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升起时,帝拂歌和宋靖远两个人正好到一处茶肆外停下。

  宋靖远拉着两头骆驼到树下拴好,随后跟着帝拂歌进去。

  店里,老板娘和几个伙计正闲得发慌,见着有客人进来连忙相迎。“客官想吃点什么?我这儿什么都有!”

  宋靖远笑笑说:“老板娘客气,随便来几样就好了,不麻烦。”

  老板娘招呼着人坐下,命伙计上来几个菜另一壶烧酒。“两位喝点酒没事儿吧?呵呵呵,我们这儿的酒可是相当不错的,保你方圆几百里找不出一家像我们这样儿出挑的!”

  宋靖远当场就呵呵了,方圆几百里地就你这一家好么?还找呢!

  “欸,我们向你打问个事儿啊,最近可有一个姑娘到你们店里来过?”宋靖远站起来比划了下童话的大概身高,“大概就这么高吧,长得水灵灵的,很机灵很聪明的一个姑娘,见过吗?”

  说起姑娘,老板娘头一个回想起不久前曾叮嘱过她不许将她的踪迹告诉任何人的女孩儿,神神秘秘的模样让人还以为她闯了什么祸逃出来的。

  现下听到这两人打听,她便多长了个心眼儿,也不管童话是否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就说:“姑娘?嗐,我这儿来来往往才多少人,只要进了我这个店的,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这儿呀,久没来过什么姑娘,母骆驼倒有几头。”

  宋靖远将信将疑:“老板娘确定没有?你不会是记差了吧?你再想想?”

  老板娘不耐烦了:“哎呀,都跟你说了没有就是没有嘛!我骗你们做什么,有没什么好处!”

  她才说完这句,宋靖远就丢了块金子在桌上,斜着眼睛看她:“真的不再想想?”

  女人两眼紧盯着桌上金子,连连咽了几口唾沫,同时心中警铃大作:娘勒!老娘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大一块金子!看来这两个人来头不小啊!那姑娘也不是简单人物......可是我已经答应了那姑娘,说什么也不能出卖她,要不然我还怎么在这儿混啊?到时连店里的杂役都要看不起我了!

  “这位公子敢问你是什么意思?虽然我们是小本经营,但是为商的基本道德还在,就算你这样我也只能告诉你,我们这儿,没来过什么姑娘!我不能味着良心欺骗你们,给你们说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儿!”

  她说得义正词严,让人不得不相信,宋靖远只得作罢,抬脸赔笑:“是我潜考虑了,老板娘,莫怪莫怪啊!”

  老板娘斜睨帝拂歌,冷哼一声便回了柜台后算账去了。

  当她还是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呢?不知道谁才是背后真正做主的那个人么?那个人看起来虽然像是个正派人物,但着实不是什么好货!

  她装模作样地算了一会儿账,不多时小二就端着几盘菜上来,次第摆上方桌:“客官慢用啊。”

  老板娘不动声色地朝他两人的方向瞥一眼,随后又急急撤回,装着一心投在账本上。小二上完菜见了,疑惑道:“掌柜的,这账本没什么东西吧?我们这几天没什么客人啊......”

  “......”老板娘怒,“有你什么事儿?活干完了?去,再去干一遍!”

  小二无辜地眨眨眼,唯唯诺诺地退下了。

  那边,宋靖远和帝拂歌对视一眼,心中了然。看来童话确实在这儿出现过,只是不知道她究竟使的什么法子,让这女人不肯透露出任何有关她的消息。

  老板娘看那两人云淡风轻地用完饭,出门后牵着骆驼就往西域方向去了。见此,她在心中大骂自己鲁莽,竟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露了马脚!

  姑娘,对不住了啊!

  他们沿路又行了一夜才远远看见前方冒着炊烟的村子。

  进村之后寻了人便问童话的下落,问了几个人之后都是摇头,嘴里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西域话。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他们完全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宋靖远道。

  “先找个地方住下吧。”帝拂歌道。

  “嗯。”

  他们正打算走,忽然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一个老汉就拦在他们面前挡了脚下的道。“两位想找什么人么?需不需要帮忙?”老汉眯着眼睛大量这两个人,眼里冒出贪婪的金光,“算你们幸运,碰上了我。这个村子啊,除了我之外,再没有比我更精通汉话的了。”

  宋靖远也不问他是谁,就说:“从我们进村开始你就一直跟着我们了吧?终于舍得出来了?说,你一路鬼鬼祟祟跟着我们干什么?目的何在?”他猝然拔剑抵上对方的喉咙,大有一股他不说实话就立刻隔断他喉咙,令其血液喷涌的气势。

  老汉登时吓破了胆,双膝扑通一声跪下求饶:“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全家就靠我这张嘴活着呢,求求你高抬贵手放小的一条生路吧!”

  宋靖远一阵无语:“......我没说要杀你。”

  “哦哦,我知道你们要找的那个女人,真的!”老汉一听,看到一线生机一样顿时两眼放光。

  帝拂歌立即寒声喝道:“她在哪里?”

  老汉被他猛然一吓浑身直打哆嗦,结结巴巴道:“那天我就在村口摆摊子,那姑娘就出现了,找我问路来着。我因为一是贪心,就向她要了点儿钱......只有一点儿!把她送到村里的客栈之后我就走了,之后再没见过她。我听村里的人说,她因为杀了住在隔壁的房客被慕容家的府兵带走了,生死未卜......不过应该是活不了了.....慕容家的人个个暴戾成性,那姑娘细皮嫩肉的,一定已经被......”

  “好了,你走吧。”宋靖远收了剑赶人,老汉见状,忙不迭手脚并用迅速逃离了这里。

  “此事有异,我们先去老汉说的那家客栈看看。”帝拂歌拧眉说道。

  “嗯。”

  “你说那个姑娘啊......我想想......哟,我想起来了,她不就是那个杀人犯嘛!”

  他们很快就找到老汉口中的那家客栈,废了半天劲儿才找着一个会说中原话的人,这会儿宋靖远正和那人说话,听到他这样说之后,宋靖远就奇怪地问他:“她怎么就是杀人犯了?”

  “这事儿我也是听说的。在她如住的第二天,店小二上门正要给她端上早饭,谁知道房间门洞开着,他一看!嚯,地上俨然躺着个人,身上的血都被放干了,整张脸惨白惨白,吓死个人!没过多久慕容家的府兵就来了,两三下制服她把人带走了。你说她要是没杀人,慕容家的人干啥要带走她?况且她也没反抗不是,默认了。”

  宋靖远眼神一寒,脸上的笑消失无踪。他冷冷地道了声谢,然后坐回帝拂歌身边。“你也听到了,这事儿明显就是有意陷害。即便她真的杀了人,不可能这么蠢的还留在这间客栈里。她不反抗说明她明白背后有人存心要和她过不去,她是要深挖那人。”

  帝拂歌将银两往桌上一放:“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去慕容。”

  童话颓然放下手,烦燥地抓抓头发。

  她被抓到这里几天了,视线所及之处,除了黑就是黑,而且这间屋子完全就与外界隔离,外面的声音半点听不见,她感官都要被迫剥夺了!

  除了每日送来饭菜的人之外,她见不到其他人,连一开始送她进来的小厮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镜钺的目的难道就是放她在这儿自生自灭吗?

  胡思乱想之间,那一侧墙上的小窗蓦然打开,光线顿时照进来。童话抬头眯眯眼睛,那方窗子出现了张不算陌生的脸。她一惊:“是你?!”

  付红蕤得意一笑:“是我又怎样?啧啧啧,你看看你,哎呀,真是风水轮流转啊,你也有今天!”

  “......”童话冷哼别开头,“是啊,风水轮流转,你可要小心了,别做什么伤天害理了的事情,否则下一个死的说不准就是你了。”

  “你!呵,死到临头了你竟然还这么嚣张?你知不知道,只要我一声令下就能杀了你,挫骨扬灰!”

  “我信啊,为什么不信?你付大小姐说的话多有威信,我凭什么不信?”

  “你!我杀了你!”她被童话的冷嘲热讽激昏了头,身后男子连把人拉住,以免她真的就杀了她。“红蕤!你下来!”

  “哥!你知道她说了什么吗?她——”

  付红葳截了她的话头,道:“你下来!不要坏了公子的事!”

  “......我知道了!”

  下一刻付红葳的脸出现在窗外。

  童话好笑地抱膝而坐,好整以暇地与他对视:“我真弄不明白你们兄妹俩,一个个的明明巴不得我死,怎么还不动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她只是一个孩子,你在她身上用用激将法还可以,在我这儿,不行。”付红葳答非所问,“你不是想出去吗?如你所愿!”

  他忽然冒出这么一句,紧接着童话便听见头顶将她困住的结界如被冰锥刺破的冰层,铃铛碰撞发出般的发出响声。

  童话立刻抬头望去,只觉连日来负在身上的沉重感倏地消失,浑身变得轻盈,身上的力气渐尖恢复过来。

  她有些不解:“你......为什么救我?”

  酷L3匠网Vv永久s免费B{看小说》

  对方没有理她,兀自说:“凭你的功力,这道门不在话下,你走吧。”

  “欸——”

  她话还没说完,那边窗口突然阖上,空间中再度陷入黑暗。

  会是陷阱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