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走上前看仔细,竟觉着此人面孔隐隐有些眼熟。

  她搜刮肚肠之后才恍然回想起起来,这人不就是昨日敲她房门还说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话的人么?怎么死在了她的屋子里?

  想到这里童话顿时明白过来,随即浑身血液都冰凉起来:这具尸体出现得诡异,死法离奇……她问心无愧,而根据如今的情况来看,无疑是有人栽赃陷害!她就纳闷了,她初来乍到,更没出去见过、得罪过什么人,怎么就会有人想要陷害她?竟然不惜用这般残忍的手段杀害一个人?

  这时围观的人群中突然发出一道声音:“是你杀了他?你是杀人犯!”

  p^酷.匠网a0正:C版T,首q、发{

  “……我不是……若我是凶手,还会在这里乖乖等着你们来发现么?你当我蠢?!”童话冷冷地甩了那人一个白眼,随后低下头整理思绪。

  昨天她才到了郎村,今天就遭到陷害。而且地上躺着的这个人还专门提醒过她,现在却是了无生息。

  在西域她可没有什么仇家,除了镜钺以外,她想不到还有谁。不过若是他,他又是怎么知道她会在郎村?

  事情发生的猝不及防,让人怀疑根本就是有人早有预谋。

  “让开让开,都让开!”忽然人群中走出来几个锦衣护卫,强行将挡在前头的人们给拨开。童话冷着脸看向他们,说道:“你们是谁?”

  领头人冷笑一声,说道:“我们是谁?知道郎村及附近几个村落归谁家管么?慕容家听说过吧?我们接到有人报案,说你暗杀了人藏匿在自己屋中,却被清早推门进来送早点的店小二撞见,行迹败露。小二趁你尚未醒觉之际,匆匆来报了案。如今证据确凿,容不得你狡辩!来人,带走!”

  童话这下是明白了,这些人看准了她无从辩解,事先就商量好了要置她于死地!昨天那个小二送来的饭菜,恐怕也不简单。

  “你们说是我杀的,人就是我杀的了?哼,你们西域人都是没脑子的么?杀了人还不赶紧跑,乖乖等着你们的人来抓是不是?”在这些人眼里,事情恐怕已是板上钉钉了。

  “刚才的解释还不清楚么?怎么,你还想逼我们动手?!”那人手中执械步步紧逼,童话毫不畏惧迎向对方目光。

  两方僵持了一会儿后,童话忽然笑起来,两手背到身后去:“呵,凶神恶煞的,我跟你们走就是了。”

  她倒是要看看策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究竟想要对她做什么!

  闻言,那侍卫却愣了。

  上头不是说这丫头十分难缠么?还让我们倍加小心来着,他们关键的一招还没使出来呢,她怎么就投降了?该不会是使诈吧?

  他狐疑地盯着她,警惕地道:“你去,给她拷上手铐。”

  童话:“……”算了,放长线钓大鱼,她忍!

  那伙人把她从楼上带下来后,就用一块黑布给她蒙上了双眼,紧接着将人丢进一旁的囚车里。领头人一扬鞭:“走!”

  对于他们此举,童话不以为意,悄无声息地张开灵识勘察四周。须臾,车轮碌碌滚动,童话注意东方渐渐升起的太阳,此刻正渐渐与她远离。

  看来是往西边去了,她想道。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驶离了郎村,视野开始变得广阔起来。

  童话知道这一时半会儿到不了,于是靠在车牢里假寐。

  领头人见她竟无一丝反抗,心下狐疑,与同伴交换了个眼色,决定静观其变。

  两个时辰之后,马车稳稳停了下来。

  童话因头撞到杆子上,顿时惊醒过来。灵识内出现了一堵高墙,看起来像是老旧城门,十分破败的模样。

  领头人下马对守城人低语了几句,随后身下车轮再度转动起来。

  街巷里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清晰落入耳内,繁华程度并非小小郎村能够比拟。看来是到了老汉所说的莫干城了,她想道。

  那伙人押着她绕过人群,进了一个小巷,进了道门后又向左转。兜兜转转几个圈之后,囚车最终在一户人家的侧门外停下。

  这时领头人走过来开了牢门,动作粗鲁地将童话拉扯下来,恶声恶语道:“老实点,别想着动什么小动作!”

  童话呵呵笑起来,道:“我都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小动作?现在你杀死我,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怕什么?!呵呵!”

  男人狠狠瞪她一眼,道:“哼,嘴皮子倒是挺厉害的,一会儿我看你还说不说得出话来!”

  他狠命把她往里一推,童话一个措手不及险些跌倒在地,好在眼前忽然出现一个人把她半搂住。

  在触到这具身体的瞬间,童话便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妖力直撞向她,她一时不察,登时一口腥气冒上喉咙,脑子也是一阵晕眩。

  她咬着下唇强迫保持住清醒,一边将喉咙里那口血咽下。同时,她暗中收了灵力,并使其在身上游走疗伤。

  恍惚间她隐约听闻领头男子冲面前之人喊了一声“大人”,随后招呼手下人退下去。

  童话等了一会儿也不见这人说话,于是她只得先发制人,开口问道:“谁?”

  那人在她耳边轻轻笑笑,低沉的嗓音随之响起:“哟,这才多久没见,你就忘了我的气息了?如此莽撞,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童话被黑布蒙上的眼睛冷了冷,寒声道:“是你?呵,果然是事先设下的圈套,就等着我跳下来。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镜钺,你究竟是怎么知道我会出现在西域?”

  她一下猜出对方身份,于是不再浪费时间和他周旋,两三下挣脱手铐,眼上黑布也被她扯下来。

  见到镜钺的那一刻她还是惊讶的,眉间深锁。想不到他不仅伤好了大半,功力又长进了不少,如今想要打败他更难了。

  “从你踏入西域的那一刻开始,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下了。既然你决定到这里来,就应该有此觉悟。”镜钺背靠着门框,好整以暇地与她对视。

  “是吗?那还真是辛苦你了。为了抓到我煞费苦心。”童话冷笑。

  “为了你当然值得。”

  “……”这时候竟然还不忘说笑?简直臭不要脸!“那么那你的命来换也值得吗?!——”

  话音刚落,一道凌厉的剑气就向镜钺刺过去,火红的光芒将他惨白的脸都映得通红。她的攻势越是凌厉,镜钺就越不慌不忙,脸上微微笑着看她。

  童话顿时被他的眼神烧出一股无名之火,手上愈发狠戾起来。

  “诶诶,你小心些,别伤着自己了。”

  “……你少嬉皮笑脸!”奇怪,他怎么还能在这样的攻击下游刃有余?动作甚至越来越轻盈?不对劲……忽的,她身子骤然一滞,在一瞬间动弹不得。

  不是他动作快了,而是……她的行为在慢慢变得迟缓!

  “哟,终于发现了?我还以为你还能够在撑一会儿呢。”

  童话目露凶光,额际滑落一滴冷汗:“你对我做了什么?”

  “如你所想,这一切都是一个局。以你的性格,我料定你会乖乖地跟着那几个废物上囚车。为了抓到最终陷害你的人,路上你不会有任何反抗,哪怕用手铐把你拷起来。”

  “……”

  “之后到了慕容府,你为了不让他们起疑,定然选择低调行事。你的谨慎没有错,但是也给了我一个空子。过于将注意力放在无名小卒身上的你,自然就忽略了我的靠近,所以我才能够得逞。”

  “……”混蛋,这家伙怎么拿捏得恰到好处?!

  “我知道你现在必是在疑惑,你是如何丧失行动能力的。这同样简单。方才我所释放的妖气很容易就使你受到重创。战斗力一旦削弱,你对四周的感知力便下了一层。你试着张开灵识探探,这慕容府周围,可有些什么?”

  童话将信将疑地按着他说的那样张开灵识探去,随即整个人愣住:“阵法!你?”

  镜钺邪邪一笑:“这可是我花费将近大半年,针对你所设下阵法。只要你一脚跨进阵法便即刻发动,任何力量都不能让它停下。”

  童话咬牙,想不到他为了对付我,竟然做到了这个地步。“这个阵法,花了你不少心思吧?”她面上强装镇定,一边挣扎着想要冲破这阵法禁锢。

  “是花了不少心思,不过,”他顿了顿,深深地看着她说,“也算是值得。”

  “……”这人是变态吗?!

  镜钺抚上她的脸庞,指尖顺着面部轮廓来回游走,目光中似乎有无限留恋。童话僵直着身体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胡作非为。

  “别碰我!”她终究是忍不住大喝出声,声音带着些许颤抖。她深知镜钺有多残忍,如今落到他手里,自己这回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别碰你?那可不行,好不容易逮到你,轻易放过你可不是我的行事风格。”

  “……”

  镜钺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认命似的紧闭起眼睛,心中顿觉好笑。抬手正欲将人拦腰抱起,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呼喊:“镜钺大人,镜钺大人!”

  镜钺冷脸转头:“什么事?”

  小厮惊魂未定地扶着墙,断断续续道:“不好了,公子他、他又吐血了……老爷命我找您赶紧去看看。”

  童话顿松口气。

  “……知道了。”他默了一会儿,转而扣住童话的下巴道,“这次算你走运,下次可没这运气了。”

  他潇洒转身:“带她进镜牢。”

  “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