后,夜星怜便似脱力般的躺在了床上,似乎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呼吸急促,似极度缺水的鱼儿,想要在空气中补足所缺的水分。

  陆熏默早已回神,见夜星怜如此模样,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莫非……想到此处,陆熏默的脸色一凛,面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从床上坐起身,将窗户关好,窗帘拉紧,而后又去锁上了房门。

  一切就绪之后,陆熏默半蹲在夜星怜的床边,确定不会有人进来之后,他拿起食指放在嘴边咬了一口,猩红的鲜血从他的指尖出现,他将这些血,小心翼翼的滴入夜星怜的嘴中,而后他顺势坐在床沿,看着夜星怜脸上的变化。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夜星怜的身上依旧没有什么异变。看如此之势,陆熏默的神色渐渐的舒展了开来,看样子,确实是他想多了。

  陆熏默刚起身,便发现夜星怜的身上发出了强烈的血红色的光芒,强光刺入眼中,陆熏默根本睁不开眼。恍惚之中,陆熏默似乎看到夜星怜从床上消失了。余留强光,直直的照射在陆熏默的脸上。

  痛!好痛!浑身上下撕心裂肺的痛!仿佛全身的骨头被错位,一寸一寸,一寸一寸,夜星怜似乎都听到了自己骨头的脆响。

  似乎有什么东西进入了她的大脑,只听见一个童音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要放弃,不能放弃!

  夜星怜皱着眉头,紧咬了唇,身体无意识的扭动,痛意传入她的大脑,却让她一阵阵的清醒。

  魂魄似乎要被剥离,夜星怜强忍痛意,吸收着不知从何处冒出的暖流,这股暖流,微微的缓解了她的疼痛。

  她努力的撑起身子,盘腿而坐。鲜血,伴随着丝丝的黑色,从她身上的每个毛孔出现,夜星怜的白色长裙瞬间被鲜血染红。汗臭,腥臭夹杂着,一丝一缕,钻入夜星怜的鼻子中,她的心中一阵的反胃。她忍住心中的不适,咬破了舌头,迫使自己清醒。鲜血的味道在她的口腔之中蔓延,舌尖的疼痛更是给她起了提神的作用。

  酷匠…*网@永z;久x免(\费看N*小说&(

  夜星怜的心中渐渐明白,此次异变,虽不知从何而起,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失败的后果,绝对是她的魂飞魄散!

  渐渐的,夜星怜身上的疼痛慢慢的缓解了下来,时不时传来的疼痛,让她的脑袋特别的清醒。

  此时的夜星怜已经变得非常狼狈,美丽的秀发混乱的披散在肩上,衣服上满是黑色和红色的污渍。不过夜星怜此时并没有时间去管它,因为她知道,这个异变,绝不只是疼痛那么简单!

  不一会儿,夜星怜的身体变得红色起来,体内的暖意越来越强烈,夜星怜不禁呻吟出声。

  消失的汗水再次出现,密密麻麻,布满了她的额头,染上了带血的衣裙,似朵朵寒梅在冰天雪地中傲然开放,竟给夜星怜此时的形象平添了一种特殊的韵味。

 铺天盖地的热量从她的体内滚滚上涌,汗都随着水蒸气蒸发了。夜星怜的身上,烟雾缭绕,似撒了干冰,在她的身边升华。渐渐地,白裙被蒸干了,凝固的血液斑驳的出现在白裙上,夜星怜此时似乎更加的狼狈了。

  雾气消散,剩下的便是无尽的热意,夜星怜紧咬双唇,坚持了下来。良久,热意才徐徐的散去。

  夜星怜长舒了一口气,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没过多久,夜星怜的身体突然一阵,一丝丝冷意从她的身上散出,抵消了刚才的热意。刚开始夜星怜还觉得十分的舒适,到最后,便是无尽的冷意。

  它们从她的脚底上升,渐渐的消散了刚才灼热的感觉。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浑身冷的发颤。

  很快,夜星怜脸上的红色褪去,变成了苍白,唇瓣也失去了血色,她的双手不自觉的抱住自己的身体。骨骼肌剧烈的颤抖,它所产生的热量,也不够抵消夜星怜身上正在失去的温度。

  夜星怜用力的咬破自己的唇瓣,使自己维持清醒。渐渐的,夜星怜被冻得麻木了,浑身上下以及全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冷。夜星怜的毛发上,竟然结了一层厚厚的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