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星怜一加入,战局立刻扭转,只听到“嘭”“咚”的几声,夜星怜便将其余几人全部打倒在地。扶起因失力过多的男人,消失在了这小巷之中。

  刚走出小巷,夜星怜便看到了那个男人的真容。一头亚麻色的短发,浓密的眉毛,紧闭的双眼,鹰钩鼻,似女人的皮肤,在苍白之下显得极为的诡异,想一个饿急了的吸血鬼。

  吸血鬼,吸血鬼……夜星怜嘴里突然喃喃起这三个字,一直重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之间,她的眸中渐渐浮起了一道道红色的血丝,只不过片刻,就充斥了她的整个眼眸。尖尖的獠牙从她的嘴里冒了出来,扶着男人的手不停的缩紧,缩紧。

  夜星怜的目光突然转到了男人光滑的脖颈上。

  “咕咚”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响起,看起来很好喝的样子啊。

  而后,夜星怜又将男人扶回了小巷内。刚刚被夜星怜打倒的人也不知何时离开了。夜星怜将男人小心翼翼的放倒在地上,而后便整个人都扑了上去。

  尖尖的獠牙刺入男人的脖颈,一股浓重的血味立刻在她的口腔中扩散开来,夜星怜加快速度,贪婪的吸吮了起来。

  不多时,她舒服的嘤咛了一声,从男人的身上站了起来。眼中的红色已经褪去,此时的她,眼神清明,自然想起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夜星怜突然想起她重生的原因,难不成,是那个男人?

  此时的夜星怜自然不会知道,当他把男人放倒在地的瞬间,便已经醒了。他淡然的看着夜星怜的动作,不做言语。等夜星怜把目光投到他的身上时,他便立刻闭上眼睛,装作还在昏迷。

  夜星怜默,她刚刚明明感觉到有人看着她的,难不成她的感觉出错了?

  目光盯着地上的男人,夜星怜好心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纸,小心翼翼的盖在两个血洞上面。而后淡然的看着纸巾覆盖的地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夜星怜将男人再次扶了起来,消失在夜色中。

  半路,夜星怜抽空看了一下时间,20.45!学校似乎已经关门了,打电话跟叶芸说了一声今晚不回学校,夜星怜便又拖着比自己高两三个头,重两三倍的男人,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晃。

  刚走到下午司机阿姨载着她下车的地方,十几辆轿车突然驶过来,将她围在中间。车子停下的瞬间,秦穆便从车上走了下来,带着阴冷的气息,站在了夜星怜的面前。看着夜星怜扶着个男人,脸色顿时一阵难看。

  ¤=更)J新j0最U快%,上I=酷匠《H网

  “秦叔……”夜星怜糯糯的叫了声,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嗯,只有撒娇这一方法行得通了。

  果然,夜星怜这一叫,秦穆的脸色瞬间好了许多,紧紧的看了夜星怜几眼,拍了拍手,旁边车上立刻下来了几个保镖,他们自觉的将男人扶起,塞到他们刚刚下来的那辆车上。

  夜星怜默,暗溜溜的爬上刚刚秦穆下来的那辆车,乖乖坐好。夜星怜坐好后,秦穆也坐了上来,只是脸色依旧不好。

  “秦叔,去景城别墅吧,学校应该已经关门了。”夜星怜可怜兮兮的对秦穆说到。说完话后的夜星怜缩了缩头,似乎是在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其实,夜星怜大可不必如此,但她知道,秦穆对原主很好,真的很好。经常对她是一味地纵容,比如x大。若是没有秦叔的帮助支持,她是绝对不会再那里待下去的。不是因为她没有那个资格,而是因为她有一个宠女如命的父亲。

  原主的父亲夜辉月,也就是国际星辰集团的总裁,那个极度宠女的男人。当他听到自家宝贝女儿离开m国来z国x市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的时候,怒的差点拿菜刀追杀过来。幸好有秦穆想拦,要不然,这x市可就要翻天了。

  “”开车的司机市秦穆的人,没有听到秦穆的命令,自然不敢开车。

  “去别墅”秦穆开口,强压下心中诡异的情绪道,面上淡然入水。

  “是。”司机应到,从后视镜看了一下自家主子的脸色,果然,黑漆漆的,司机不禁缩了缩头,主子好可怕……

  一路上,无言语。夜星怜看着窗外快速闪过的霓虹灯,似在沉思。

  秦穆看着夜星怜的侧脸,眉头紧皱。

  景城别墅,是夜辉月送给原主考入x大的礼物。即便再不情愿,也依旧给女儿准备了独属于她的房子。深怕自家女儿在外受了委屈也没有地方哭。虽然他知道,一家店的女儿绝对不会受欺负。

  正因为他这种心态,即便原主在学校里落水差点溺死,远在m国的他依旧没有接到过这个消息。

  景城别墅,位于x市的中心位置,离绯色也只有十多分钟的车程。即便位于市中心,景城别墅附近依旧不喧嚣。原因就是,这里的主人有一个十分宠她的父亲。

  为了不让女儿睡觉时被喇叭声骚扰,夜辉月挥手让市政府重新立法,禁止鸣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