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天下多有动荡。

  先是夏国死了个皇帝,而后竟由臣子继承皇位,当真匪夷所思,不少人说当今夏国国君多半是谋朝篡位修改诏书而继大统,然事实究竟为何,谁人知晓?

  夏国动乱过后不久,楚国相继出事,难得的武林大会前夕劲竟爆发两大门派近乎灭门的惨案,时人无不唏嘘。

  在此之后,息国紧跟着生出变故。富甲天下的张荫竟一夜失踪,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无论他人怎么寻找都寻不到,且其名下百万家产,竟落入江湖第一神秘门派——凌霄阁手中,当真匪夷所思。

  据传闻,凌霄阁的主人凌霄子,乃是当今天下难得的第一美男子,只要看他一眼,十个女人会有十二个沦陷(另两个自是男子)。

  此言并非虚假,实乃北陵公主夏侯樱的真是转述:“凌霄子啊……艳冠天下,一般人看到十成十会沉溺在他那双眼眸中,就是男子也不会例外哦~你问我啊,我当然不会了,我有龙祁大哥嘛~”

  夏侯景祁表示无言以对。

  此外,江湖上另有一条传闻。

  说说是凌霄子既是凌霄阁之主,更是消失达二十年之久的迦兰国的国君。就连西域之主慕容一氏都尽数灭于他手。

  可令人更诧异的是,那凌霄子不好好当他的迦兰王,反倒选择置身江湖不闻朝堂,把迦兰交由大臣自行管理,并与北陵达成联盟,两国相互依存。

  不多说到底这些都是街谈巷议的谈资,寻常人管它做什么?自家瓦上霜都顾不得呢。

  然而此刻,话题中心的凌霄阁却是一片热闹非凡。

  幽幽山谷之中惊起管弦之声,缠绵之乐隐隐传出山外,引得行人频频侧目。

  然其视线所及之处尽是葱郁森林,不禁让人怀疑方才所闻实乃幻听。

  摇摇头后便接着赶路:“这山谷啊,真真邪门得很。”

  沈一辞匆匆引着四人抬着足有一人高的花瓶走进大厅,瓶口上绑着各红色花球。

  “喂喂喂,我说你们动作小心一点儿,别给我打碎了……诶诶,还有你,挂歪了!”他一边对这个指指,又吆喝那个,忙得焦头烂额。

  看着进进出出的、绑上红色缎带的礼品,沈一辞一个头两个大。

  他常日里受帝拂歌压榨就算了,凭什么连他的大婚之日都要跟着忙里忙外?不、公、平!

  一点好处都没有!

  璇玑子看他一人在那儿生闷气,笑着抚须上前:“还生气呐?嗐,回头闹一闹洞房,这气啊不就撒回来了?”

  沈一辞:“……”他怎么没想到这一茬儿?果然还是老爹比较损,他受教了……

  凌霄子的大婚仪式,盛况空前,宴请名单虽然不长,但是那一台台接连不断的礼可是一刻都没消停过。

  与此同时,新娘厢房。

  童话紧张不安地坐在铜镜前,两手纠在一起。

  “小姐你别动,我这又画歪了!”丫鬟第N次叫她,心中又是一阵无奈。

  姑娘出阁头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紧张的心情她明白,但是小姐这样紧张得一直在动,就给她造成很大的麻烦了。

  光这眉毛就画了好几遍……

  看着丫鬟一脸的苦大仇深,童话也恍然明白了自己的错误:“好了好了我不动我不动……可是我紧张啊啊啊啊啊——”

  “……”

  丫鬟无奈拿过一盘豆糕:“小姐要不先吃点?”

  原定新娘子是不能吃东西的,然而……算了,她豁出去了!

  原本就饿得嗷嗷叫的童话一看这盘豆糕,连紧张都忘了,终于开始乖乖地仍由丫鬟给她上妆,一边还往嘴里塞豆糕。

  丫鬟:“……”T_T她再也不要给新娘子上妆了……

  在她深沉的怨念中,童话终于完美地被人搀扶着出来——大红的嫁衣将她包裹,裙裾稍长,拖了一节在地上,不过无伤大雅。

  喜娘满意地给她加上凤冠,薄薄的红色轻纱覆在眼前。

  “好了快出去,别误了吉时。”

  喜娘话音刚落,童话忽然就感觉走不动道,哭着嗓子道:“呜呜呜……我紧张……”

  众人:“……”

  姑娘,这时候紧张有用吗?有、用、吗?!关键时候别添乱啊!阁主会杀了我们的啊啊啊啊啊!!!

  就在众人内心无力呐喊的时候,帝拂歌如神一般降临。

  他的声音在众人听来宛如救世主:“怎么了?”

  不等童话出声,喜娘就抢先说:“新娘子太紧张……走不动……”

  童话:“……”这么丢人的事情能不能不要说出来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

  她正吐槽,就听见帝拂歌低低地笑起来,随后他的手出现在她眼皮子下面:“走吧。”

  童话痴痴看了一会儿才把手搭上去,握紧:“嗯。”

  玉镜君早已仙逝,因而今日端坐在高堂的便是璇玑子。

  见着这俩璧人一样立在堂下,心中很是感慨。

  想他也是帝拂歌在这世上唯一的长辈,见此情景不禁伤感。玉镜在九泉之下也能够安息了。

  随着一声“礼成——”高呼,童话内心好一阵起伏。

  酷6匠)网唯M`一.正u`版|6,《其0他xa都aZ是+盗-版

  穿越一年有余,如今却与帝拂歌在这儿结为连理,从此福祸相依,再不分离。

  她抬头,透过轻纱隐约能见帝拂歌俊美脸庞,嘴角含笑,笑意甚至透过眼眸满溢而出,童话不禁脸上红透。

  这厮又用美色诱惑她!

  沈一辞在一旁提醒:“该送入洞房了。”

  说完就引着他们往新房去。

  等待时的心情很是焦灼,在新房蓦然打开时,童话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来了!

  一双红色靴子在她面前站定。

  片刻后上方传来一阵轻笑,童话羞怒,下一秒就被掀了盖头,她懵了。

  眼前的帝拂歌,真是前所未有的帅!

  想到这个,童话忍不住捂脸……食色性也,这时候出戏绝对不是她的错!

  帝拂歌不以为意,伸手把人从床上拉起来:“今天倒是老实得很。”

  两人坐到桌边,此时饭桌上已经摆上了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童话咽了咽口水。

  “我也是会紧张的好吗!”她道。

  眼看着他就要夹起菜吃,帝拂歌拦住:“等等,交杯酒。”

  “……”为什么他这么淡定……还有不要看着她笑得这么瘆人啊摔!

  以为会是酒的辛辣穿过喉咙涌入胃部,不曾想入口的却是一阵香甜。

  饮罢,帝拂歌道:“吃吧。”

  闻言,童话开始动筷。

  半晌之后她盯着对方:“你怎么不吃?”

  后者笑意盈盈:“我吃过了。”

  “……”她忘了,新郎官儿是不需要饿肚子的……不公平!T_T半个时辰之后,童话缓慢结束这顿漫长的晚膳。

  说实话,这还是她能撑到的最长时限。

  敢问在帝拂歌那么露骨的眼神下,她还能吃得下什么东西?吓都吓死了!

  “吃好了?”他问,嘴角仍是弯的。

  童话讪讪点头。

  “那该轮到我了。”

  他话音未落,童话就哇哇叫起来:“等等等等!我还没卸妆没卸妆没卸妆啊等一下!”

  “……”

  “我很快,很快,等我一下!”

  帝拂歌冷笑:“等?想得美!”

  童话躲闪不及,直接被某人抓住衣领往后一抛,身子直直摔进一片软棉的棉被里……

  她来不及起身挣扎,头顶就是一黑,某人已经欺身压了上来,下一秒双唇被堵住……

  “唔唔……啊你……唔……”

  帝拂歌的声音低沉喑哑:“童话……”

  “……唔,我、我在……唔……”

  童话:T_T不带这样的,又欺负人到床上来了!

  六天后。

  夏国边境。

  太阳光直射下的马车,闪闪的发着刺眼的光。

  童话从里头探出头,耳边传来清脆鸟鸣。“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啊?”

  身后攀上来一双手将她整个人环住:“嗯。”

  头顶上阳光明媚,像极了当日她从天而降的场景。

  童话忽然眼睛发亮,猛地一个回头:“要一起睡觉吗?”

  “……要!”

  转动的车轮猝然停下,发出“嘎吱”一声惨叫,青玄僵着脸下了车辕,几个闪身后消失不见……

  而在那辆停在半道上的马车一侧的树上,仿佛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飞身惊起,扑棱棱地煽动翅膀逃走……

  你们人类真不知羞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俞音绕梁说:

  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