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三)

  陷阱又怎样?若是杵在这儿什么也不做,那永远都不会有出去的机会。

  豁出去了!

  她微微闭眼凝神,抬手引全身灵力聚于指尖,随着她一声轻喝,一柄全身燃着红色火焰的剑骤然出现在她的掌间。通天火红与灼热的温度让整个密闭空间都要火热燃烧起来。

  童话嘴角带笑,这样力量充沛全身的感觉,真是久违了!

  她两手握着剑柄,高高举过头顶,目光望着眼前那道门时异常坚定。

  “喝!”

  剑锋划过时与空气发生摩擦,登时出现噼里啪啦的火花,就在下一秒,厚厚的铜墙铁壁应声倒塌,那块困住她的门随即四分五裂。

  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童话贪婪地猛吸几口,同时在身上倏地窜出一白一红两道影子,分别向左右两边飞掠而去,在空中几个盘旋之后折回,身体轻飘飘地浮在她的两侧。

  阿白舒服地一扬脑袋,纯白的发丝在空中飞舞:“这几天真是憋死我了,终于从那破笼子里出来了!”

  阿红对她的的行为很是不屑,斜眼对她冷笑一声道:“多话!”

  阿白立即怒瞪:“!”

  童话看她们一出来就掐,顿感无奈:“你们两个能不能安静点?我们还有正事要做,都少说两句。”

  阿白白了那边趾高气昂的红衣女人一眼,倾身落到童话边上:“主子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那个镜钺真是太过分了,应该要好好教训他一下才能一泄我心头之恨!”

  童话回头看了眼身后俨然变为废墟的监牢,缓缓道:“不急,重头戏要留在后头。”

  她想了想,付红葳付红蕤两兄妹既然是和宁踏欢一伙的,那么将她放出的来可能性就不大,更何况还有镜钺这货在,更不可能轻易让她出来。

  付红葳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恐怕是慕容府内部发生了某些不能预测的变动,这些变数致使他们冒险将她放出来。

  她与镜钺之间的恩怨,他们应该也早已了然。

  若她重获自由,第一件要做的事儿就是要找镜钺算账。他们放她出来的目的,恐怕就是要借她之手除去镜钺。

  好一个借刀杀人!

  只是不知道这段时间镜钺和慕容府之间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主人?主人?你想要怎么做?”阿红问她。

  童话猛然回神,看了眼身侧两人,高深莫测地一笑:“这个嘛,等等再说。我记得这座牢里,不止我们被关在里面的吧?走,去看看。”

  她依稀记得被关进来当日,那小厮手举油灯,四周铁笼监牢被照出一些出来,里面黑影攒动,不像是只有一个两个的“犯人”。

  记忆中,从她一脚踏进这座监牢开始,一直走到她现在所在监狱,路上少说也步行了半个多小时。

  慕容府花大气力建起这座监牢,定然不仅仅只是用来关押几个违纪的犯人,加之其所处位置之隐秘,背后恐怕藏着更多的秘密。

  真相仿佛被蒙了一层厚厚的黑纱,在她面前若即若离,偶尔被风卷起面纱一角,却不能看清其中原貌,痒痒的挠着她的心。

  她下定主意,沿着记忆中的路线倒回去。

  “镜钺那厮还不知道付红葳已经把我放了出来,所以周围的守卫应该暂时被他支出去了,但是他们离开的间隔不会很长,我们要抓紧时间。”

  “是!”“嗯!”

  夜幕沉沉压下来,闷得人几乎透不过气。西域不像中原,有热闹的夜市,坊间流转着阵阵莺歌燕语。

  一旦太阳从地平面上落下,整座城便陷入沉寂的黑夜,充满无力与压抑。

  远远看去,除却星星点点的各家灯火,每条街巷都一片沉寂无声。

  然而正是这样的夜晚才给了夜行之人最大的便利。

  帝拂歌望着不远处全西域最大的一处屋舍,眼神凌厉。身侧悄然落下一道影子。

  “地形查探清楚了?”他问。

  宋靖远同他一样紧盯着那边慕容府的方向:“没有。不知道是谁在慕容府上空布下了结界,以我的力量……暂时还不能冲进去。”

  “……知道了,走吧。”帝拂歌眼角一抽,淡淡说道,“走一步看一步。”

  宋靖远来不及叫住他,眼前只是一晃,帝拂歌就已不见踪影。他怔住,眼睛狠命眨了几下:乖乖,他、他的速度竟然这么快?!

  就在他分身的片刻,帝拂歌已经落在慕容府的一道小门外。仔细一看,那便是当日童话被带进去的那道门,上面还残留着她灵力的痕迹。

  帝拂歌冷笑一声,宛入无人之境一般穿过无形屏障,两只脚安然无恙地踩到慕容府的地面。

  宋靖远后他几步赶到,见他已经贴着门要进去了,着急地叫他:“喂喂喂,等等我,我还没进去呢!”

  帝拂歌回头看他一眼,随后将目光转向头顶结界。下一秒他神色一寒,抬手间飞出一道光,紧接着那道结界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快速消失,不一会儿消散无形。

  宋靖远乐了:“果然还是你厉害!”

  “……走吧。”

  “哎呀,感觉到没有,你的结界被人破了呢。”

  宁踏欢斜倚在软榻上,神色悠闲的姿态仿佛在与人闲话家常,而在他的对面,则是整个都被暗红色丝线缠绕住,手脚四肢都被一端丝线绑着,与丝线相触的皮肤上竟渗出淡淡血迹的镜钺。

  散发暗红色光芒的丝线有如一张网将他困住,彼端连着房梁、墙壁与地面,根根利刃一样狠狠将人越缠越紧。

  他好似感受不到任何痛意,看向宁踏欢的眼神充满轻嘲。

  “你以为这东西真能困住我?那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P酷W匠网2'首q-发$

  闻言,宁踏欢坦荡把手中的杯子往小桌上一放,说道:“我自然知道这玩意儿困不住你,但是你一时半会儿应该也没法逃离吧?我可是观察你很久了才想出这么一招,你可要再撑得就一点,不要浪费我的心思啊。”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呵,哪里,值得的。话说回来我还真是不明白,那个丫头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么?若是她死了,你会如何?”宁踏欢倾身凑近他说完这句话,眼中带着邪笑。

  听言,镜钺眸中猝然迸发出寒光:“你对她做了什么?!”

  “诶诶诶,别紧张别紧张~我就随口这么一问而已,你激动什么?但是呢,她现在恐怕已经不在镜牢了……这会儿应该在寻你的路上吧?我想,她一定恨不得把你大卸八块,谁让你那么对她呢?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

  “……”

  “你猜,那个结界是不是就是她给毁的?啧啧,精神头不错啊,被关了这么多天竟还有这样的大力气。”

  “……是么?呵,看来你估计错了,她怎么会在出来的第一时间找我?你还是多多想想慕容府之后该怎么办吧。”

  宁踏欢神色一冷,寒声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猜啊。”

  “……”

  一般的锁链,在碰上……时都不堪一击。童话抬手挥下,对准锁劈断,牢门应声而开。里面的人仿佛惊弓之鸟一般猛地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童话拿着油灯进去,看见四方的牢里挤满了衣衫褴褛的“犯人”,眼神惊恐地望着她。

  “你们不要害怕,我是来救你们出去的,你们能告诉我,你们是谁?可是慕容府的人把你们抓来的?你们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吧?”

  他们相互对望几眼,最后其中一个人从人堆里站起来看着她说:“姑娘救我们!慕容府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他们把人抓来,就是为了吸取活人身上的精气增强功力,为此残害了不少无辜百姓!其手段、心底何其残忍险恶,姑娘一定要为天下亡魂讨回公道!”

  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她,眼中恨意与痛恨之情溢于言表。

  童话面上一寒,想不到他们竟敢做出这种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事情,简直天理难容!

  哼,以她看,迦兰之祸,十成十也是他们做的!

  这样想着,她心中怒火又上了一层。

  她再顾不得其他,侧身让过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为他们申冤,你们快先走。”

  得到回答后,他们哄然而出,争着逃出牢狱。

  童话一一打开其他牢门,任由浑身发出恶臭的人们奔涌而出,争先恐后地往出口处逃窜。

  她借着御魔剑的蛮力摧毁地牢机关,顷刻间所有犯人都逃了出去,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寻找出路。

  见状,童话高声吼一声:“你们直走往右,沿着廊道转弯,最后往左就能看到个小门,出去就离开慕容府了。”

  得到她的指示,众人一窝蜂赶忙逃离,很快便不见人影。

  看着他们背影逐渐远离,童话长舒一口气。

  正欲转身前去找寻镜钺的下落时,身后突然冒出一句惊喜又焦急的呼唤:“童话!”

  “!”什么?!帝、帝拂歌?!不可能呀!

  她僵直着脖子回头,眼球在看到扑至眼前的身影时登时睁大,下一秒身体就被人一把揽入怀中。

  “你……你怎么在这儿?”不应该在迦兰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方将她紧紧扣住,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想要将人推开,却明确感受到他箍住自己的双臂在阵阵发抖,顿时,她鼻头一酸,眼泪不由自主落下:“我说你啊,真的真的很讨人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